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那个她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那个她

刘幸福在电话里说:“昆子,十二生肖怪剩下的几个人,已经全都找出来了,今天晚上我就安排人去缉拿,另外潜入我们东北的毒枭资料,也已经调查出来了,中越边境那边新崛起的一个头目,绰号穆三爷 ,这人过去都是一直在泰国缅甸那边混迹的,从资料上来看是一个老油子了,为人狡猾的很,这么多年我们华夏的特警一直没能将其缉拿。” “他来吉森省已经有快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里藏头藏尾,目前还找不出他具体的位置,他目前唯一的联络人,也是他来吉森省后第一个收买的,就是你今天约见的孙长银。” 刘幸福顿了一下,继续说:“这个孙长银的过去,底子也是不干净,早年的时候开过赌场,涉嫌过非法卖黄,这些年来有意洗白,可还是干了不少违法的勾搭,但这个人出奇的狡猾,被当地的警方称作 泥鳅,几乎抓不到他任何的把柄,每次出了事,都有人站出来替他顶包。” 林昆只是听着刘幸福的话,却始终没有开口,电话对面的刘幸福,似乎觉察出林昆态度的异样,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在电话里叙述情况。 林昆此时的脑海里,一半在听刘幸福的叙述,另一半却在想着中越边境,想着那十万大山深处的一道倩影…… 她泪流满面,她恨透了自己,她一个人扛起了曾经辉煌的毒枭集团的大旗,她本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却突然间蒙上了冰冷的面具,她的心也是冷的么? 林昆的内心里更多的是担心,过去黑蜘蛛是那十万大山里的之最,出入边境的毒枭甚至都要看黑蜘蛛的脸色。 可现在新崛起了一个穆三爷,这个穆三爷却安然无恙的进入了内陆,那她呢? 林昆脸上的表情平静,内心里却是五味陈杂,他似乎从来也没这么纠结过,从来也没像现在这般恐慌过。 他担心,担心那个她会遭遇什么不测…… “昆子,你在听么?”刘幸福问道。 “嗯,在听。”林昆回过神,回了一句。 “你打算怎么办,今天晚上我和章寒先带人将十二生肖怪剩下的几个人一网打尽,然后再图谋这个穆三爷?” “刘哥……” 林昆站了起来,向着包间外面走去,来到了门外的走廊里,他问道:“我想多了解一些信息,这个穆三爷在中越边境崛起的过程中,有没有和某个组织发生过什么冲突。” “某个组织发生冲突?”刘幸福疑惑了一声,道:“这个我还没调查,你先稍等一下,我马上调取资料,电话先不用挂,我这就去查。” 林昆走到走廊窗边,点上了一根烟,窗外的风景已经渐渐披上夜色,华灯初上的街道比白天的时候更闪亮。 烟,从嘴里吐出来,渐渐消散在空气中,林昆此时的心情,就如同这烟雾一般飘渺,静静的望着窗外,仿佛所有的思绪都凝聚在了那一道倩影上。 她的眼泪,像是子弹一样穿透了他的心,她决然而又带着凶狠的目光,仿佛一把利刃一样向他逼过来…… “昆子,在听么?查出来了。”刘幸福的声音从电话传来,“穆三爷到中越边境扎根的时候,确实和当时边境大山里的一个组织发生冲突,这个组织叫‘黑蜘蛛’,头目是一个女的……” 不等刘幸福陈述完,林昆掐灭了烟头打断,“刘哥,那结果呢?顾微有没有事。” “顾微?” 刘幸福说:“昆子,这个顾微是谁啊,资料上显示的,那个集团的头目叫莲月,被穆三爷抓住之后残害致死,黑蜘蛛组织也被一窝端了。” “莲月?” 林昆蹙眉思考,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悉,认真的想了一下后,马上想起来了,这个莲月不是那个一直跟在顾蔷身边的女管家么,也是黑蜘蛛的二当家,顾蔷死了之后,莲月辅佐顾微,怎么莲月就成了黑 蜘蛛的老大? 林昆没有多去想莲月的死,连忙问:“刘哥,你确定没有一个叫顾微的?” 刘幸福道:“资料上显示确实没有,只有一个叫顾蔷的,是黑蜘蛛的前任掌门人,后来不知名的原因死去,等等……资料上有提到顾蔷有一个亲生妹妹,该不会是那个顾微吧?” “她怎么样了?”林昆急声问道。 “资料上提到,顾蔷死了之后,顾微下落不明,好像是去了越南境内……” 刘幸福压不住疑惑,问:“昆子,这个顾微到底是谁,你怎么这么紧张她。” 林昆的语气马上恢复了正常,道:“没事,就是我的一个朋友。” “那她……”刘幸福还想问什么,但感觉到了林昆的情绪不高,就没继续说,“昆子,要不我再帮你查查这个顾微?” 林昆道:“只要确定她安全就行了。” 刘幸福道:“好,我尽快,那我先挂了,马上安排缉拿十二生肖怪剩下的几人。” 林昆道:“今天晚上的行动我就不参加了,我让八指过去协助你们。” 刘幸福没有拒绝,道:“好!” 林昆站在窗边,这时李春生从包间里走出来,来到他身后问道:“师傅,你没事吧?” 林昆回过头笑了一下,说:“没事。” 李春生道:“是因为那个贩毒的混蛋么,我们揪出他,直接给他端了就完了。” 林昆笑着说:“春生,你想问题还是稍微简单了一点,这个毒枭能够从老远的边境潜入到东北来,心思肯定不是一般的缜密,想要揪出他可不是那么容易,而且自古敢和毒品沾边的,都是亡命之徒,亡 命之徒可怕,但心思熟虑、缜密的亡命之徒更可怕。” 李春生道:“师傅,那咋办呀?” 林昆道:“先从孙长银的身上入手,打掉他在吉森省的唯一傀儡,他应该不会坐视不理吧,只要他敢跳出来,哪怕露出一点点的头儿,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李春生点头,道:“师傅,要不我也想再狠狠的修理孙长银这孙子,这是这么狠狠的揍了他一顿不解气,这要是不把他的场子给平了,那些暗中还想要效仿他的,岂不是认为我们好惹,你定下的规矩可 欺?” 林昆拍了一下李春生的肩膀,道:“这件事你和张哥去办,要办的漂亮,更要办的响亮。” 李春生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明白!” 两人说着话,林昆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楚静瑶打过来的,问林昆在哪儿,他们一家人正在外面逛街,准备晚上在外面吃个饭,让林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