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四章:余生感激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零四章:余生感激

楚静瑶和车玲玲走出了病房,车玲玲本来跟在楚静瑶的身后,楚静瑶故意放慢了脚步,和车玲玲保持并肩。 车玲玲刚过二十,楚静瑶也没比她打多少,楚静瑶笑着先开口,“车姑娘,落定的天台上有很多花花草草,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车玲玲脸上表情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楚静瑶,“林夫人,你不是要带我去看医生的么,怎么……” 不等车玲玲说完,楚静瑶笑着说:“你的嗓子好的很,我想唱歌也很好听吧。” 车玲玲又是稍稍一愣,笑道:“看来传说中的不假,你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女人,你别误会,我倒不是说刚才我爸那么傻白的谎言被你拆穿,而是你此时的淡定从容,以及所表现出的超出寻常女人的智慧 。” 楚静瑶笑着说:“传言大多所言有虚,不要太相信了,我就是一个比普通女人运气稍微好一点的女人罢了,甚至我们比起来,也不见得如何。” 车玲玲笑着说:“林夫人,你太过自谦了,一个女人最好的修养,就是懂得低调,在平凡之中掌控平凡的道理,你出身富家,又是东三省一世枭雄的妻子,在见你之前,我甚至想,你会是一个如何将高 傲隐藏的女人,哪怕你隐藏的再深,我也能察觉到蛛丝马迹,可我却失望了……” 叮! 楚静瑶摁开了电梯的门,笑着说:“车姑娘,你也别这么自谦而夸我了,我能看的出你是一个孤傲的女人,但是你也有孤傲的本钱,这世界上多数人的理论,天下是男人的,女人只要做好红颜不老倾国 倾城,便可以得到男人的心,得到天下。” 车玲玲苦笑,“你的这番话,还真和我爷爷说的有点像,可我不甘心,凭什么我从小努力,我比身边的男生都要优秀,偏偏到头来还是得不到认可,还是认为我不能……” 越说,车玲玲脸上的表情越激动,最终叮的一声电梯的门开了,她才恍然的回过神,歉意的冲楚静瑶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走吧,去看看花花草草吧,种类不少,或许就遇到你喜欢的了。”楚静瑶微笑着说,走在前面向车玲玲引路。 车玲玲跟在后面,她打小世界里只有‘努力’两个字,不停的奋斗,不停的付出,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她比同龄的所有孩子都要优秀,整个童年里却找寻不出什么快乐,更不会像今天这样,有心情过来赏花 赏草。 “国花牡丹,自然有它的高贵……恋人玫瑰,总是独有的妖艳……这是一株最普通的狗尾巴草,却也有它的倔强,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多亏了医院里的那位精心呵护的园林大叔。” 楚静瑶笑着向车玲玲介绍的一路花草,突然停下脚步看向车玲玲,见她一副无心欣赏的模样,笑着说:“怎么,内心里还是不甘刚才的那个问题?” 车玲玲笑道:“你呢,难道就甘心相夫教子?” 楚静瑶摇摇头,“我没有相夫教子,我只是在以一个优雅的方式生活。” “优雅?” “一个女人,有她自己的事业,有她自己的圈子,中心放在家人和孩子身上,但不代表她失去了自由,不管什么理由,只要是把自己禁锢起来,这个女人即便生的再美,也不具备艳冠天下的本心了。” 车玲玲若有所悟,脸上似乎有惊诧。 “我们坐一会儿吧。” 身后便是长椅,楚静瑶先坐了下来,完全不顾长裙坐在椅子上的树叶上,车玲玲本来心里还惦记着她腿上的这条限量款的大牌,抬起手准备打落树叶,见楚静瑶这副模样,最终也忍住了,坐在了楚静瑶 的身旁。 楚静瑶笑着说:“我来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吧。” 车玲玲回过头看了楚静瑶一眼,笑道:“我不管你是故作高深,还是本来你就是这么有生活底蕴与智慧的女人,如果你回答的不好,你现在在我心里积累下的一点好印象,都要变的一文不值。” 楚静瑶没有在意车玲玲的话,继续说:“你内心不甘,为什么自己付出的努力,比常人多的多的努力,以及自己别常人高出一大截的天赋,到最后还是得不到认可。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那是因 为你没遇到一个让你感到无力的男人,你的所有努力和得到的成就,在他的面前,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普通。” 楚静瑶转过头,看着脸上表情有些木然的车玲玲,笑着说:“我说的或许不对,或许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希望对你心里的疑惑能有帮助。” 车玲玲眉头微蹙,楚静瑶笑着站了起来,“我再带你看一圈,你父亲和我孩子他爸,这会儿也该谈的差不多了。” 车玲玲似乎不服气,站起来问,“你怎么知道他们谈的差不多了,我爸那么老远的带着我过来,不可能三言两语就说完。” 楚静瑶没有回过头,伸手在一株菊花的花瓣上轻轻的抚摸,笑着说:“大老远的过来不假,你爸的身份也足够的份量,可如果真的是重要的事情,或者是急事,那也不会选择在医院里说,至少应该等我 孩子他爸出院了,再坐在一起长谈。” 车玲玲道:“你……” 楚静瑶回过头看着她,笑着说:“商场上最多的是尔虞我诈,和那些看不见的条条框框,谈判也是讲究最基本的环境,林昆现在成为吉森市地下世界的第一人,北上或许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你们车家 我之前听说过一些,但不是很了解,选这个时候来看望,那说明我们是朋友,不管以后如何,至少今天是。” 车玲玲咬了咬牙,眼前的楚静瑶淡定而又智慧,大大的超乎了她以往对其他女人的认识,她身边的女朋友不少,在她的眼里,那些个长的丑的女人多数是奋发图强,而漂亮的女人,凭着老天爷赏的国色 天香大多是自暴自弃,而眼前的楚静瑶…… 车玲玲嘴角苦笑了一下,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楚静瑶笑着说:“当然可以了。” 车玲玲道:“在你的眼里,林昆是不是就是那个不管你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的男人?” 楚静瑶笑着摇头,“她不是我无法超越的男人,而是我最在乎的那个男人的父亲,是疼爱我的老公,是我愿意用余生去认真去爱的男人。” 车玲玲道:“那你很幸福了?”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幸福与不幸福,只在一线之间,真正懂得了满足,你就会觉得这世界天蓝海阔鸟语花香,何况老天爷的确给了我很多,足够我用所有的余生来感激了。” 车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