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还有什么要说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还有什么要说

王老二的话刚出口,先前还对赵老四有所怀疑的张老大,语气却是十分坚定的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说着,张老大猛的转过身,向门外走去,“不在屋里,那就一定在外面,不敢是死是活,一定要把老四找到!” 王老二站在原地微微一愣,也跟着出去了。 顾微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紧随着也出去找。 孟刚也跟着一起出去,张王李赵四个人都是自己人,他必须尽一份力。 小区里,张老大和王老二分开了找,顾微也向另外的一个方向找切,孟刚担心顾微的安全,始终和她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万一有什么不测发生,也好能最快的速度营救。 顾微向着小区后边的小门方向走去,走了没多远,突然发现了墙上有一块子弹的痕迹,她脸上的表情一惊,赶紧低下头来四处的很看,很快就在地上发现了一摊不是很明显的血迹,此时血迹已经是半干 的状态。 顾微马上冲不远处的孟刚招呼,“大刚哥,这儿有血,有人受伤了!” 孟刚闻声快速的走过来,看到地上的血之后,他蹲下来仔细的查看,然后抬头向着小门的外面看了去。 孟刚没有说话,起身就出了小门,走了没几步,就在路灯下的地面上,发现了一块子弹打过的痕迹,连忙起身冲顾微招呼,“有痕迹!” 顾微快步的走过来,同时给张老大和王老二打电话,通知他们赶快过来。 孟刚脸色凝重的说:“有弹印,也有血。”直起腰望向对面的小区,道:“他们最后一定是去了哪里。” 张老大和王老二快速的赶了过来,两人一起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沿着地上血迹的方向向对面的小区找了去。 四个人很快就来到了之前卢胜和赵老四最终厮杀的地方,马上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赵老四的尸体,他呈面部朝下的姿势趴在地上,身边有一摊鲜红的血迹,周围的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 这也就是晚上,而且夜深了,否则的话这么一具尸体趴在地上,早被人发现了。 “老四!” “四哥!” 张老大和王老二、顾微三人快速冲了过去,张老大马上将赵老四整个人扶起来,只是此时的赵老四已经咽气已久,身体尚有余温,但也有些僵硬了。 被左右打穿的肋骨处已经再没有血液流出来了。 “老大,地上有字!”王老二突然大喊道。 另外三个人闻声一起向地上看去,只见地上用血写着一个字,字迹歪歪扭扭,但依稀能够看的清楚,是一个卢字。 显然这是赵老四在最后的关头,用自己的血在地上留下的线索,为了提醒顾微等人。 “老四……”王老二蹲在地上,也身手抱住了赵老四的尸体痛哭起来。 顾微站着,一瞬间两只拳头攥的紧紧的,咬着牙关恨声说:“路上,血债必须血偿!我要亲手杀了你!” 王老二猛的站了起来,“算我一个!” 张老大也抬起头,一双眼睛红红的,道:“也算我一个!” 孟刚道:“杀了这个畜生,我要亲自问问他莲月的死是不是和他有关!” 张老大亲自背着赵老四的尸体往后走,这一路上四个人一声不吭,仿佛全都被悲伤紧紧的箍住了喉咙。 顾微不时的看一眼手机,她除了悲伤之外,内心里也担心着小彩虹的安危。 小彩虹虽说不是她亲生的,可对于她来说就跟亲生的没什么区别,当初如果不是小彩虹一直陪在她身边,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那段低谷期。 只是,手机一直没有响,不光是卢胜的电话,其他人的电话也一个都没进来。 …… 此时,吉森市郊区的城镇交接位置,一栋老旧的二层独楼里,穆三的鹿军师,正带着两个手下,押着小刘到了穆三的办公室里。 穆三此时还没睡,正和刚招来的两个援交的姑娘玩乐,他坐在沙发上,两个姑娘一左一右的坐在他的怀里,一个姑娘喂他水果,另一个姑娘给他拿着雪茄。 小六被一把推倒在了穆三的面前,鹿军师阴测测的笑着说:“三爷,叛徒给您带来了。” 穆三左手一抬,左边的姑娘马上将雪茄递过来,穆三咬了一口雪茄,看着趴在地上浑身哆嗦像是一条狗一样的小六,声音沙哑的笑着说:“小六,你跟着我也有三年了吧?” 小六低着头说:“三爷,快四年了。” 穆三不开口,小六不敢说话,哪怕心里有天大的冤枉,这时也不敢说开口。 穆三道:“那你觉得我对待手下的兄弟怎么样?” 小六浑身哆嗦着连声说:“好,绝对没的说。” 穆三笑着说:“看来你还是很了解我的,我穆三对待兄弟,那叫一个够义气,对待敌人那叫一个毒辣,对待叛徒如何,这你也应该知道吧?” 小六道:“知……知道,可是三爷,今天晚上我真的是,这的是被……” “嘘!” 穆三笑着说:“不用解释了,我一向来对付叛徒的原则,都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你偷偷拿我的货去卖,这就已经触碰我的底线了,但兄弟需要钱,我这个做老大的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所 以你卖多少和我都没关系,我可以不计较。” “可你做内鬼出卖我,这件事我就忍受不了了,今天晚上时间地点你都吻合,而且我们的人只有你一个是去那儿的,这和我得到的消息一样。” 小六脸上的冷汗直往下淌,问道:“三爷,我真的听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不过是贺翔拜托我去送点货,我也不知道那货到底是什么,至于我和那个老头的对话,我纯是贪小便宜,结果被那老 头给套住话了。” “嗯……” 穆三点了点头,笑着说:“小六,你这么一解释,倒是很合情合理,这么说你真的是冤枉的,是荷香让你去的?这个锅你不应该背,我应该把他给杀了?” 小六马上道:“对对对,一定是贺翔这个混蛋故意陷害我的,他不去偏偏让我今天晚上去,三爷,你可一定要明察秋毫,替我做主啊。” 穆三笑着说:“当然了,我穆三的原则,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但对待自己的兄弟,当然要让他死的心服口服了。” 穆三抬头冲着门外喊了一声,“来人,把贺翔带过来,和小六对峙一下。” 吱…… 办公室的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门外走进来了一个身高约一米七五,身形非常结实的男人,这男人剪着个寸头,穿着一身运动服,脸上表情严肃。 来到了穆三的面前,贺翔马上恭敬的说:“三爷,您找我过来什么事?” 穆三笑着说:“来,和小六对峙对峙,今天晚上我们去西塘区的胡同里抓叛徒,刚好抓到了小六,小六不承认自己是叛徒,非要说是你让他去的。贺翔,你们俩到底谁是内鬼呢?” 贺翔眉头一皱,看向地上小六,冷声道:“小六,你什么意思,现在来反咬我一口,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 扑腾! 贺翔说着,突然就跪倒在了穆三的面前,抬起头一副认错的惶恐模样,道:“三爷,我错了,我不应该和小六私自倒卖你的货,之前都是我去那胡同里送货不假,可今天却是小六非要自己去,还不让我 跟着他一起。” “我……我本来就觉得这事不对劲儿,可一时半会也说不出怎么不对,也就没能及时的向你举报,三爷,我……” “够了!” 穆三冷冷的打断,看向了小六,道:“小六,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