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七十二章:长筒的枪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七十二章:长筒的枪

整个下午,似乎都很平静,张王李赵四个人,待在顾微的房子里,毕竟穆三已经声称要动手,并且顾微他们毕竟是在明处,所以兄弟四个人在接下来的几天,都要和顾微母女寸步不离。 他们四个人的职责是保护顾微,必要的时候甚至将会以生命来捍卫顾微的安全。 江湖之中,雄心险恶之人不在少数,但像他们四兄弟这样知恩图报的人同样也还是有的。 人心不古,时代变了,但善良忠义的人,内心始终是善良忠义的。 莲月昔日里对四个人有恩,现在莲月死了,但他们仍旧赤胆忠心的守护在顾微的身边,这一份忠义可不是常人所能具备的。 所以,在孟刚提出来有内奸的时候,顾微在心里已经将张王李赵四个人排除了,如果他们想要她的命,很容易就会找到机会下手,不至于等到现在。 张王李赵四个人在打牌,卢胜在陪不怎么开心的小彩虹玩,小彩虹今天早上一醒过来就吵着要找爸爸,顾微劝她说爸爸忙,不能总陪着她,小丫头就一直闷闷不乐,还发小脾气。 顾微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窗边,如果今天晚上一切顺利的话,穆三很快就会死,到时候她要亲自在这个混蛋的胸口上扎下一刀,替莲月姐以及黑蜘蛛的弟兄们报仇。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小区里亮起了灯光,孟刚从下午走了之后便一直没有消息,顾微想要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但最终怕影响了孟刚办事,还是忍住了。 此时…… 吉森市某个僻静的小区内,一个普通的房子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此时正站在窗边,嘴里咬着一根雪茄,正眯着眼睛望向外面,他的左边眉角有一道大巴,像是被子弹擦过留下的。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走过来,来到他的身后毕恭毕敬的说:“三爷,小六子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出去了,我已经叫了兄弟跟踪,确实是向西塘区方向去了。” 穆三转过身,嘴角阴测测的一笑,“呵,我早就意识到我的身边有贼,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小子,你再多加些人手,可以的话一起把那个傻大个也给干掉,留着是个隐患。” 男人道:“是,这个孟刚早就该死了。” 穆三道:“这小子早就扬言说要我的命,今天我要让他知道,想要我穆三的命,可比要了他自己的命更难!以为在我们这儿有‘贼’,呵呵,岂不是我的‘贼’更牛!” 身材高大的男人附和道:“三爷说的是,孟刚白白长了一个大块头,就是脑袋太笨了点,这种人多少都不够死的。” 穆三道:“不过,你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这小子的手上还是有真功夫的,让手底下的兄弟注意点了,只要他敢出现,就千万别让他跑了,不过小六子一定要抓活的回来,我倒要问问他,是什么时候开 始背叛我的。” 身材高大的男人恭敬道:“是,三爷。” 身材高大的男人转身离去,穆三将雪茄含在嘴里,冷的一笑,“林昆?顾微?哼,你们统统都得死!” …… 孟刚开着一辆老式的皮卡,不急不慢的向西塘区的胡同驶去,车上放着一把长筒枪,用一个麻袋给包裹起来。 快到西塘胡同的时候,路过一个十字路口,前面正好有交警在拦车查酒驾。 “停车!” 路上的交警冲他敬了一个礼,伸手在车窗上敲了敲,把查酒驾的仪器递了进来,“同志,吹一口,配合一下。” 孟刚张开嘴对着仪器吹了一口,仪器没有任何异常显示,孟刚刚准备开车走,这时交警看见了他车后座上的袋子,又挥手示意他停下来,道:“同志,能看一下你后面的是什么么?” “这……” 孟刚犹豫了一下,交警马上察觉出他脸上表情的变化,心中闪过一抹狐疑,脸上却是笑着说:“怎么,不方便?” 孟刚笑了笑,说:“是有点不方便,警察同志,要不你看这……” 孟刚左右看了看,趁着周围没有其他的交警注意,从兜里摸出了二百块钱,谨慎的顺着车窗玻璃递出去了一点儿。 这交警四十多岁,也是一个老警察,见状并没有去接那二百块钱,而是笑着说:“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我们只是查酒驾,同志你走吧。” “哎……” 孟刚马上笑着答应了一声,就在他刚准备挂上车档,踩着油门要走的时候,交警突然从腰间拔出了配枪,对着他的脑门厉声喝道:“别动,马上把双手抱在头上,下车!” 孟刚的身体顿时一僵,眼角的余光斜的瞥了一眼,这时交警已经硬拽开了车门,其他的交警也纷纷拔出枪围过来。 孟刚心里头一阵叫苦,现在就是让他跑,他也跑不掉了,只好老实的配合。 “这是怎么回事!?”已经有交警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将那把用麻袋裹着的长筒枪给拿了出来,这是一把长筒的猎枪,华夏还没有完全禁枪之前,一些大山里的老百姓的家里都有,一来用来打猎,二来用 来保护自己,免得被山里的野兽伤害。 孟刚此时的样子有些狼狈,被交警用枪指着,两只手抱着头靠着车站着。 孟刚回过头冲交警笑了一下,道:“警察同志,这是枪啊,你不认得么。” 交警脸色一愣,厉声道:“少在这嬉皮笑脸,我问你,你藏枪用来做什么?” 孟刚道:“警察同志,我是山里头来的,我们那儿野兽多,我留着枪打野兽。” “山里来的?” 交警眉毛一挑,厉声道:“这里是城市,不是你们山里,你到城里来还带着枪,肯定有其他的用途,你不老实交代,我马上就把你带去警察局!” 旁边的一个交警已经开始呼叫兄弟单位了,交警出勤执法和公安局都是互相沟通的,打个招呼人马上就到。 很快,一辆警车就开了过来,下来了两个民警,将孟刚给铐上押进了车里。 孟刚有心想要反抗,可在华夏袭警那是死罪,他的车上只是藏着一个猎枪,硬说是留着防御野兽,到时候处罚也能相对轻一点,可要是跟警察反抗,到时候说不定会蹲上十几年的监狱。 孟刚坐上了车,对左右押着他的两个民警说:“警察同志,我可以给家里打个电话么,让我朋友去保释我。” 旁边的民警冷冷的道:“少废话,你涉嫌藏枪而且动机不明,在我们没调查清楚之前,不允许你和外界联系,就算你想要让你家里人来保释,那也得等我们把你的底细调查清楚,证明你不是有案情在身 的嫌犯,也没有其他动机才可以来保释,否则的话就要按照嫌疑犯看惯,老实点!” 孟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