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酒醉难眠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酒醉难眠

林昆突然的一句话,让林昆感到莫名其妙,顾微这时突然又笑了起来,抬起头看着后视镜里的林昆道:“怎么,突然被我的话吓到了?” 林昆笑着说:“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顾微笑着说:“那如果我真的给你生了一个女儿,你敢认她么?” 林昆拍了一下胸脯,道:“我林昆是那么不负责任的男人么?你要是敢生,我当然敢认了,可你敢生么?” 顾微道:“我有什么不敢的,只不过……” 林昆笑着说:“你一说只不过,就肯定是找借口,算了,还是别逞能了。” 两人就这么半开玩笑的斗着嘴,车子开进了‘江南花园’小区,卢胜和张王李赵四个保镖已经在门口等着。 林昆小心翼翼的将小彩虹从车上抱下来,顾微笑着说:“要不要上去坐坐?” 林昆将小彩虹交给了卢胜,道:“算了,都这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顾微微微一笑,“那你开车小心点。” 林昆笑着冲卢胜几个人打了个招呼,便开着车离开了,顾微一直站在门口望着车离开,才转过身往家里走去。 卢胜抱着小彩虹跟在后面,张王李赵四个人紧随,这一年多来,他们唯一的职责就是保护顾微的安全。 来到家门口,顾微对张王李赵四个人说:“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张王李赵四个人点头答应了一声,就离开了。 卢胜抱着小彩虹走进了顾微的房间,将小彩虹放在了床上,然后直起腰看着顾微,说:微姐,你心里一直都有着他吧?” 顾微笑着说:“我们去外面坐着说吧。” 卢胜跟着顾微来到客厅,顾微给他倒了杯水,坐在了沙发上笑着说:“心里有没有不重要,等吉森省这边的事情完了,我们就回越南去。” 卢胜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道:“微姐,你没开玩笑?你……你舍得回去?” 顾微笑着说:“这世界上的事情,没有什么是真的舍不得的,我这辈子最舍不得的人是我姐姐,她离开了我,我舍不得莲月姐,她也离开了我,我即便再舍不得林昆,那又怎样?” 卢胜两只手抱着杯子,低着头说:“那个楚静瑶是漂亮,可我一点也不觉得你比她差,你要是留下来,林昆也一定会很在乎你的,你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带着小彩虹回越南?” 顾微笑着说:“卢胜,你没有真的接触过楚静瑶,你不懂,一个女人长的漂亮是资本,活的漂亮是本事,聪明睿智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奢望,可将美貌与智慧集中一起的女人,我此生所见没有人比她 更优秀。” 卢胜道:“微姐,你什么意思,我怎么……有点听不懂,这个楚静瑶真这么好?” 顾微端起自己的杯子,抿了一口,笑着说:“如果你真的认识了楚静瑶,你一定会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可更重要的是,你会被她的魅力所倾倒,甚至我都想过,我如果是男人,也会爱上这个女人,毫无 保留的爱上。” 卢胜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可在我的眼里,还是微姐更好,更很多。” 顾微看着卢胜,笑着说:“你的心思我知道,但你要记住,我是你的姐姐,哪怕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这层关系永远也不会变,你答应过我的。” 卢胜的脸色一下子尴尬的红了起来,在外面人行事果断的男人,此时竟像邻家的小哥哥一样脸红起来。 顾微笑着说:“等这次回了越南,当地有不少漂亮的姑娘,我给找一个合适的姑娘,你也该成家了,也算是对莲月姐有一个交代。” 卢胜抬起头,有些倔强的说:“微姐,我不要现在就结婚,我……” 顾微笑着说:“卢胜,你既然叫我一声姐,就应该听我的安排,你的心思我知道,可我的心思你也应该知道,除了那个男人,我的心里是不会再容下别的男人,永远都不会。” 卢胜咬了咬牙,道:“微姐,我可以等,哪怕是一辈子我也愿意!” 顾微的脸色突然一冷,冲卢胜说:“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你再这么说,就马上给我回去越南,莲月姐的仇我会报!” “微姐,我……” “别说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我不困。” “可我困了要休息,你快回去吧。” 顾微冷着脸,下了逐客令,卢胜尽管满心的不愿意,可也的悻悻的站起来,他一边向外走去,一边内心惶恐不安,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过头,冲顾微说:“微姐,我……” 顾微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我不会真的和你生气,快回去睡觉吧,但你记住,有些原则性的问题,不许再有下一次了,否则我真的会生气的。” “嗯……” 卢胜答应了一声,推开了放门到门。 客厅里就剩下顾微一个人,她回到了沙发上,端着刚才的那杯水喝了一小口,随手打开了电视机想要打发时间,可看了一圈儿都觉得没意思,脑海里开始不停出现林昆的影子,她努力的想要让自己不去 想,可总是忍不住的去想,他就像是刻在自己的脑海里一样。 过去,她从来不敢想象自己会如此的爱上一个男人,可真当爱上了,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内心里又惶恐不安。 她拿了一瓶红酒打开,在越南的一段时间,她情绪最低谷的时候,每天都用红酒将自己麻醉,只有醉了才会暂时忘记自己内心的伤痛,只有醉了,她才可以觉得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躺在床上好好 的睡一觉…… 回去的路上,林昆车开的很慢,车窗外的繁华灯火,就象征着这座城市的辉煌,可他此时的内心却是一片杂乱。 他是一个光明磊落行事果断的男人,可此时内心的一团乱麻却是无从下手。 顾微刚才在车上的那句话,让他的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可他又不敢确定,和顾微分开的这段时间,他的日子没什么改变,可顾微到底经历了什么,此时想起他的心里总会觉得愧疚。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债,就是情债…… 回到家以后,楚静瑶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澄澄也睡着了,这一天也是够忙够累的。 楚相国还没有睡,一个人坐在二楼的客厅喝茶看报纸,林昆笑着打了声招呼,“爸,还没睡呢?” 楚相国笑着说:“这才不到八点钟,睡不着,你要是没事过来陪我聊聊?” 林昆笑着坐到了楚相国的身旁,楚相国笑着说:“姓顾的那个姑娘回来了?” 林昆嗯了一声,楚相国又笑着说:“不管怎么样,爸都希望你能答应我,不要让我的闺女和外孙受委屈了。” 林昆点了点头,“爸,你放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