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八十七章:霸道的顾微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八十七章:霸道的顾微

漆黑的颜色,两旁一闪而过的路灯,像是一个个落寞的卫士,守护这座城市…… 林昆漆黑的眼眸望向前方,他脸上的表情平静,眸光深处却是浓浓的杀伐之气蔓延。 手机的屏幕上,一个红色的小点不停的闪烁,那是顾微现在所处的位置,林昆不时的看上一眼,地图上两人的距离在不断的拉近,林昆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放松之色,地图的距离看起来近,可真的要到顾 微的身边,绝不是十分二十分钟能到达的。 即便是十分钟二十分钟,倘若顾微有危险,那一切都来不及了…… 前方的路口红绿灯,林昆完全视而不见一般,脚底下的油门猛额一踩,直接闯过了红灯,这时道口两旁的来车硬是被逼的强行的踩住了刹车。 “md,赶着去投胎啊!”被逼停的车摇下车窗,司机们冲着窗外大骂道。 “md,开豪车就牛掰啊!” …… 此时,顾微按照卢胜发来的地址,来到了一个城中村的位置,周边是一片低矮的棚户区,她刚来吉森市不久,没想到这座城市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外面的光鲜繁华,和周围的一切比起来,反差太大 了。 顾微将车速放慢,前面的路越来越窄,周围黑漆漆的没有灯光,一直顺着一条小路开到了尽头,才看见前面有微弱的光,一个水泥电线杆子下面,一个人正蹲在那儿玩着手机,看见了她的车灯抬起头看 过来。 顾微将车停下,那个人站了起来,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冲着顾微咧嘴一笑,便踩着拖鞋走了过来。 顾微的心一下子紧张到了嗓子眼里,这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如果这个男人想要对她做点什么,她只有拼命反抗。 好在,她离开林昆回到中越边境的这段时间里,她经历了不少的事情,胆子比以前大了不少。 咚咚咚…… 男人抬起脏乎乎的手,在她的车窗上敲了敲,示意顾微把车窗摇下来。 顾微只将车窗摇下了一个小缝,看着外面的男人,站在外面的男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冷笑了一下便将头转向了一边。 顾微只好又将车窗摇下了一截,这时男人会回过头瞥了一眼,还是一副很不耐烦的模样,冷笑了一声别过头。 顾微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她可不是好脾气,在这儿遇到一个神经病,马上便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你要是在这儿无聊,就赶紧给我滚到一边去!” 男人回过头诧异的看了顾微一眼,冷笑道:“哟,长的漂亮脾气也不小,这夜深人静的,在这地方跟小哥我耍横,信不信老子我把你给……” 顾微的眼神一道杀气凛过,右手直接伸进背包里,掏出一瓶防狼喷雾,猝不及防的就冲着车窗外的小年轻喷了过去。 滋…… 红色的防狼喷雾,顺着车窗玻璃的缝隙,一下子全都喷在了小青年的脸上。 这小青年哪料到车里的妞会有这一手,顿时被喷了个正着,两只手捂着脸惨叫起来,“啊,你个贱婊子,你……” 砰! 顾微这时又果断的一把推开车门,车门直接装在了佝偻着腰的小青年的身上,直接把他撞了一个趔趄。 顾微这时跳下车,不等这个小青年站稳,直接一脚冲着他的屁股踹了过去,这小青年直接被踹的跳了起来,嘴里头又是吃痛的一声惨叫。 顾微并没有就此收手的意思,从小就在复杂的环境中长大,之后又在中越边境的大山中见证了太多的弱受强势,她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对待敌人的仁慈,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 眼前的这个小青年就是她目前的威胁,在没有救出小彩虹之前,她不允许自己受到任何威胁,于是她紧跟着一脚踢了出去,脚上的高跟鞋直接踹在了小年轻的裤裆上…… “啊哦!” 小青年本来已经捂着屁股跳了起来,此时被防狼喷雾喷的不敢睁开的一双眼睛,陡然间睁的老大,一声惨叫就像是撕破了喉咙一样喊了出来。 顾微之前的防狼喷雾、开车门、脚踹屁股这些都是铺垫,最致命的一击就是这最后一脚踢裆。 小青年直接躺在了地上,佝偻着身子打着颤儿,一时半会是别想站起来了。 顾微从旁边的地上捡起了一块破砖头,来到了男人的身前,冷着脸问:“你是不是卢胜的手下?” 小青年忍着剧痛,同时眼神里闪烁着恐惧看着顾微,道:“是,是……别再打了,美女,我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 “不想死就赶紧起来,带我去见卢胜。” 顾微抬脚又在小青年的身上踹了一脚,小青年在地上挣扎了两下,终于硬撑着站了起来,他心里虽然对顾微有恨,可刚见识了这女人的厉害,他只好将心中的仇恨和怒火压下,一边佝偻着腰,捂着自己 受伤的蛋蛋,一边在前面带路。 顾微跟在小年轻的身后,心跳不由的加快,她心中有些后悔了,一个人来这里,就算救出了小彩虹能逃出去么? 可卢胜故意躲在这种地方,她要是带人一起过来,早就被他安排的人发现了。 顾微暗暗的一咬牙,现在不想那么多了,先见到小彩虹再说。 小青年带着顾微,在城中村的小路上左拐右拐的,最终来到了一个老旧的大房子面前,这大房子被一段红砖的围墙包围着,墙上缠绕着铁丝网,打眼一看就像是一段监狱围墙一样。 围墙的正中央是一闪老旧的铁门,在黑漆漆的城中村里,这个大门的门口倒是亮着一盏不是很明亮的灯泡。 小青年在门上拍了两下,里面马上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谁啊?” 小青年道:“是我,去路口的三顺。” 大铁门开了一道小缝,里面的人马上疑惑了一声,“你是三顺?” 小青年直接低声骂了一句,“是你爷爷!” 里面的人道:“你咋变成这副德行了,卢爷让你接的那个女人呢?” 名叫三顺的小青年回过头,刚想冲顾微说一声,顾微已经没有耐心了,抬起脚就是一脚揣在了三顺的屁股上,直接把他踹了一个趔趄撞向了大门。 咣当…… 大门被撞的一声响,三春这会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又是在兄弟的面前,他感觉自己丢了面子,于是瞬间火冒三丈,回过头就要冲顾微发作。 顾微可真是不惯着他毛病,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冷喝道:“别磨蹭,我要见卢胜!” 铁门后的小青年一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打,马上就从门后从冲了出来,拎起了手里的家伙什就要冲顾微招呼下来。 那是一把寒光闪闪的砍刀,即便夜色漆黑也能感受到它所萦绕的杀气。 “贱女人,老子砍死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