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章:车老的天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二百章:车老的天平

大厅里沉默良久,最终在众人目光的聚焦下,车老爷子放下了烟杆开口道:“你们这些小辈今天一起来找我,想要听一听我的意见,那我老头子也就实话实说了……” “我们黑河省的地下世界,如今是什么局面大家心里都清楚,表面上大家还能坐在一起,那是因为要面对共同的大敌,如果没有这个林姓青年,你们怕是现在都忙着窝里斗吧?” 一群黑河省道上的大佬闻言不由的低下了头。 坐在老者左边下首位置的一个中年男人,五官上和车老有几分相似,也正是车老唯一的儿子车国海,他打断了车老,道:“爸,大家今天来是想听你的意见,你不要扯出咱们黑河省自己内部的矛盾让大 家难堪。” 车老不为所动,甚至看都不看自己的儿子一眼,继续说:“你们自己窝里斗,这是我们黑河省的内部矛盾,可你们殃及了多少老百姓,给社会带来了多少的困扰,甚至你们都无暇顾及俄国的黑魂党的不 断骚扰。” “黑魂党如今的实力越来越大,也逐步的深入到了我们黑河省的内部,你们就没想过要一起联合起来对付黑魂党,却惦记上了我们东北的一条过江龙,你们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坐在车老下首位置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脸色尴尬的冲车老说:“车老,我们黑河省如今的地下世界已经不如往日了,一个黑魂党已经够难缠了,现在又多了一个虎视眈眈的过江龙,难不成我们黑河 省的地下世界也要和辽疆省、吉森省一样,都被一个二十郎当的小子掌控!?” 车老没有丝毫的犹豫,斩钉截铁的说:“一个二十郎当的年轻人,如果说统一了一个辽疆省是靠运气,那么接下来又以雷霆之势统一了吉森省,你们觉得凭你们在座的能挡得住?” 众人面面相觑,默然不语,随着吉森省地下世界被荡平,他们越来越多的关注这个姓林的年轻人,可随着他们关注的越深,他们越发现这个年轻人的可怖,本来以为吉森省来了一个边境而来的狠辣毒枭 ,够姓林的小子喝上一壶,却没想到那个声名在外的毒枭,也是被轻松的抹平。 众人一下子慌了心神,于是聚在了一起,想要请黑河省道上的泰山北斗车老爷子出马,将这个林姓小子挡在黑河省的大门外。 车老爷子见众人沉默不语,继续说:“我的意见就是,咱们趁早别和姓林的这个年轻人起冲突,黑河省的地下世界群龙无首已经并非一日,真要是有人能来统一领导,我双手赞成。” “爸,这怎么能行,咱们黑河省的地下世界,那是我们自己人的地盘,怎么能让一个外人来统一。”车老刚说完,车国海便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其他人虽然没开口,但看向车老的目光,显然都是同意车国海的说法。 车老淡淡的一笑,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又看向了在场的众人,道:“你们如果觉得我老头子的意见没道理,你们大可以联合起来对付林姓的小子,到时候看看是他这条过江龙厉害,还是你们这些坐地 虎更稳!” 车老爷子说完,直接站了起来,端着他的烟袋锅便向楼上走去,身后站着的老管家赶紧跟上扶着他,留下一群黑河省道上的大佬们面面相觑。 众人将目光全都聚焦在了车国海的身上,想让车国海拿个主意,车国海虽然也是黑河省道上的一方大佬,可名望却远不及车老,这不单单是因为年纪的问题,即便他到了车老的年纪,怕也只是会变成个 普通的老头。 如今,如果没有车老在这儿架着,他车国海在黑河省都不一定玩的转。 车国海明白众人的意思,这时也站了起来,道:“大家先在这等一会儿,我这就上去再劝劝我们家老爷子。” 众人连连称好,目光里充满了希冀,只要黑河省的泰山北斗车老出面,众人会马上团结在一起不说,车老当初可是威震北方的绝顶拳师,别看如今年纪大了,据说去年刚在大兴安岭里,徒手打死了一只 黑瞎子。 车老此时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的卧室除了一张很大床的之外,额外摆放了一张古色古香的书桌,桌子上方了一沓白纸,和一份古墨,狼鬃的毛笔,青石的砚台。 不问道上事儿以后,车老喜欢上了修身养性,其中最热衷的一项便是书法。 车国海敲门进来,车老正站在书桌前写字,车国海见父亲练字,也没敢打扰,只是静静的站在身后看。 车老挥着毛笔,写下了一个‘帅’字。 车国海不明所以,也不去多想,而是等父亲收笔之后,直接问道:“爸,你刚才那么说,是想借此机会为我们车家谋取权益,还是另有他想?” 车老抬手研墨,黑色的墨水散发出古朴的香气,和那些臭乎乎的墨不同。 “以我们车家现在的地位,假如我归天以后,你能守住几分的家业?” 车老看都不看车国海,直接问道。 “这……” 车国海暗暗的咬了下牙,道:“至少六分,有大勇和小玲的帮忙,至少能再多守住个两分。” 车老笑着摇头,回过头看着自己已经年过五十的儿子,道:“国海,你明知道守不住那么大的家业,却还想要得到更多,这就是不自量力,人贪心可以,但要有贪心的本钱,小玲是个姑娘,早晚要嫁人 的,大勇虽然看起来不错,但也还要经过历练,以我来看我若登天以后,咱们家的家业能守得住五分就不错了。” “父亲,可这跟这次我们吉森省面对的事有什么关系?”车国海不解道。 车老淡定的一笑,道:“姓林的小子,乃是人中龙凤,我们东北的地下世界,已经多少年没出过一个人能统一天下,这种人物我们人车家如果站出来和他作对,将和辽疆省、吉森省的那些傻瓜一样,最 终落得个凄惨的下场,倒不如主动的结交,看在如今的这一份交情上,只要有他守护,我们朱家的产业就不会变。” 车国海顿时恍然,“父亲,那我们接下来该……” 车老微微一笑,道:“你这孩子,能力虽然一般,但我最看中的就是你听话,林姓的小子受伤住院,你今天晚上就启程,带上小玲去看望。” 车国海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马上恍然,笑着答应说:“好的,父亲!” 车老道:“至于楼下的那群人,虽然找一个理由搪塞过去就行了,反正你要记住,我们车家不与林姓的小子作对。” 车国海道:“父亲,你就放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