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假交警(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一十六章:假交警(2)

第二百一十六章:假交警(2) 场面是血腥的,接下来又是惨不忍睹的,对于战场上曾斩杀无数恶徒的林大兵王来说,眼前的这五个一身警服的交警当真就连大白菜都不如。 余下的五个交警很快就将矛头对准了林大兵王,只可惜他们的出发点是残忍的,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想要把林大兵王大卸八块,结果却是惨的无法形容。 林昆只是一拳挥出,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交警还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觉得眼前虚影一闪,偌大的一只拳头就笼罩住了他的视野,紧接着鼻骨处一阵断裂的疼痛传来,伴随着咔嚓的一声,他的世界瞬间就黑了……惨叫声刺向了无尽的夜空,尖锐的声音仿佛将星星都刺落了下来。 余下的四个交警似乎认定了要将林昆给干趴下,更认定了今天非要把林昆给大卸八块了不可,他们被愤怒冲晕的脑袋就没考虑过,人家轻易的就能将他们的同伴给干趴下,他们就是再多几个人冲上来又有何用? 撕心裂肺的痛叫再次响彻了起来,冲入了深夜黑漆漆的云霄,将似乎将月光都冲撞的摇曳不定,四个交警手里的家伙事全都掉到了地上,这会儿别说他们握着的是刀和警棍,就是给他们大炮和导弹也不好使,咱们林大兵王怒威一闪,他们立马躺在了地上惨叫的连爹妈都不知道了。 周围被拦下的那几个司机,以及刚才路过的停下的几个人全都看的傻了眼,这种一个人干趴下一堆人的场面本来就不多见,更何况是一个人干倒了一堆穿着警服的交警,在天朝这绝对是正常人不敢想象的。 长夜漫漫,灯火闪耀…… 林昆并没有像围观的人们想象中的那样跳进了车里逃跑,而是不慌不忙的站在路灯下,先点了根烟叼在嘴上,然后掏出电话拨了120急救中心,地上有两个交警的伤势很严重,尤其那个被小海冬青撕裂了头皮的,要是不及时救治的话极有可能毙命,教训归教训,要是出了人命就不好了。 120急救车很快就来了,看到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交警后,来的医生和护士的脸都吓白了,他们的心情和那些围观者是一样的,还从来没见过谁敢这么的暴虐人民公仆。 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120急救车刚走没多久,警车就鸣着警笛开到,林昆依旧是很淡定的站在路灯下抽烟,警察围上来后还咧嘴露出了个笑脸。 来的这两个警察的态度挺好,要是正常警察接到这种殴打交警的报警后,肯定是会窝里护短的露出一副暴怒的嘴脸,这两个警察只是轻轻的皱起了眉头,黑着脸问林昆道:“刚才有人报警,是你殴打的交警?” 林昆淡定的吐出了一口烟气,笑道:“是我。” 两个警察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脸上的表情也更加的黑了,“笑什么笑,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重的罪,判刑坐牢恐怕都是轻的了,赶紧跟我们走一趟!” 林昆咧嘴一笑,依旧很淡定的道:“不好意思,我没时间,今晚上我是出来散心的,不是进你们警察局做客的,改天我要是想去做客了,会通知你们的张天正警官替我准备点好茶。” 狂,真是太狂了,林昆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自然,就凭他和张天正的关系,今天你晚上的这点事怎么也不算是个事,再往深了说人家省里还有关系呢。 只是普通人不知道这层的厉害关系,眼前的两个警察也是同样,他们看向林昆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深深的怀疑,当然他们是知道张天正是谁的,此处正好是市中心的地界,即便不是市中心的地界,作为人民警察,要是连此时中港市最大的警司是谁都不知道,那以后也不用混了。 怀疑归怀疑,两个警察犹豫了,他们互相的看了一眼,却还是拿不定主意,林昆有些不耐烦的道:“行了,这大半夜的我也不和你们在这耗着了,我要回家睡觉了,今晚上的事到底谁都谁错,你们可以回去调监控录像看一下。”言罢,肩上驮着小海冬青就要向老捷达走去。 “慢着!”两个警察同时喊道:“你说认识我们张局就认识我们张局了?你还是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要真是和我们张局认识,到时候再另说。” 