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假交警(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一十五章:假交警(1)

第二百一十五章:假交警(1) 夜,微微入深,白天的燥热被远处的一丝海风吹的烟消云散,海水来回拍打浪花的声音跌宕在耳边,林昆坐在阳台的长椅上,静静聆听着夜的声音,小海东青站在他的肩膀上,也闭着眼睛一副聆听的模样。 这漫漫的长夜似乎太无聊了,林昆睁开眼睛点了根烟,火苗蹿出的一瞬间,小海东青也跟着睁开了眼睛,小家伙先是一副惊奇的表情,接着又合上了眼睛。 林昆站了起来,两只手扶在栏杆上,向那遥远的深处眺望过去,白天的时候可以看到一片没有尽头的蓝色海洋,此刻却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 最近琐碎的事情不少,但他真要面对的只有两件大事,一是寻找宋庆宗的下落,这不是光嘴上说说心里想想就行的,等抽开了时间之后必须去做。 二是赢下推迟到月末的贫民地下赛车,百凤门现在的实力还远无法和其他的各大帮派真正的对立,如果说只是对上了一个帮派,那咱们的林大兵王肯定是来者不惧,关键是现在对上的是中港市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帮派,要是孤身一人咱们林大兵王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但现在他背负的是整个百凤门的命运。 一件事既然做了就要去做好,从答应入伙百凤门的那天开始,林昆就一直想着要让它壮大起来,不说能够承包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至少也要是雄踞一方。 对于林昆来说,去赢得贫民地下赛车,远比寻找到宋庆宗容易的多,按照现在得到的线索,宋庆宗十有八九是在黑蜘蛛的手上,黑蜘蛛的实力林昆是见识过的,那绝非一般的犯罪团伙,不光有极其缜密的组织纪律,更是藏龙卧虎,里面不知道聚集了多少犀利的佣兵和杀手。 一根烟只抽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在手中一点一点的燃尽,已经很久没这样失眠过了,实在是无法消磨这个漫长的夜晚,林昆干脆穿上了件衣服,用手托起小海冬青向楼下走去,开着刚改装完毕的老捷达就出了小区。 午夜之后的城市昏昏欲睡,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少之又少,偶尔会有一些飞车党呼啸着驰过,那些个骑着疯狂咆哮的摩托车的小年轻们大声的喊叫,仿佛整个夜晚都被他们征服了一样。 小海冬青站在林昆的肩膀上,小家伙是真的困了,闭着眼睛在那睡的正酣,林昆稳稳的开着车也不去吵醒它,直到一个十字路口被拦了下来。 十字路口的中央停着两辆警车,八个穿着警服的人站在路口的中央,手里头拿着一个测试酒驾的小工具,其中两人向林昆走了过去,敲敲车窗说道:“麻烦出示下驾照。” 林昆随手从车里摸出了驾照递上去,交警看了看驾照,对比上面的照片确定是本人后将驾照还给了他,然后把测酒驾的小工具递到林昆的嘴边,“吹一口气。” 林昆看着那小工具的吹嘴出,显然是之前被人吹过的,而且上面的吹嘴也没有更换,一股嘴巴里酸臭的气味传来,笑着商量道:“警察同志,能换个吹嘴么?” 交警眉头一蹙,呵斥一声道:“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林昆顿时就不乐意了,冷笑一声道:“警察同志,我没有不配合你们的工作,这东西的吹嘴明显被人吹过,上面一股酸臭的味儿,你让我怎么吹?” 两个交警对视一眼,语气阴测测的冷笑道:“你不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怀疑你是酒驾,现在你就把车留下来,跟我们去局里走一趟吧!” “去局里走一趟?”林昆笑着反问道:“凭啥啊,就凭我不吹你们那酸臭的吹嘴?我说警察同志,你们替国家考虑节约耗材可以理解,但不能这么玩啊,那玩意儿酸臭酸臭的,让你吹你能吹啊?再说了,我不吹你们凭什么说我是酒驾,你们可以把鼻子伸过来闻闻,看看我喝酒没!” 这两个交警似乎很不买账,语气威压的道:“废什么话,你不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就把你当成酒驾来处理!”另一个交警看了看老捷达,接着说道:“并且我们怀疑你的车是非法改装,现在要把你的车扣下!” “我次奥!”林昆忍不住的暴了句粗口,骂道:“你们还特么的说了算了,还想扣老子的车,老子特么的是不是给你们脸不要脸了,今个你们扣一个试试!” 林昆是最看不惯这些个官僚主义了,芝麻大点的人民公仆就敢随便的耀武扬威骑在人民的头上拉屎,都特么的把老百姓当成是鱼肉还宰了? 不过也奇怪,正常的交警就是再吊掰,也不至于不给换测酒驾的小吹嘴,更不会上来就说要把人当酒驾处理,也不会不合适情况就要拖人的车。 