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一章:意气风发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零一章:意气风发

燕京朱家,朱老正沐浴着晌午的阳光,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旁边的石桌上,放着一个老式的收音机,里面正播着华夏评书大师单先生的常山赵子龙,这一回刚好讲到了长坂坡。 “话说那赵子龙,白马银枪好不威风,救幼主心切,只身挺进了刀山火海一般的长坂坡,那是杀的七进七出……” 收音机里,单老师磁性的嗓音,伴随着他慷慨激昂的语调,将当时的画面,活生生的勾勒在了脑海里。 院子外响起了一串脚步声,老管家快步的走进来,来到了朱老的身旁。 朱老迷蒙着双眼看了一眼,道:“小管,什么事儿这么急急躁躁的,你可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还不沉稳。” 老管家站在朱老的身侧,微微的欠着身子,抬起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道:“朱老,昆少爷出事了。” 朱老本来轻轻摇动摇椅的身子,突然一停,那本来迷蒙的双眼,也是陡然睁开,两道犀利的光芒射出,惊的身旁的老管家,只觉得心底突然一冷。 “出什么事了?”朱老马上又将神态缓和了下来,恢复了往常的淡定。 “我也是刚得到消息,吉森市那边,昆少爷将一个边境去东北的毒枭给杀了。”老管家躬着身子汇报道。 “毒枭?” 朱老呵呵的一笑,拿起了旁边的一杯茶,浅浅的嘬了一口,道:“我孙子杀毒枭,甭说是杀一个了,就是杀一百个也不足为奇,你刚才说出事……” 朱老放下茶杯抬起头,老管家连忙解释,“朱老,你不用担心,事情不严重,就是昆少爷受了点儿伤,现在已经没什么危险了,在医院修养。” “那你刚才急急忙忙的,就是因为这个?”朱老笑着反问了一句。 老管家笑了笑,“朱老,您是误会我了,我过来是给你道喜的。” “喜?” 朱老拿起另外的一个茶杯,斟了一杯茶递给老管家,“别站着了,你跟着我又不是一两天,还这么拘束做什么。” 老管家接过茶杯,笑着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朱老,我刚刚得到消息,黑河省的车老爷子,已经让他的儿子带着孙女去吉森市看望昆少爷了。” “车老爷子?”朱老语气淡淡的道。 “就是黑河省当初的那个车一刀,号称一把大刀在手,纵横东北的车国雄。” “哦……” 朱老笑了笑,“我知道这个人,他现在也有八十几岁了吧,想当年我去东北的时候,听到过不少他的传闻,他不光有勇,还是一个目光长远之人,雄踞黑河省这么多年,怕是早已经是一方诸侯了吧,可 惜这个人的野心不够大,否则整个东三省的地下世界,都会在他的掌控之中。” 老管家道:“朱老,这一次车国雄派自己的儿子带着孙女去吉森市看望昆少爷,应该是主动示好昆少爷吧。” 朱老笑着摇摇头,道:“不止是示好那么简单,这老家伙的心里头恐怕打着两个如意算盘么,一个是示好我昆子,不想和昆子发生冲突,甚至甘愿将他在黑河省的权势交出来。” “另外一个,他的孙女长的一定漂亮,他甚至想通过这个来招纳昆子。这老家伙,如意算盘打的好,可我孙子岂是见色忘义之辈,哈哈!” 朱老爽朗的大笑起来,一瞬间,他仿佛从那个年迈的老者,重新回到了二十多岁意气风发的年代,他的孙子能让雄踞一省多年的大老虎主动屈服示好,这等壮举可是他年轻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 老人的目光望向远方,浑浊暗淡的瞳孔中闪烁着熠熠精光,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朱家这面大旗,下一个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七十年、八十年强盛不衰。 …… 林昆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他身上的伤不重,只是失血过多导致昏迷需要静养。 吉森市中心医院的高级病房内,楚静瑶、澄澄、楚相国、江映霞、秦雪、卡戴珊娜、安吉丽娜、俞苏、章小雅、陆婷、八指、牛大壮、铁力等一干众人,全都站在病房里。 楚静瑶抱着澄澄,坐在病床边,小家伙闪烁着一双大眼睛,一副楚楚的小模样看着林昆,声音委屈的道:“爸爸,你没事吧?” 林昆刚才只是打盹睡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病房里了,看了一眼欲哭模样的澄澄,以及一脸担心的楚静瑶,再看向周围的一干人等,笑了笑说:“我没事,现在已经好多了,大家怎么都来了 ?” 楚静瑶道:“医生说你还有点虚弱,需要静养,大家进来这么长时间,都么敢怎么出声,还不都是担心你。” 楚相国道:“昆子,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昆笑着说:“爸,我没什么事了,可能就是血流的有点多,稍微的有点头晕,养个三五天估计就没事了。” 林昆边说,边撑着胳膊想要坐起来,楚静瑶赶紧过来扶他,等他坐好了之后,一干人开始关切的询问,屋里的这些人,不是他的好友,就是家人,大家在一起本来就是其乐融融。 考虑到林昆需要休息,众人也没在病房里多逗留,最终只留下来楚静瑶和澄澄,以及楚相国和江映霞。 众人里唯独不见顾微,林昆脸上的表情,多少闪过了一丝异样,楚静瑶冰雪聪明,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她找了个理由让楚相国和江映霞带着澄澄出去,房间里就留下她和林昆。 “小彩虹受到了惊吓,顾微带小彩虹去儿童医院接受治疗,她本爱也要过来等你醒过来的,小彩虹那边脱不开身,所以暂时没能过来。” “哦……” 林昆道:“那小彩虹怎么样,严重么?” 楚静瑶道:“孩子还那么小,就受到了那么血腥的惊吓,换做别的孩子,可能一下子就精神崩溃了,可能是一出生就吃过太多的苦,小彩虹的心理素质比正常的孩子好很多,病症只是暂时性的,不会留 下后遗症。” 林昆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不过……” 楚静瑶犹豫了一下,说:“小彩虹睡着的时候,总是会突然坐起来,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说要爸爸。”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苦涩的看向楚静瑶,“静瑶,对不起。” 楚静瑶温暖的一笑,道:“有什么对不起的,我要是和你生气,就不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了,正好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是关于顾微和小彩虹的,现在说说?” 林昆道:“嗯。” 楚静瑶稍稍犹豫,道:“我已经和澄澄商议过了,他一个人也没意思,想要一个妹妹,所以我就想,能不能让小彩虹留下来,陪着澄澄。” “嗯?” 林昆疑惑的看向楚静瑶,道:“静瑶,你的意思是让小彩虹留下来,可顾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