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潜入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潜入

凌晨两点半,夜色正浓的散不开,小镇上有着单排的路灯,灯光不是很明亮,其中刚好有一个坏了,在那忽闪忽闪的,发出一阵滋滋的响声。 林昆他们一行人隐藏在黑暗里,快速的靠近了小二楼,或许穆三根本没料到,林昆他们会如此快的找来,所以小二楼的周围警戒很松弛,外围的墙外,只有两个打瞌睡的手下,站在大门口的位置靠在墙 上,瞧那两人的样子,都是马上要睡过去了。 林昆、贺翔、顾微三个人从正门进入,剩下的三组人分别从其他的三个方向进入,这二层独楼面积不小,院子的围墙也不矮,穆三选择这个地方藏匿,也是根据这建筑优势来的。 林昆示意贺翔和顾微先留在暗处,他一个人叼着烟,向正门口走去。 林昆快走到两个人的跟前的时候,这两个人听到了脚步声,马上机警的清醒过来,瞪着林昆说:“干什么的!” 林昆笑着说:“两位大哥,我这刚从隔壁的麻将馆出来,忘记带火了。” 说着,从兜里又摸出了两根烟,分给两个人。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正好也困了,就都伸手过来接烟,也就在这一刹那,林昆快速的出手,直接两只大手,抓着两个人脑门,猛的往一起一撞…… 砰! 一声闷响,就跟两个皮球撞一起似的,两个那人应声闷哼了一声,一起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林昆弯腰捡起地上掉落的两根烟,分别插在了两个男人的嘴里,嘴角微微一笑,回过头招呼顾微和贺翔过来。 顾微和贺翔在暗处,看着林昆轻松的搞定了两个站岗的小弟,都心生佩服,尤其是贺翔,他不太了解林昆的底细,甚至刚才林昆给大家分配任务的时候,他还有着一丝不服气,但现在看来,他还真有点 服气了,至少让他通过这种方法解决掉这两个男人,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接下来看你的了。”林昆笑着对贺翔说。 “我?” 贺翔一副诧异的样子,旋即冷静道:“说吧,打算要我怎么做?” 林昆抬手示意,笑着说:“敲门啊。” “敲门!?” 这一下不光是贺翔,就连顾微也跟着诧异起来了,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敲门进去? 林昆笑着说:“反正你也是穆三的人,他手底下的这些小弟应该都认得你。” 顾微没听搞明白,不过贺翔却是陡然明白过来了,眉头轻轻的一皱,对林昆说:“你确定你有把握?” 林昆笑着说:“看这门后有几个人了,两个人的话,我们一个人一个,要是三个人的话……” 话不等说完,顾微突然插嘴道:“那我们三个人正好一个人一个。” 林昆笑着说:“不,我两个贺翔一个,你做好善后工作就行了,防止敌人偷袭我们的背后。” “哦……” 顾微答应了一声,两只手握着枪转过了身,可身后空空如也的,什么也没有啊,只有一根孤零零的路灯杆。 咚咚咚…… 贺翔敲了几下门,很快门后就传来了一声慵懒的声音,“谁啊?” “是我。”贺翔语气平静的说。 “你是谁啊?”门后的人有些语气不耐烦,但还是向着门口走了过来。 “贺翔。” “贺翔?哟,贺大哥啊。”门后的人马上机灵的说道,吱的一声把门打开了。 贺翔被穆三提拔,以后就是穆三的左膀右臂,这件事手下的弟兄们都传开了,过去大家对贺翔的印象就不错,贺翔不管对谁一直都是很客气,所以穆三手下的这些人,平时也都愿意和贺翔来往,卖她个 面子。 开门的是一个寸头男,看起来三十多岁了,比贺翔大不少呢,但还是喊他一声哥。 贺翔站在门口,笑着说:“这么晚了,还在这儿执勤,不容易啊兄弟。” 寸头男笑了一声,“嘿,瞧贺大哥你这话说的,咱可比不上你,要身手有身手,要头脑有头脑,这么快就被三爷给提拔……” 话不等说完,寸头男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古怪,“不对啊贺大哥,你这今天晚上不是被送走了么,还蒙着眼罩,你这怎么就找到这儿来了呢……” “我啊,其实是……”贺翔故意打了个哑谜状,然后突然的一抬手,两只手抓在了寸头男的下巴和后脑勺上,两只手用力的一扭,就听嘎嘣的一声。 寸头男满脸诧异,丝毫的反抗都没来得及,便已经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院里就一个人,林昆、顾微、贺翔三个人从正门进入,这时其他的三个角落,孟刚他们接人也分别潜伏下来,大家都尽量的用黑暗影藏自己,然后借着微弱的光看眼前的情况。 院子里没人,四组人又分别从四个方向,向独栋小二楼的而门口和窗户摸进去。 吱…… 林昆轻轻推开二楼正门的门,这门没有锁,里面是亮着灯光的走廊,不过灯光却是十分的暗淡,林昆带着顾微和贺翔悄然的潜入,刚一关上门,就听旁边的一个门后有呼噜声响起。 三个人循声一看,这小二楼之前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居然还有门卫室,这个嗯本来应该在守着们的小弟,这会儿正趴在门卫室的玻璃后打呼噜呢。 贺翔压低着声音问林昆,“怎么办?” 林昆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来到了门卫室的门口,轻轻的推开门,站在了这个小弟的身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小弟迷迷糊糊的抬起头,问道:“谁啊?”当看清楚眼前的贺翔和顾微后,尤其顾微的手里还握着枪,顿时紧张的就要张口大汉,却是被林昆直接两只手抱着头一扭搞定了。 孟刚和王老二已经顺利的从小二楼西边的窗户潜入,他们俩蹑手蹑脚的从窗台上下来,刚一进到这屋里,马上不由的捂起了鼻子,王老二小声的抱怨,“md,这什么这么臭啊。” 孟刚赶紧捂住王老二的嘴,这时黑暗中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谁,是谁特么的嫌老子的脚臭啊,不爱跟老子睡一屋,爱去哪去哪,老子就喜欢住单间,就喜欢这脚臭味……” 王老二顿时紧张的一脑门子的冷汗,孟刚冲他摇了摇头,压低着声音道:“别害怕,是在说梦话。” 王老二心里松了一口气,两人不打算解决这个脚臭的男人,只是想借道儿过去,毕竟现在他们的首要任务是搜索小彩虹的下落,万一在这儿就闹出点什么动静,他们就得第一组逃了。 男人都是有好胜心的,这才刚上战场,可都不愿意当逃兵。 可往往就是事与愿违,王老二刚向前一抬脚,突然就听铛啷的一声响,王老二悲催的回过头,看向瞪着眼睛的孟刚,低声骂道:“次奥,踢脸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