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西塘胡同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西塘胡同

带着孟刚离开的警车刚开走不一会儿,路上继续执法的一个交警,走到旁边一个无人的角落,对着耳朵上挂着的蓝牙耳机,压低着声音说:“老赵,我这边搞妥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记住你可欠我一个人 情啊。” 此时,隔着皮卡车后面两辆车的一辆黑色轿车接受检查,车上的人摇下车窗,很配合的冲测酒精含量的仪器吹了口气,交警抬头打量了车里的人一眼,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有很重的抬头纹, 眼神也有些不善,交警只是看了一眼,便本能的将目光挪开,等他回过头再想对车辆进行检察时,车里的男人一脚油门,车子噌的一下就蹿了出去。 负责检查的交警马上一愣,前面负责设卡的交警刚才见已经测试完了没问题,已经提前将路卡给挪开了。 “快,拦住它!”负责检查的交警急忙大喊一声,可已经来不及了,黑色的轿车噌的一下就蹿了出去。 其他的几个交警同时一愣,先回过神的交警赶紧喊道:“快,上车追!” 于是,马上便有四名交警上了两辆警车,拉响了警笛追了上去。 黑色的轿车开的很快,虽然不是什么大牌豪车,可在这种城市的道路上,拼的又不是车子的绝对性能,而是看谁开的更猛、更大胆、更不怕死。 前面的黑色轿车就是典型的不怕死,马路上的车辆刚好也不是很多,这黑色的轿车接连的超车穿梭甚至闯红灯。 交警的车辆拉响了警笛,可也得保证马路的安全,他们是交通警察,不能成为马路杀手,相比之下就要畏手畏脚的多。 黑色的轿车里,开车的男人看了一眼后视镜,冷笑一声,“就这群饭桶还想追我,除非老子的车自己抛锚了。” 副驾座上的白胖男人说:“行了,别吹牛了,别一犯起了乌鸦嘴,车真的……” 开车的中年男人马上瞪着白胖男人吼道:“你敢说!我马上把你给扔下去,行了,咱俩也别在这臭屁了,赶紧给三爷打个电话汇报一下情况,孟刚的那个大傻缺今天晚上是不会入网了,咱们铲除内奸就 好了。” 白胖男人掏出了手机,冷笑一声,“算孟刚这小子命大,不过这小子拿着长筒枪,看来也是防着我们呢。” 开车的男人道:“算了,这些都不是我们操心的,我们的职责只是跟踪。” 白胖男人电话拨通了,低声道:“三爷,姓孟的出事了,被警察给带走了,事情是这样的……好的,我们马上赶到西塘区的胡同,抓小六。” 挂断了电话,白胖的男人尝尝的呼了口气出来,开车的男人嘲笑道:“瞧你个怂样,和三爷通个电话,吓的跟个屁似的,还有没有点男人样了。” 白胖的男人不满的道:“你小子特么的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也一样,每次见了都低声下气跟个孙子似的。” 开车的男人反驳道:“我那是对三爷尊敬,像咱们三爷这种大人物,就必须拿出相应的尊敬,我最崇拜就是咱们三爷这种杀人不眨眼,还有智谋的大佬,我的中级人生目标就是……” “行了,你就别瞎说了,你听说了么,那个顾微也在吉森市而且是来找咱们三爷报仇的,那小妞长的叫一个水灵,光是想想我这心里头就痒痒,要是能……”白胖的男人猥琐的道。 开车的男人斜了一眼白胖男人道:“行了,瞧你这点出息吧,不过咱们三爷可是说过,这小牛只要落在他的手上,那么兄弟们可都有份儿呢。” 两个人猥琐的笑着,一路向着西塘区驶去…… 西塘区,是吉森市的一片旧城区,同时也是最具有吉森市历史意义的地方。 早在宋朝的时候,传说有一位大将军,在朝廷里不得志,于是就带着家眷来到了现如今的吉森市,在西塘区的这个地方生活了下来。 之所以叫西塘区,是因为在这片地界的西边,有一个很大的天然池塘,而当初那个宋朝大将军的府邸就在塘边,是一个十分阔气的三进三出的大套院。 据说在抗战的时候,法西斯岛国的人曾经占据这里当作指挥部,也有一名大佐住在这里,后来岛国佬被打跑了,有一段时间这里是大集体的供销社。 总之,这一套气派的老房子一直不曾断了烟火,而且一直都有大用处。 西塘区的胡同足足有八条,每条胡同的两旁都是旧社会留下的民居,堪称是一道历史足迹遗留的风景线。 一般说起西塘区的胡同,指的就是这西塘边上大宅院紧邻的一条胡同。 要说这条胡同里,那也算是一个小世界,胡同里晚上有夜市,还有各种店铺,更是存在着一些站街的姑娘。 晚上八点半之前,这里是夜市,过了八点半以后,那就是站街姑娘和嫖客们的福地。 此时,已经是夜里八点半之后,胡同里花枝招展的姑娘,都靠墙站着,一个个浓妆艳抹,有的低头玩着手机,等待着有客人来选她,有的抽着烟,一副忧郁而又优雅的模样,这是刻意的在模仿旧上海时 那些站在巷子里身穿旗袍而又心情忧郁的女人。 有的就更大胆了,直接冲来往的行人吆喝,尤其是见了品相不错的男人,或者身强体壮的男人,哟啊的更欢。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胡同口,一身材不是很高大,后背稍微有些驼的男人走了进来,这男人站在胡同口左右的撒摸了两眼,然后才猫着腰进了胡同里。 一进到胡同里,这男人马上便被两边的女人所吸引,尤其是被一个靠在墙边,抽着烟穿着旗袍的女人勾住了魂儿,脚底下都迈不动步子了。 这男人嘿嘿的一笑,“老枪果然没骗我,这里的妞果然都很有味道啊!今天晚上我小六,可要性福死喽。” 说着话,小六走到了旗袍女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女人一眼。 小六摸了摸兜里,这要不是要来跟人接头做生意,他真想现在就把这女人办了。 “什么价啊?” 小六猥琐的冲女人笑道。 “干嘛?” 女人似乎不待见他,扭捏的躲了一下,并且看向小六的目光有些嫌恶。 “哟,还给老子装纯上了?” 女人马上又要反抗,这时小六随手从兜里往外一抽,女人脸上的表情马上一变,紧接着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非但不躲了,还主动的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