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贺翔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贺翔

贺翔被蒙上了眼睛,被两个手下带上了车,车子启动了以后,贺翔稳稳的坐在车后面,副驾座上坐着一个小弟,后座上也坐着一个小弟,这两个小弟始终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贺翔冲两个小弟笑了笑,说:“两位兄弟,咱们这什么时候能回去?” 两个小弟对视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小弟笑着说:“贺大哥,您别着急,大约四十多分钟就能回去了。” 贺翔笑着说:“那我先闭着眼睛眯一会儿,到地方了两位兄弟喊我。” “好的贺大哥。”两个小弟答应道。 贺翔的眼睛本来就是眯着的,他想要看清外面的路是不可能了,但他有着超强的方向意识,心里暗暗的数着数,每经过一个弯道便默默记下。 …… 另一边,贺翔前脚刚被带走,鹿军师便转身上楼,急匆匆的来到了穆三的房门前,门后传来一阵莺莺燕燕的声音,鹿军师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抬手轻轻的在门上敲了敲,“三爷……” 房间里莺莺燕燕的声音突然变的激烈起来,仿佛在快速的做最后的冲刺,过了没有半分钟,里头传来了一声‘额啊’的叫喊声,接着穆三那略微沙哑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鹿军师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屋里一股浓郁的荷尔蒙的味道,两个女人疲软的趴在沙发上,身上简单的遮着衣服,穆三穿着一条短裤,赤膊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一根雪茄。 鹿军师只是匆匆的一眼从沙发上瞥过,心中便暗骂这两个女人太能演了,他从送贺翔出去到现在,估摸着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这两人就好像彻底被穆三捅的心力交瘁的似的。 鹿军师恭敬的站在穆三面前,穆三将雪茄冲他递了过来,笑着说:“正宗的古巴货,尝一口。” 鹿军师马上恭恭敬敬的接在手里,抽了一口,马上笑着说:“嗯,好烟!”又双手将雪茄还到穆三面前。 穆三挥了挥手,“这根你就带回去慢慢抽吧,说说看,你觉得这个贺翔有没有问题。” 鹿军师恭敬的道:“三爷,你要我说实话,还是?” 穆三冷笑一声,“你这不废话么,你小子也打算不老实了?当然是实话了。” 鹿军师一副认真的模样说:“说实话,我对这个贺翔还不是太了解,这个年轻人总让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能为我们所用,一定是个有用的人才。” “哦?” 穆三饶有兴致的问:“那你觉得他和老幺、崇奉、大山他们三个比起来怎么样?” “这个嘛……”鹿军师的眼珠子转了转,穆三马上看出端倪,道:“我知道你和老幺之间有矛盾,我还是那句话,男人活在世界上,只有权力和财富是真的,女人只不过是个玩物,为了一个女人没必要记 恨。” 鹿军师苦笑说:“三爷,你都知道?” 穆三冷哼一声,道:“就你们那点破事,还能瞒得过我,下面的人都不少知道的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我不希望你们因为这事继续闹下去。” 鹿军师尴尬的笑道:“是,三爷。” “行,继续说正事吧,你觉得贺翔这小伙子,比老幺他们三个如何?” “公正的讲,我觉得贺翔更有潜力一些,他现在不如老幺他们三个优秀,但三爷想要得到的,可不是一个保镖或者打手,而是一个能够介于我和老幺他们三个中间的一个人。” 穆三笑着说:“嗯,继续说下去。” 鹿军师继续说:“贺翔的武力值到底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听说他一个人在越南边境的时候,曾打过三十个山中的匪徒,最终虽然是重伤逃跑,那也是因为对方的手里有枪。” “另外,他这个人头脑灵活,但办事不缺沉稳,更重要的是他极其有原则,我按照三爷之前给我的吩咐,特意找了一个小的粉商私下里联系他,以高于市价三倍的价钱收一批货,量也只比他每次偷着倒 卖的多一点点,结果三爷猜怎么着了。” 穆三爷笑道:“这小子心动了?” 鹿军师道:“心动确实是心动了,只不过最终这笔交易流产了,他只和那个粉商说了一句话,多一克都没有。” “哦?” 穆三微微有些诧异,旋即笑了起来,道:“这么说,这小子倒是个人才了。” 鹿军师道:“三爷,我过去学习过心理学,所以这些年来看人大多不会错的,但贺翔有一点我非常不喜欢,就是我看不透他,不过他却是一个原则性极强,又有能力的人。” 穆三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我的身边一直都藏着一个瑰宝,可惜一直没有发现,可是老鹿你想过没有,这小子万一是莲月那个娘们当初留在咱们手底下的内鬼怎么办?” 鹿军师摸着下巴沉思,他心里很同意穆三的这个猜测,可就在他刚要开口的时候,想到了刚才在外面贺翔对他表的态,犹豫了一下说:“三爷,这我暂时倒没发现,不太好说,要不咱们再找机会测试他 一下?” 穆三摇摇头道:“还是先别了,如果他是还好,如果不是的话,这样岂不是让这小子寒心了,我身边不缺打手,唯独缺一个能像你一样智慧,同时还能够独挡一面的副手。” 鹿军师道:“三爷,那小六他……” 穆三笑道:“这小子我早就看他不正常了,说他是内鬼我也相信,可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不得劲儿。” 鹿军师道:“三爷,你放心,我已经让兄弟在路上刻意注意下贺翔的举动了,如果他真的是内鬼,一定会想要搞清楚三爷的藏身之地,会想尽一切办法,不怕他不露出马脚。” 穆三满意的点点头,道:“好,老鹿你办事我放心,一直都没让我失望过,对了,监视顾微身边的那些人,还有卢胜那小子需求的帮助,我们可要大力的支持,卢胜这小子就是条疯狗,我的行踪绝不能 让他知道,等真的搞掉了姓林的,在杀了他!” 鹿军师点头,道:“是,三爷。” …… “贺大哥,到地儿了。”车上的小弟,在贺翔的耳边轻轻的叫道。 “哦。” 贺翔答应了一声,伸了个懒腰,旁边的小弟这时帮他摘下了眼罩,他眯着眼睛向外面看了看,回过头冲车里的小弟说:“行,谢谢兄弟们了。” 副驾座上的小弟拍马道:“贺大哥,你这一下一跃跳龙门,以后兄弟们还都仰仗着你呢,多多关照兄弟们啊。” 贺翔笑着说:“都别客气,大家都是兄弟。好了,先不聊了,我回去睡觉了。” “贺大哥再见!”车上的小弟们道。 贺翔住的是吉森市的一个老小区,穆三这人狡兔三窟,自从到了吉森省之后,便将手下的人分散管理,贺翔本来是和小六还有几个手一起待在这儿的,现在小六出事了,这儿就剩下他一个说算的了。 贺翔没有直接回到住的地方,而是绕着楼区来到了一个角落,从兜里摸出了手机,又从手机壳里拿出了一个新的手机卡插进了电话里,拨出了一个陌生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