与此同时,也有另外的几辆车被拦住了,其中有确实酒驾的,也有被误当酒驾拦下的,林昆刚才那么的一顿臭骂,马上就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一个个看向林昆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拜,敢嚷开了嗓门这么骂交警的还真不多见。 其他的几个交警看见这边的情况,一个个脸上的表情全都黑了下来,旋即一起向这边走了过来,被林昆臭骂的那两个交警先是一愣神,紧接着也骂了回来,吼叫道:“你特么的还敢骂我们,今个非把你送进去不可!” 说着,这两个交警当先就掏出了两根黑乎乎的警棍,劈头盖脸的就向林昆砸过来,原来人家说的送进去是送进医院里去,而不是送进局子里。 两根黑乎乎的警棍……真刀真枪的咱们林大兵王都不知道面对多少次了,这两根警棍在他的眼里就跟两根火柴棍差不多,眼看着两根警棍就要抽在林昆的头上,突然只见他抬手随便的一拨弄,其中的一根警棍就调转了方向,向着旁边的交警就砸了过去,就听‘砰’的一声闷响,那警棍实实的砸在了交警的头上,顿时将被打的那个交警砸的叽哇一声惨叫,捂着脑门就向一旁趔趄倒去,手里握着的那根警棍也脱手,正好被林昆给接在了手里。 林昆抓起了警棍,一点也不惯着毛病,冲着被他拨弄的那个交警就砸了过去,黑色的警棍在空气中尤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砰的一声落在了交警的头上,这一下的力道可比刚才的大的多,直接把那交警砸的头重脚轻的栽到了地上,脑门被砸的开了瓢,血水汩汩的流出来洇红了一地。 余下的六个交警看到这边的情况,马上就愣了,回过神后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凶神恶煞起来,一起吼叫着就向林昆扑了过来,这一次他们的手里不光有警棍,还出现了一些管制的刀具,明晃晃的刀锋在空气中寒光闪耀着,一道道阴冷的气息割裂了物业的黑暗剐了下来。 周围围观的人脸上均露出了一副骇然的表情,不免都替林昆担心了起来,这要是真的被剐中了,可就不是受点伤那么简单了,看这六个交警的架势,显然是要置人于死地的啊。 周围的几个人不禁在心底暗问,这些交警到底是人民的公仆,还是人民的歹徒,就他们现在的行径,跟那些个打打杀杀的黑社会有何区别? 林昆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今个本来只想出来散散心的,哪知遇到了这么一群土匪,好吧,既然老子已经开打了,这些货色又是这么的不要脸,老子今个就打的他们哭爹喊娘,让他们尝尝‘人民拳头’的厉害! 首先冲过来的是一个握着匕首的小年轻,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一双眼睛像秃鹫一样充满了寒光,手里的那把匕首几乎凝聚了他身上所有的力量,尤如一支离弦之箭一般冲着林昆的心窝就刺了过来,这可是要毙命的一击,一旦真要是被他扎中了,那咱们的林大兵王可就要光荣了。 可惜,不等林昆亲自出手,肩上的小海冬青突然鸣叫了一声,声音听起来很稚嫩,但却充满了锐利之气,小家伙马上化作了一道虚影,冲着迎面冲来的交警的脸就啄了去,那交警反应不过来,眼看着一道虚影冲过来却躲闪不及,就听哎哟的一声惨叫,手里的刀铛啷啷的扔到了地上,捂着脸就倒在了地上。 小海冬青非常的聪明,一击得手之后没有恋战,马上就扑棱棱的飞了起来,紧跟着在空中一个翻身,嗖的一下又如离弦之箭俯冲了下来,这一次直接用它的那一双锐利如刀的爪子抓向了那名交警的头皮…… 嘶啦…… 一声撕裂的声音传来,地上的那个交警的头皮被撕裂开了一大块,更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来,那交警满脸是血两眼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 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目光同时落在了小海冬青的身上,这到底是什么鸟类,怎么会如此的凶悍,看它的身量也就普通的喜鹊大小…… “是鹰隼!”余下的五个交警里有一个突然大喊道,其余人闻言全都如临大敌,在他们的眼里,这一个锐利无比的小鹰隼比林昆还要可怕。 小海东青又是一声碎金裂石般的鸣叫,这小家伙平时可是很温顺的,此时之所以展现出如此杀气凛然的一面,是因为它感觉到了林昆有危险。 林昆冲小海冬青招呼了一声:“红叶,回来!” 小海冬青锐利的目光依旧盯着余下的五个交警,扑棱棱的飞回了林昆的肩上。 林昆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这些人不用你动手,你站稳了就好。” 小家伙似乎能听懂一样,冲林昆鸣叫了一声。 林昆转过头,目光陡然阴森如刀一样的看向余下的五个交警,冷笑道:“今天老子就替天行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