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章:丧心病狂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九十章:丧心病狂

卢胜嘴角挂着一抹淫笑,来到了顾微身旁,一只手搭在了顾微的肩膀上,顾微本能的就想要躲闪,卢胜却是低下头,贴在她的耳边说:“你可要想好了,你今天晚上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小彩虹的性命安危可 就……” 顾微回过头,冷冷的瞪着卢胜,“你要是敢伤害孩子,我就跟你拼了!” 卢胜放在顾微肩膀上的一只手,慢慢的摩挲向她雪白的脖颈,“微姐,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说了,只要你今天晚上能让我满意,我放了你们母女又不是什么难事,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我也只能动强的 ,结果还是一样,但小彩虹的性命可就……” “你!” 顾微咬牙切齿,“卢胜,你卑鄙!你今天晚上敢这么做,林昆是不会放过你的!” “林昆?” 卢胜冷笑不屑的道:“你真以为我怕他?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天下第一,他林昆的实力再强又能如何,真当我外面的那群兄弟是摆设呢?就算他再厉害,能快的过子弹!?” 说完,卢胜脸上的表情更加狰狞兴奋起来,“所以,今天晚上你从也好,不从也罢,你都得是我的女人,哈哈!”张开了两条胳膊,直接就把顾微强行的给抱了起来。 “混蛋,你放开我!”顾微拼命的反抗,可她一个女人,哪里是卢胜的对手。 卢胜强行的将顾微抱起来,一脚踢开了旁边房间的门,房间里有一张床,破破烂烂的,卢胜直接一把将顾微丢到了穿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顾微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对着要向他扑过来的卢胜,就是一巴掌抽过去。 啪…… 卢胜猝不及防被打了个正着,整个人原地一愣,抬起手摸了一下脸颊,双眸之中顿时射出凶狠的光芒,反手就是一个巴掌冲顾微甩了过去,“贱婊子,都这时候还特么的矫情呢!老子今天告诉你,就是 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用,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顾微脸上挨了个正着,直接被打的翻倒在了床上,同时眼前也有些模糊。 卢胜直接横跨着坐在了顾微的身上,一双大手扯着顾微的衣服便撕扯起来。 嗤啦…… 顾微身上的衣服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露出白皙娇嫩的皮肤,卢胜本来就狰狞的一双眼睛,此时更是绿光油油,这一刻他等的太久了,他也幻想了无数次,他本来是想要留在顾微的身边,慢慢的打动她 ,两人顺理成章的男欢女爱,可现实却是他不得不通过强行的手段来得到。 邪恶的欲望一旦打开,便如同溃堤的洪水一样,汹涌的一发不可收拾。 “不,不要……” 顾微拼命的反抗,可此时显得那么的徒劳。 她真的后悔了,或许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个圈套,还对卢胜抱有着一丝希望,希望他的人性没有完全的泯灭。 “反抗好,你越是反抗,我就越兴奋!”卢胜呲牙咧嘴,满脸的狰狞,已经完全到了失去理智发疯的边缘。 顾微的反抗越来越无力,她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着,她只能双手抱在胸前,紧紧的护住,泪水溢出了眼眶,打湿了脸颊,除了姐姐当初死亡的那一刻,她从未像现在这般绝望过。 院子里,一群大汉听着屋里的声音,凑在一起低声窃语起来,这些人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猥亵之色,向窗口望去。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淫笑着说:“那小妞长的可真不错啊,这一下卢胜这小子可是要爽歪歪了。” “怎么的,老黑,你小子也有歪想法了?”另一个身材相对矮小的男人道。 被称作老黑的大汉,直接白了这个男人一眼,笑骂道:“你小子没想法,你小子的裤裆干嘛撑起那么大的帐篷,还真别说老李,你这家伙什从这规模来看,也是独树一帜啊。” 其他的几个人也都跟着哄笑,这时又有人说:“你们听这小娘们叫唤,就连反抗的声音都这么好听,这待会儿真刀真枪的干进去,那浪叫声还不得……”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彼此的嘴角会意的一笑,向着窗根下面就凑了过来。 窗户后面拉着窗帘,不过借着一道缝隙,倒是隐隐的能看到那屋内的情况。 一行十几个大汉,这会儿全都凑了过来,就留下了一个人在院子的中央巡视着,这人剃着一个莫西干头,看起来三十多岁,一双眼睛就像是那探照灯一样,四处的巡视着周围,手里端着一把ak47步枪 ,枪管擦的锃亮,可见他平时对待爱枪很呵护。 林昆开着车一路追踪,几乎都要把脚踩进了油箱子里,一路上已经不清楚闯了多少个红绿灯了,车身被刮了几次,到了城中村的时候,他故意将车灯熄灭,车速却依然不减的冲了进去,借着周围惨淡的 灯光向前,没走多远就看见了顾微的车。 林昆从车上跳下来,拿出了手机上的追踪定位图,马上就确定了方向,向着小胡同里就快速的跑了进去。 很快,林昆就看见了前面的路口亮着一盏灯,灯光的背后是一个大院子,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跟踪定位,确定顾微就是在这个院子里面。 情况紧急,晚一秒钟顾微可能都有危险,林昆也来不及多想其他,瞅准了左右无人,便来到了大门口的位置。 大门上有着一道缝隙,林昆眼睛贴上去,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一群人正在那叽叽喳喳的小声议论,同时似乎隐隐有挣扎的叫喊声从房子里传来。 林昆马上意识到,顾微有危险,正好这时那一群大汉,全都跑到了窗根下面,只留下其中的一个人端着ak在院子里巡视。 林昆向后退了两步,看了一眼墙头,这墙头不算高,借着周围夜色的掩护,他悄然的爬到了墙上,左手一挥,三棱军刺出现在了手中,也正是这个时候,那个手端ak的男人看到了他,只是不等这个男 人抬起ak准备张口冲林昆斥问,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直接划过了一道弧线,噗嗤的生响,扎进了这莫西干发型的男人的喉咙里…… 这男人睁大着眼睛,一副不可思议而又绝望的模样望着墙上的那个男人,抬起手捂住喉咙,血水汩汩的顺着三棱军刺的放血槽流了出来,他长大了嘴巴,拼尽了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想要把发出声音提醒正蹲在窗户根下面的一群同伴,奈何半点声音就发布出来,整个人扑腾的一声,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