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三章:沉鱼落雁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零三章:沉鱼落雁

车玲玲的目光,很快从两个外国女人的身上扫过,又向其他的方向寻视,这时站在她的父亲开口了,嘴角挂着笑容,声音压低的说:“闺女,不用看了,这周围至少有四个高手,只要我们胆敢妄动,今天之 后就再也别想全身而退回到黑河省了。” 车玲玲诧异的看向父亲,在她的印象里,父亲不管是在家族的掌控以及个人的身手能力方面,都很中庸,她从小到大最钦佩的人只有爷爷,甚至连天赋异禀身手也是极强的哥哥车勇都不放在心上,更别 说眼前这个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大作为的父亲了。 但对父亲最基本的尊重她还是有的,她忍着心中的诧异,轻声问道:“爸,你是怎么感觉出来那些人的?” 车国海微微一笑,不待他解释,病房里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车先生请进……” 病房的门打开,车国海回过头看去,脸上顿时闪过一抹难以形容的惊艳,他的目光一瞬间都被此时站在病房门口的女人所吸引。 他好歹也是黑河省车家的第二代独苗传人,车老爷子唯一的儿子,年轻的时候也是风流潇洒,不知道和多少个漂亮的女人有过巫山云雨之情。 何况到了他现在的年纪,对女人的欣赏以及嗜好,已经变的越来越淡然。 可此时,当他刚才第一眼看见门口的女人,她温雅的气质,白皙精美的脸颊,五官就像是造物主反复思忖之后,才以最精致的玉笔雕刻在上面的一样。 一身穿着看似简单,却透着令人仰望的气质,整个人站在面前,明明知道只是一个人,心底却不由的和天上飞下的仙子作对比。 古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四大美人,车国海没见过那四个传颂古今的大美女,但眼前的这个女人,绝对是他此生见过的唯一的最美女子。 “爸……” 车玲玲见父亲失态,连忙用胳膊轻轻的撞了他一下腰,车国海赶紧回过神,陪上笑脸冲楚静瑶拱了拱手,“车家车国海,奉我父亲之命,带着我的女儿玲玲前来看望林先生。” 楚静瑶微笑着说:“多谢车老爷子有心了,也多谢车先生远道而来,病房简陋也么什么好招待的,希望车先生以及车姑娘不要见外。” 车国海连忙笑着说:“不会不会。” 车玲玲则仔细的端量楚静瑶,她自认为姿色出众,从小到大身边追求者无数,可和眼前一身气质落落大方,一颦一笑间似乎都带着颠倒众生魔力的楚静瑶相比,心底竟不由的憋闷,即便内心再不愿意承 认,也还是觉得自己比人家稍稍差了点儿。 具体差在哪儿,一时间却又想不出。 楚静瑶把车国海父女请了进来,林昆坐在床上,笑着冲车国海打招呼,“车先生,你远道而来,我这身体不允许,就不下床跟你行礼了。” 车国海马上笑着说:“林先生言重了,你有伤在身,好好待在床上就好,我父亲素来敬佩英雄豪杰之辈,听说林先生为了帮助国家抓捕毒贩受了重伤,特意让我带着他老人家珍藏多年的名药,前来看望 林先生。” 车国海的年纪,按说做林昆的父亲都够了,此时恭谦客气的模样,就像是同辈人在交流,甚至还要客气。 车国海的态度让林昆有些琢磨不定,林昆正在思索着如何开口,楚静瑶却是温婉大方的笑着说:“车先生、车姑娘远道而来,快先坐。” 病房里有沙发,车国海和车玲玲笑着坐下,车国海从女儿的手里接过礼品盒,双手递给楚静瑶道:“林夫人,这是家父的一点心意,希望林先生能早日康复。” “这……” 楚静瑶手上故意迟疑一下,回过头看向林昆,林昆笑着说:“媳妇,既然是车老的心意,那我们就收下吧。” 转而,对车国海道:“车先生,麻烦你替我向车老带个号,另外也替我跟他老人家说一声,等我林昆的身体好了,有机会一定会亲自登门拜访他老人家。” 车国海笑着说:“那是最好,家父最喜欢结交青年才俊之辈,最近时常在我的面前说起林先生,说林先生乃是他这一辈子都未见过的青年豪杰。” “哼……” 车国海刚说完,车玲玲便忍不住的轻哼一声,可能她并不是有意要这么做的,但完全就是本能发出的。 从进来到现在,她的注意力一直都没有多在林昆的身上停留,只有刚进来的时候,在他的脸上扫了一眼,余下的注意力几乎都聚焦在了楚静瑶的身上,她越看楚静瑶越觉得不服气,可再不服气也实在找 不出什么优点,自己能压得过她的。 心中郁闷,干脆不再去注意楚静瑶,结果心思刚抽离出来,就听到父亲在那儿夸赞林昆,她本来就是一个高傲的富家千金小姐,又加上才貌过人,又精通各种武术,年轻气盛最正常不过,所以就冷哼了 一声。 这一声冷哼,整个病房里恭谦客套的氛围,马上就受到了影响,林昆倒是不觉的怎么样,只是觉得这个车玲玲一进来开始,便总盯着自己的媳妇看,难不成这丫头是女同不成? 楚静瑶微笑的坐在林昆的身边,倒也不觉得怎么样,要说她也感觉到了车玲玲始终有意无意的盯着她看,女人的直觉最准,她倒不认为车玲玲是女同,而是出于女人最基本的妒忌。 “咳……” 沉默了片刻,车国海干咳一声打破了平静,似是嗔怪的白了女儿一眼,道:“玲玲,你这丫头,不是说了嗓子不舒服,要及时看医生的么,我这正和林先生谈论事情,你这小丫头乱插嘴可不好,还有家 法了没。” 车玲玲一阵的无语,自己的这老爹也是够人才的,‘嗓子不舒服看医生’这种理由都能想的出来,当人家夫妻俩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呢? 心里想归想,脸上却还是做出一副虚心听教的表情,道:“爸,我知道错了,你和林先生继续谈,我再不出声音了。” 车国海转过头歉意的看向林昆,林昆笑着说:“车先生别这么客气……”看向楚静瑶,道:“静瑶,要不你带车姑娘先去楼下看看医生?” 楚静瑶欣然道:“好,车姑娘,让他们两个男人谈事情,我带你去看医生吧,这儿的医疗水平还是不错的。” 车玲玲勉强的笑了一下,“多谢林夫人了。” 两人笑着走出了病房,病房的门关上,房间里一下子就剩下林昆和车国海两人。 林昆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但话里却透着直截了当的意思,“车先生,车老这次让你过来,恐怕不止是看望我这么简单吧,眼下也没有别人在场,我们还是开诚布公的谈谈吧。” 车国海笑着说:“既然林先生这么果断,那我车某人也就不拐弯抹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