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不老实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一十九章:不老实

第二百一十九章:不老实 林昆嘴角勾起一丝狡黠的笑容,眼神轻佻的看着一脸为难不情愿的雀斑女记者;雀斑女记者一脸的纠结,目光里噙满了怨恨却不敢发作,忍了忍最终瓮声瓮气说道:“对不起,今天晚上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林昆笑着摇摇头道:“不行,声音太小了没听清,你这态度也不够诚恳啊。” 雀斑女记者气的直咬嘴唇,忍了忍又说:“对不起,我错了,我向你道歉!”语气却是比之前凌厉了起来,这么一听就更不如之前诚恳了。 林昆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哎,我看还是算了吧,还是把这录音发到网上吧。” “别,千万别!”雀斑女记者急忙喊道,脸上的表情变的惊恐无比,仿佛林昆手里握着的不是手机,而是能掌握她未来命运的魔法开关。 “对不起,今天我真的错了,请你原谅我。”雀斑女记者低头认错,还躬身弯腰的鞠了个躬,这一次的语气较之前软了不少,态度也很诚恳。 哪知,林昆又摇了摇头,不等他再开口,雀斑女记者那阴狠的目光已经向他投了过来,那满含怨怒的眼神,再加上那一脸凶煞的表情,分明是恨不得将他立即给吃了,咔嚓咔嚓的把骨头给嚼碎,渣都不吐一点。 林昆全然当做没看见,再说了即便是看做了又怎样,还真怕她咬人啊。 林昆不急不忙的笑道:“我说……你道歉道错了呀,我不是让你跟我道歉,我一个大老爷们的没什么可道歉的,我是让你跟沈警花道歉。” 雀斑女记者被气的简直要发疯了,她本来就是一个心胸狭隘且内心扭曲的人,被这么一番折腾之后,已经完全濒临到hold不住的边缘了,但最终看了看林昆手中握着的手机,想想自己以后的命运,她还是乖乖的将目光转向了沈曼,低着头道:“对不起,我错了。” 林昆站在一旁,笑呵呵的道:“不行,太简单了。” 雀斑女记者咬咬牙,又道:“今天晚上是我不对,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林昆笑呵呵的点头,道:“嗯,这还差不多。”转而看向沈曼,问道:“怎么样沈警花,这个道歉你还算是满意么?” 沈曼被林昆整的颇为无语,竟然用这种招式胁迫雀斑女记者屈服,这招式虽然不似那么的正大光明,不过对付雀斑女记者这种社会的蛀虫倒也是罪有应得。 沈曼点了点头,示意满意,林昆咧嘴一笑,道:“好,沈警花满意就好,不过……” 林昆故意拖长了语调,雀斑女记者的心一下子就跳到了嗓子眼,倒完歉之后,她的眼神就一直死死的盯在林昆手里的手机,此时她未来的命运就被掌握在了那个黑黢黢的山寨手机里,她过去‘骄傲’了那么多年,此时竟被一只山寨手机牵制着,也可谓是一道说不出的悲哀了。 林昆嘿然的一笑,一副嬉笑的态度,看着雀斑女记者道:“沈警花满意了,我还不满意,过去你手底下肯定没少写假新闻报道去误导老百姓们,今个我就算是替天行道,将录音发到网上,还这个社会一个清白。” “别!” 雀斑女记者尖声的喊道,惊恐的眼神里仿佛已经看到,林昆按下手机发送键的一刹那,她未来的命运与前途忽然间变的支离破碎、破不堪言。 笛笛…… 信息发送成功的声音响起,林昆脸上的笑容淡定自然,雀斑女记者的脸上除了绝望还是绝望,此绝望压抑着彼绝望,满脸的悲愤搪满了胸口。 其他人脸上的表情不一,有淡定从容的,有为女记者默哀的,也有人在自我反省。 “我……我跟你拼了!”雀斑女记者猛咬钢牙,愤怒的一声吼叫,张牙舞爪的就向林昆扑过来了,看这气势即便是不咬死林昆,也要将他撕碎。 林昆还真不想打女人,再说了就看这雀斑女记者一脸的苦逼相,他也实在是懒的动手,本能的他就向后退了一步,琢磨着先躲开这个发疯的女婆子再说,没料到他刚往后稍稍的退了一步,身旁的沈曼就抬起了那条雪白修长的大美腿,冲着雀斑女记者的小腹就踹了下去…… 就听‘哎哟’的一声惨叫,音调拔的老高,雀斑女记者被踹的一腚墩坐在了地上,她的心里防线再也绷不住了,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边哭边撒泼了起来,冲着沈曼嚷嚷叫骂道:“你这个臭三八死女人,竟然敢打我,我一定要把你曝光了!”——这会儿,她还惦记着要曝光呢。 沈曼表情冷峻,冲身后站着的民警下命令道:“这人扰乱公共秩序还想袭警,马上给抓起来带回局里。” 