第二千二百零五章:车老的诚意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零五章:车老的诚意

楚静瑶和车玲玲回到了楼下,推开病房的门,里面传来了林昆和车国海的笑声。 车国海站起身,笑着对林昆说:“林先生,真没想到我们能聊的这么开心,那就等你身体康复以后,来我的家里做客,到时候我一定好好招待!” 林昆笑着说:“车先生,今天我就不留你了,等来日我到了黑河省,我们再把酒言欢,继续把今天没聊完的话,都给聊完了。” “好,那我先告辞了!”车国海笑着拱拱手。 楚静瑶走了过来,笑着说:“车先生,这就要走了?要不留下来吃个饭吧。” 车国海笑着说:“不了,林夫人的好意我心领了,今天林先生也不方便,改日林先生到我们黑河省,林夫人也一定要一起跟着去,我们黑河省的很多人,可都是久仰林夫人的名声,咱们北方的第一俏佳 人,今日我车某亲眼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楚静瑶笑着说:“车先生太过奖了,我送送您和车姑娘吧。” “那多谢林夫人了!”车国海笑道。 楚静瑶送车国海和车玲玲父女俩到电梯,临分别前车玲玲伸出手,笑着说:“林夫人,我们相识一场,很高兴认识你,欢迎你日后到黑河省做客。” 楚静瑶笑道:“也欢迎车姑娘去中港市,那儿有更漂亮的风景。” 车玲玲笑道:“好,一言为定!” 楚静瑶回到了病房里,坐在了床边,笑着问林昆,“你们都谈什么了?” 林昆笑着说:“天南海北的都谈了,就是没谈正事,媳妇,你说这车国海这个时候来探望我,为的是什么?” 楚静瑶笑着说:“我刚才大致了解了一下,车家在黑河省的实力极大,明面上有好几家工厂和两家公司,在对外的物流行业上几乎占据着垄断的地位,暗地里有多少的产业不知道,反正车家的老爷子车 国雄,绝对是雄踞黑河省的一头猛虎。” “你现在统一了辽疆省和黑河省,整个东三省的地图版块,有三分之二已经握在了手里,接下来你会怎么做,车老爷子的心里一定心知肚明,这个时间派他唯一的儿子和得意的孙女来,无非就是想要拉 拢你。” “哦?” 林昆笑了笑,“让他的儿子和孙女俩,该不会是想要招我当上门女婿吧。” 楚静瑶笑着说:“车国雄负责跟你许诺好处,车玲玲则是美人计。” 林昆哈哈笑道:“这老头儿还真是够下血本的,不过他儿子可没怎么许诺我好处,只是聊的开心了,邀请我到他家里做客,要和我把酒言欢。” 楚静瑶故作生气的白了他一眼,“怎么样,那个车玲玲长的可不错哦,而且性格也蛮有个性,心动了么?” 林昆举起手,一副慷慨凛然的模样,道:“媳妇,天地可鉴,我对那妞……不,那姑娘真没啥想法啊,要说唯一的想法,就是她盯着你看了半天,她要真是一个女同,敢打我媳妇的主意,我一定把她给 揍扁了。” 楚静瑶马上笑着白了林昆一眼,“你都想些什么呢,就算她是女同,我……先不说这些了,我们看看车老爷子的诚意吧。” 楚静瑶的目光落在了床头柜上放着的那一个礼品盒上,林昆也跟着看了过去。 车国海这次过来,只带了这么一个不是很大的礼品盒,没有普通人家送礼的那种千篇一律的果篮鲜花之类,如果真要是送那些东西,林昆刚才也不会有耐心和车国海谈那么久。 既然是唯一的见面礼,那就绝对代表着车老爷子的态度和诚意。 楚静瑶将礼品盒拿在了手里,份量不是很重,她将礼品盒的外壳去掉,里面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木盒子。 木盒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质地不是很厚,盖子上用一个红绳系着。 楚静瑶笑着说:“这么讲究的包装,盒子上还带着古朴的花纹,我猜这里面的东西应该是古董之类的吧。” 林昆笑着说:“我倒希望是一张几个亿的银行卡。”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笑着说:“瞧你这财迷的模样,车老爷子那种身份的人,是不会送钱这种东西的,他能送的东西,那一定是比钱更值钱。” 林昆笑着说:“那得是多珍贵的古董呀,能值好几个亿?” 楚静瑶道;“行了吧你,正经点,我也只是猜测是古董,什么还不一定呢。” 林昆道:“媳妇,咱俩也别在这儿乱猜了,赶紧打开看看吧。” “嗯。” 楚静瑶打开了解开了绳子,将木盒的盖儿一点点的打开,这小两口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木盒里面看,显然都很好奇这里面装的到底什么。 随着盒子慢慢打开,一个能有巴掌大小的人参出现在了视野里,人参粗粗壮壮,但看起来也有几分干瘪,一股淡淡的香气萦绕在口气中…… “这……” 林浩眨巴着眼睛,看了看人参,又抬起头看楚静瑶,道:“媳妇,我文化少,我就觉得吧,这人参越是名贵的,年份应该越久,年份越久呢,长的应该越大,像这么大的小人参,最多也就是几十个年头 吧?” 楚静瑶点了下头,身手将这小人参给拿了起来,打量了一番,道:“正常来说没错,可也不是绝对的。” 林昆也打量着小人参,道:“可我怎么觉得,这人参怎么看怎么普通呢?” 楚静瑶道:“不对,这个人参不普通,你看它的颜色,还有……” “还有什么?”林昆好奇的问。 “你不觉得这人参有一股香味么?”楚静瑶马上恍然,道:“我知道了,这是黑河省大兴安岭深处的郁香参,这么大的一小块,足够长上几百年,虽说不如千年人参那么名贵,可也是不多见的野山参。” “昂?” 林昆马上感到诧异,“这么说,这东西还真比钱值钱呢,有啥用处么?” 楚静瑶道:“这么珍贵的人参,当然有用处了,就你现在身上的这伤,只要吃上一小块,估计就能恢复了。” 林昆道:“这么神奇?” 楚静瑶又拿起了盒子找了一下,盒子的下面放着一把木刀,是用特殊的木质打磨出来的,木刀上也沾染着一抹香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受这人参的熏染。 楚静瑶小心翼翼的将人参放在盒子上,把盒子当成了砧板,然后小心翼翼的切了起来,随着她慢慢切下,人参所散发出的香气更浓了,光是嗅一下便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喏,吃了。” 楚静瑶将拇指盖大小的一块人参递给林昆。 林昆拿在手里,看了看楚静瑶道:“媳妇,这东西吃了不会有副作用吧。” 楚静瑶道:“放心,只要不吃的太多就没事。” “哦……” 林昆将人参放进了嘴里,嚼了没两下就吞了下去,然后摸着肚子皱着眉头,说:“媳妇,这也没啥效果啊。” 楚静瑶哭笑不得的说:“你以为这是仙丹呀,刚吃下去就有效果。” “哦……” 林昆应了一声,马上整个人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僵,目光似乎也变的呆滞起来,看着楚静瑶说:“媳妇,我……” 楚静瑶马上惊慌起来,“林昆,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