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无题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一十四章:无题

第二百一十四章:无题 淡淡的一支烟,缭绕在削瘦的脸颊上,车窗外的风景缓缓的向后驶去,眼前的马路拥挤而又喧嚣,两旁的高楼大厦将阳光隔离在天外…… 这座城看起来繁华而又忙碌,白天的时候人们为了三餐奔波,到了夜里又是另一番的景象,可以说黑夜带来了无限的腐朽与堕落,也可以说黑夜将人类的本性激发了出来。 此时是白天,闭上眼睛便是黑夜,林昆把车停在了路旁,微凉的风吹过脸颊,吹动的烟丝翕合明亮,在这炎热的夏季里释放出淡淡的香气。 周晓雅,这个名字在心底的意义,只有林昆自己知道,回忆回到过去,在那个穷壤偏僻的山村里,他曾把这个名字无数次的刻在心里,也曾对着星星和月亮许愿下定决心,这一辈子一定非周晓雅不娶,非她不娶。 可是,这世间的一切往往不是有愿望就能达成的,这世界上最难懂的就是人心,最无法预料的是下一秒,我们都生活在一片未知的空间里,感受着惊喜与惊悚并存,记忆里的那个夏天很炎热,同时雨水也很多,当听到她对自己说分手的时候,自己曾经那个在心底铺织出的所有美好画面都破碎,仿佛灵魂一下子被抽空了,天地一下子失去了颜色,那个夏天里变成所有回忆里最凶暴的夏天,狂风暴雨般摧残着自己的心。 曾经那段感情覆灭了,而现在它似乎又要回来了,林昆静静的靠在车窗上,望着远处的风景,心底却是说不出的失落。曾经无数次渴望着她能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而现在竟遗憾的发现自己有些无动于衷了,或许她不回到自己的身边会证明她比现在过的更好一点,有时候林昆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心痛周晓雅此时过的并不好,还是心痛那一段无法回追的过往。 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是蒋叶丽电话过来的,林昆之前和蒋叶丽约好,让孙志今天过去面试,跟孙志熟归熟,但是涉及到公司的发展利益还是要按程序来的,林昆在整个过程中只负责引荐,最后的定夺听蒋叶丽的,而今的百凤门可以说是都靠他支撑着,但他从未想过越权,换句话说来,要不是出于对蒋叶丽的钦佩和同情,他是不会加入百凤门的。 “喂,蒋姐,情况怎么样?”林昆对着电话笑着说。 “很不错。” “那你的意思是,我那朋友就可以到咱们百凤门来上班了?” “嗯,具体的时间你和他定一下吧,正好咱们的财务缺人,直接让他顶上就行。” “嗯,没问题。” 这边林昆刚挂了电话,那边孙志就把电话打过来了,先是感谢了林昆一通,然后把面试的情况大体跟林昆说了一下,林昆听完之后笑着说:“孙哥,你感觉我们百凤门怎么样?” 电话里孙志笑着说:“挺好的。” 林昆笑着说:“要是让你明天就过来上班,你觉得行么?” “明天?”孙志有些犹豫:“这……” 林昆笑着说:“孙哥,没关系,我给你时间考虑,毕竟我们百凤门和你们贱行不一样,贱行属于国家的单位,百凤门只是一个私人的公司。” “不用考虑了。”孙志决断的道:“就我现在的情况,在贱行里待着也没什么发展的前途,我不能因为一份表面上体面的工作,继续耽误我的后半生了。我相信兄弟你的为人,也相信咱们百凤门会越来越好的发展下去。” “好,孙哥,那咱们就定了。明天正式上班,待遇先和你在贱行里的一样,等百凤门稳定了下来,我保证你拿到的只会比贱行多,不会比贱行少!” “孙哥相信你!” 挂了电话,林昆也不再想和周晓雅的事了,他现在也是一个有老婆孩子的人了,虽说这是一份职业,可他已经越来越把澄澄当做自己的儿子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跟澄澄之间似乎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就好像是真的父子一样。 好几天也没去张大壮那看看,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林昆就开着车去了张大壮的新房子,老捷达刚一开到小区的大门口,保安例行公事的就要上来询问,却被旁边的另一个保安给拉住了,那保安满脸疑惑的看着同事,拉住他的保安直接把大门给开开了,还礼貌的冲老捷达敬了个礼。 等老捷达开进了小区之后,那个不解的保安问敬礼的保安道:“老兄,这什么情况啊?” 敬礼的保安说:“以后记住这辆车的车牌子,咱们得罪不起,人家上头有人。” “上头有人?” “别废话了,你只要记住就行了,否则小心工作不保。”说话的保安有些不耐烦。 