两个民警马上冲了起来,手段娴熟的将雀斑女记者给铐了起来,雀斑女记者像个神经病一样,冰凉的手铐铐在手上之后,马上哭的更凶了,她还从来没被手铐给铐过呢,吓的连连讨饶道:“我错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沈曼不再搭理她,目光看向其他的记者,道:“今天的报道你们可以随便的写,随便的曝光,但我劝你们赶紧离开这,不要妨碍我们办案!” 余下的记者面面相觑,似乎还不情愿离开,沈曼这时又冷冷的补上一句,道:“我可以告你们妨碍警务,把你们全都铐起来带回警察局审问。” 话音刚落,余下的这些个记者们脸上的不情愿马上消失,赶紧扛着摄像机离开。 走廊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林昆笑着看着沈曼道:“沈警花,没想到你还挺有手腕的。” 沈曼瞥了林昆一眼,道:“你再乱说话,我也让人把你给铐起来带回去。” 林昆一副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表情道:“行啊,记得晚上给我送夜宵就行。”旋即一副很认真的表情自言自语的琢磨道:“是吃烧肉饭好呢,还是……” 沈曼气的皱起了眉头,这厮还真不是省油的灯,还真拿他没办法。 急诊室的大门推开了,沈曼马上跑上前去,抓着一个带着口罩的医生就问:“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那几个伤者现在什么情况,几个人在里面?” 医生被问的一愣,反应过来后反问道:“姑娘,你谁啊?跟他们什么关系啊!” 沈曼掏出警察证亮了出来,医生马上改变了态度,道:“哦,警察同志你好,里面伤者的情况不太一样,重伤的两个还在昏迷,其他的几个没什么大碍,最终的是骨折了,轻的是动了一点筋骨,里面一共有八个人。” 沈曼点点头,“谢谢你的配合。”把手一挥,向身后的民警们摆手道:“进去抓人,能带走的现在就带走,不能带走的先留在这里监控着!” “是!”一行民警们应了一声,一股脑的就冲进了急诊室里,站在旁边的医生看的有些傻眼了,喃喃的道:“里面躺着的不是交警么,怎么……” 八个假交警全部被擒住,其中两个重伤的留在了医院,余下的六个人全都被带回了警察局,从医院的大门口出来,林昆快步追上了沈曼,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沈曼在手下的面前还是要有威严的,一副例行公事的态度问道:“你要干嘛啊你?” 林昆硬生生的将她拉到了一遍,黑笑着道:“行了,我的沈大警花,你就别跟我装了,这长夜漫漫的你就不觉得无聊么?找个地方喝一杯,叙叙旧。” “没时间。”沈曼果断的回绝道。 林昆笑着说:“我在百凤门等你,不见不散。”说完,直接就先走了,背对着沈曼摆了摆手。 沈曼站在原地,看着林昆吊儿郎当的没影,气呼呼的道:“这……什么人啊这是!” 百凤门舞厅一般都是下半夜三点钟才关门,这会儿刚刚一点钟,正是夜生活进入高潮的阶段,林昆把车停在了后院的停车场,从前门进来,晚上百凤门的后门都是关着的,这是为了舞厅的安保考虑。 门口的站着的服务生一见是林昆来了,马上恭敬的喊了句:“昆哥。” 林昆笑着点点头,也不用服务员的带路,自己径直的走进了大厅,大厅里的生意不少,但照最开始的时候来看,还是差了不少,几次有人来闹场子之后,百凤门的名声已经不怎么好了,不过最近维持的还不算不错。 舞台上一群年轻漂亮的舞者在那跳着舞,dj对着麦克风在那激情的喊麦,林昆穿梭到了一个小型的吧台前,对服务员道:“美女,来杯啤酒。” 这女服务员是新来的,长的白白净净很养眼,她还不认得林昆是谁,见有客人要啤酒,就很职业的将啤酒和杯子一起拿出来,咕噜噜的倒满一杯。 林昆看着心里很满意,他现在可是百凤门的第二股东,手底下的员工干的好,他这个做老板的自然高兴,闲着无聊就和这个女服务员搭讪道:“美女,多大啊?”刚说完,眼神正好不经意的落在人家的胸口上。 说实话,那确实是一对饱满的领地,服务员马上皱起了眉头,显然不高兴了,林昆马上回过味,赶紧笑着说:“我是问你年纪多大了,不是……” 服务员白了他一眼,冷冰冰的道:“20。” 林昆又笑着问:“这么小就出来做了?”他是想说这么小就出来做事了,结果少说了一个事,那意味可就不一样了,好像在说人家在卖一样。 女服务员不再搭理林昆,脸上的厌恶表情毫不遮掩,转身就冲一个领班的经理喊道:“经理,这儿有人不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