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澄澄危险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澄澄危险

吉森市,不像中港市那样邻着海,但作为吉森省的省会,也是很发达的。 夜里街灯璀璨,市中心的商业区热热闹闹,白天辛苦工作的人们,趁着晚上的时间,出来逛逛街放松一下。 楚相国、江映霞、楚静瑶、秦雪四个人,带着澄澄白天到处的游玩,将吉森市本地的几个景点走了一两个。 到了晚上,几个人也不打算回家吃饭了,就在外面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大饭店,几个人刚坐下,楚相国就让楚静瑶给林昆打个电话让他过来。 楚静瑶挂了电话,楚相国笑着问:“静瑶,小林他能赶过来么?” 不等楚静瑶开口,江映霞在一旁说,“相国,你也真是的,小林有工作要忙,你非让他现在赶过来。” 楚静瑶笑着说:“江姨,爸,林昆他说一会儿就过来,让我们先点菜。” 江映霞刚才之所以那么说,是怕林昆要是有事过不来,楚相国心里会失落。 自从从天楚集团的董事长位置上退下来以后,楚相国的身边清净了太多,没有诸多的事需要他去处理,同样也没有诸多的人围在他的身边巴结。 人生就是这样,有的人贪慕权势,有的人贪慕名利,即便到了该退居二线的时候,也始终不愿放下权利。 究其根本,他们贪的不是常人眼中的权势或者财富,只是简单的害怕寂寞。 楚相国现在就是如此,退居二线以后,生活一下子清净了不少,最初的时候,还挺享受的,可过了没多久,就忽然觉得生命里少了什么东西。 这晚上一家人一起出来吃饭,他就想让林昆一起过来热闹一下,顺便在以前辈的角度,指点一下楚静瑶、秦雪、林昆三个人,找回一下当初在位时的感觉。 听说林昆能来,楚相国脸上的表情变的格外高兴,他对自己的这个女婿,那绝对是百分百的满意喜欢。 “爸,我们点菜吧。”楚静瑶笑着说。 “好,点菜!” 楚相国笑着说:“一会儿林昆喜欢吃什么东西,你多给点几个。” “恩。” 楚静瑶笑着点了下头,这时澄澄突然说:“妈妈,我要去卫生间。” 于是,楚静瑶放下了菜谱,带着澄澄去卫生间,包间里剩下楚相国、江映霞、秦雪以及两个服务员五个人。 楚相国拿起手机看新闻,他喜欢吃什么,江映霞都知道,江映霞点了三个菜以后,服务员将目光看向秦雪。 服务员一男一女两个人,此时两个人看向秦雪的目光,都带着惊艳,同时两人的心里也在暗暗惊叹,这一家的人,两个女人居然生的都如此美。 刚才出去的那个,绝对当得上‘倾国倾城’四个字,而眼前的这个,不说倾国倾城,也当得上‘闭月羞花’。 他们在大饭店这种场合工作,平时见多了有钱人家的姑娘、女人,这些女人即便不是先天很漂亮,后天气质的累积培养,也能胜人一筹,可这一家的两个人绝对都是天生丽质。 秦雪点了两个菜,其中一个是她喜欢吃的,另一个是楚静瑶喜欢吃的。 秦雪刚准备放下菜单,江映霞笑着说:“小雪,林昆喜欢吃什么,你也帮着点两个吧。” “我……” 秦雪想说她不知道,可她心里却清楚的很,林昆的一些生活细节她都清楚,她并不是有意去观察的,也可能是两人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再加上她心里的某种逃避的感情,所以对林昆的了解总是会比旁 人多。 秦雪没有拒绝,又点了两个菜,等她合上菜单,江映霞又给澄澄点了两个。 菜点完了,服务员恭敬的问:“请问,几位贵客需要什么饮料和酒水?” 江映霞笑着说:“鲜榨的果汁,先来两扎吧,要橙子和芒果的。”说完,看向楚相国,“相国,喝酒么?” 楚相国放下手机,笑着说:“来一瓶!” 江映霞有些嗔怪的说:“你不是说再不喝酒了么?” 楚相国哈哈笑道:“谁让你问我了?今天晚上和小林喝上一杯,我这也是很久,没和小林喝一杯了。” 江映霞回过头对服务员说:“那就来一瓶白酒吧。” 楚静瑶带着澄澄去卫生间,从包间里出来,不知为什么,总感觉背后有人在盯着她和澄澄,她回过头去看,走廊里不时有人走动,却没发现什么异样。 楚静瑶将澄澄带到了男卫生间门外,澄澄一个人走了进去,楚静瑶心里不放心,可没办法她又不能跟进去。 “澄澄,快点进去,快点出来,妈妈在这等你。”楚静瑶笑着叮嘱道。 “嗯。” 澄澄答应了一声,走进了男卫生间。 卫生间收拾的很干净,这种高级的大饭店,任何一个细节的标准都不会差。 澄澄来到了儿童嘘嘘的池子旁,刚准备脱下裤子,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这男人看起来个头不高,鼻梁上戴着一个黑框的眼镜,一张脸皮肤白皙,可并没有书生的儒雅之气,反倒是一双眸子好似比 常人要黑的多,看向澄澄充满了阴鸷的光芒。 澄澄正在嘘嘘,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小家伙疑惑的回过头,当看到这个怪蜀黍之后,小家伙心里一咯噔,马上就有些害怕起来,就想着赶快离开。 “小朋友……” 澄澄刚要提上裤子,这个怪男人走了过来,嘴角咧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怎么这就着急走了,叔叔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怎么样啊?” 说着,这男人便将大手压在了澄澄的肩膀上,澄澄只觉得肩上一股大力,他想要挣脱,根本没办法挣脱,刚想要张开嘴冲门外喊叫,这时又有一个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这男人走进来之后,脚步快速过 来,直接站在了澄澄面前男人的身后,凑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站在澄澄面前的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一怔,紧接着整个身体便僵硬起来,咬着牙说:“你知道你这是在和谁作对么?我们三爷要的人,你……” 不等这男人说完,身后的男人压低着声音说:“我不管你们三爷不三爷的,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老实点。” 站在澄澄面前的男人不再说话,将手慢慢的从澄澄的肩膀上挪开,不甘的冲澄澄低喝了句,“小家伙,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