张大壮的新房子已经装出了轮廓,为了能够让张守义夫妇快点住进来,林昆特意的叮嘱张大壮不要在乎花多少钱,重要的是保质保量把活干快干好。 这年头只要有钱啥都好使,在装修房子的这个问题上张大壮也不含糊,花了大价钱请来了最好的装修工人,而且这一请就是两拨人,两拨人像是比赛一样叮铛的干着,本来至少一个月才能装完的房子,才刚刚过去十多天就已经差不多了,再过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几乎就能完事了。 知道林昆要来,张大壮很开心,他不是那种有心机的人,开心就是开心,不开心就是不开心,在他的眼里林昆是他最好的兄弟,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中午林昆还没吃饭,在张大壮那待了一会后,两人就到小区外面的一个小饭馆里去吃饭,最近整天忙着装修,虽然装修的活不用他亲自动手,可他也不是能闲得住的人,总会帮工人们干这个干那个,这几天下来了他也瘦了不少。 张守义已经做过了手术,现在还在医院里调养,何翠花天天在那边照顾,要说这个儿媳妇也是够孝顺的,当初不嫌弃张大壮穷,现在也不嫌照顾老人累。 两杯酒下肚,张大壮的话便开始多了起来,滔滔不绝的全都是感激的话,感激自己的父母,感激媳妇何翠花,赶紧林昆帮他的一切,林昆笑着对他说:“大壮,你感激父母和媳妇都是应该的,咱们间就别说那么多了。” 又是一杯酒水下肚,张大壮的眼眶湿润了起来,“昆子,我这辈子能有你这么个兄弟,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林昆严肃的对他说:“打住,你小子别越扯越远了,还想学女人掉眼泪啊。” 张大壮哈哈的笑道:“那倒不是,我只是有感而发一下。” 林昆笑道:“行了,好好吃你的饭吧,吃完了下午还得回去干活呢,早点把房子装修好了,早点把爹妈媳妇都接进去住了,咱们来到这世上活一辈子不容易,不能亏了爹妈和媳妇。” 张大壮咧嘴笑道:“还有你这个兄弟。” 林昆摆摆手道:“我就算了,咱们是兄弟不说那些。” 此时,中港市星海湾的一栋顶级豪华的别墅内,一个须发斑白的老头正仰躺在客厅的大藤椅上,身边站着两个干净利索的侍女,这两个侍女长的不是国色天香,但都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一看就跟普通的侍女不同。 在老人对面的沙发上,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正靠着沙发拿着手机玩游戏,老人微闭着眼睛,突然对年轻人喊道:“我听说……你下了个赌局?” 年轻人把手机放下,笑着说:“爷爷,你从哪听到的?” 老人笑着哼了一声,道:“就你小子那点破事还能瞒住我,快给我好好说说,这回你又打算怎么玩?” 年轻人嘿嘿笑着,虽然二十多岁了,但在老人的面前却还像是个三岁的孩子,“爷爷,其实我也没怎么玩,疯皇集团不是被承包去了么,那是一块大肥肉,我就琢磨着怎么给弄到咱们的手里,而且还得不动干戈。” “所以呢?” “所以我就开了个赌局,时间定在了这个月的月末,到时候只要我赢了贫民赛车的冠军,疯皇集团就是我们的了。”年轻人得意的笑道,仿佛他已经赢了比赛。 “万一你要是输了呢?”老人笑着问道。 “输就输,我金凯又不是输不起,我们金字招牌也不是输不起,愿赌服输嘛,我输了就不再插足疯皇集团的事儿。”金凯正义凛然的说道。 “嗯。”老人微笑着点点头,对孙子的回答很满意,这老人不是旁人,正是金凯的爷爷、金字招牌的大佬金元宗,如今早已是年过半百,三十多年前却是叱咤整个中港市道上的狠角色,提起金元宗的大名,小孩子晚上都不敢哭。 “爷爷你放心,就凭你孙子我的车技,我敢说到时候没人能赢我。”金凯自信满满的道。 “小凯,爷爷平时怎么教导你的你都忘了么?”金元宗缓缓道:“凡事都要戒骄戒躁,这世界上没有百分之百会成功的事,也没有百分之百会失败的事,一切都要看我们如何去做,如何的面对,你始终记住一句话,做人一定要谦虚、低调、谨慎,爷爷我创建下了这份家业,你爹你妈去的早,将来这一份偌大的家业只有你来继承,爷爷也不奢望你能将咱们金字招牌继续发展壮大,只要你能守得住目前的规模就行了。” “爷爷,我一定会超出你的期望的!”金凯信心盎然的道。 金元宗摇摇头,慈爱的看着孙子教导道:“小凯啊,你一定听说过一句话吧——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你看历代的那些皇帝们,他们拼了命的打下江山后,到后来子孙能守的住江山的一个都没有,你要是能守得住咱们金家的这份家业,你就是胜过爷爷当年的匹夫之勇了。” 金凯表情微微一怔,恍然的笑道:“爷爷,你这么说我心里就平衡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