林昆半回过头,嘴角冷冷的一笑,他今晚上本来就对人民公仆没啥好印象,这两个警察要是敢在他面前来强的,他毫不介意再多干趴下两个。 只是一个冷漠的眼神,两个警察便感觉到了一股阴寒刺骨的杀气摄入了内心,两人同时打了个寒颤,手不自觉的伸向了跨兜里揣着的手枪。 “呵……”林昆冷笑一声,道:“不想让你们的爪子废掉,就给我老老实实的。” 围观的人本来已经打算散去了,但这时场面马上又要出现了新的高潮,敢一股脑干趴下一波的人民公仆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了,要是一连串干趴下两拨人民公仆,这辈子能看到这种场景,也算是一大经历了。 两个警察全都愣住,手上的动作马上停了下来不敢再动分毫,眼神里充满畏惧的看向林昆,没有别的原因,只是那一阵他们前所未有经过的杀气,把他们打心底彻底的震慑住了,这阵杀气令他们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来自死亡的恐惧。 僵持了能有两秒钟,远处突然又是一阵警笛声响起,两个警察脸上的表情马上舒缓了一下,看向林昆的眼神也变的充满了侵略性,似乎一下子就有了底气。 两辆警车开了过来,上面下来了八九个警察,为首的是一个极其耀眼的女警花,这警花穿着一身女警服,脚上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浑身上下一股冰冷的气焰,令人不敢直视。 她一从车上下来,刚才和林昆对立的两个警察马上就恭敬的喊道:“沈队长好!” 沈曼冲他们点点头,询问道:“这里是什么情况。”说完了才将眼神看向林昆,看到林昆后她的表情先是一动,旋即马上恢复了正常,林昆则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看着她,心说你这娘们还跟我装什么陌生人啊。 两个警察汇报道:“沈队长,刚刚我们接到报警,说是这边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斗殴事件,有人把咱们交警队的八个兄弟给打成了重伤。” “嗯。”沈曼气定神闲的点点头,一副大将的风范,然后又问道:“那八个交警兄弟人现在在哪?” “这……”两个警察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沈曼道:“你们这么办案可不行,什么都是要讲究证据的,你们只是接到了报警,没有核实情况就来抓人,万一要是抓错人这责任谁负责的起?” 两个警察都不说话了,一同低下了头。 沈曼道:“我可是接到了报警,有一伙嫌犯最近总冒充交警夜里出来骗钱。” 两个警察愣住,一旁围观的几个人也都愣住,这新闻他们还是头一遭听说过,这年头竟然有人敢冒充警察来骗钱,真是活够了没事找刺激。 沈曼这时才又将目光看向林昆,用一种例行公事的口吻问道:“刚才是你打的人?” 林昆有意要逗扯一下咱们沈大警花,吊儿郎当的笑着说:“不是我打的难道是沈警花打的?” 此话一出,在场人都感觉到了这两人的关系恐怕不一般,尤其林昆脸上那副吊儿郎当的劲儿,和看向沈曼时眼神里充满的说不出的暧昧之意。 沈曼眉头一蹙,正声道:“麻烦你严肃回答问题,这是例行公事,不谈私人感情。”刚把话说完,沈曼的脸马上红了起来,实际上她是想说不谈私人情感,可不管是情感还是感情,听在别人的耳朵里总是暧昧的。 “好吧。”林昆一副很无辜的表情道:“人是我打的,他们太不讲理了,拿了个臭烘烘的玩意儿就让我吹,我不吹还不行,我这人你也是了解的,最看不惯这种仗势欺人了,还欺负到了我的头上,所以我就……” 沈曼一副严肃的表情打断道:“他们人在哪?” 林昆道:“被我叫来的120拉走了。” 沈曼道:“具体哪个医院?” 林昆咧嘴一笑,道:“沈同志,你就这么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我肯定不告诉你,要是你现在对我笑一个,我不但告诉你,还亲自带你过去。” “你……”沈曼气节,被眼前这厮气的无话可说,要不是有人在场,她真恨不得冲上去痛扁这个臭流氓一顿,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但却阻止不了她想打人的心。 在人家下属的面前,总是要给人多留几分面子的,林昆只是那么一说,倒没有真的等沈曼冲他笑才把那几个交警的下落说出来,刚才的120电话是他打的,他只要再重播一遍号码就能问出了具体哪个医院。 沈曼带着人马上朝市中心医院赶去,林昆也开着老捷达跟在后面,林昆的心里很疑惑,他有点拿不准那几个交警到底真是嫌犯还是沈曼为了帮自己才那么说的,沈曼刚才下车的时候好像没看到自己就那么说,应该是真嫌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