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七三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七三分

年轻的保镖有心想要招架,甚至已经提前抬起了一双拳头,可是这拳头一抬起来的刹那,他这心里头就后悔了,眼前这个看似高高瘦瘦的男人的拳头,他刚才可是感受过的,整条胳膊到现在还酥麻的没知 觉呢。 可即便他心中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两只拳头交叉在一起,和林昆打出的拳头,铿的一声撞击在了一起。 林昆的拳头正面而上,直接将年强保镖的一双拳头砸中,年轻的保镖顿时只感觉一股大力,猛的爆发开来,炸在了他的一双拳头上,他的两只拳头瞬间感觉对上的不是拳头,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铁榔头…… “啊!” 年轻的保镖一声同脚,两只拳以及两条胳膊,瞬间像是碎裂折断一般的剧痛,同时整个人像是被火车撞了一下,脚底下趔趄的铿铿倒退。 “太弱了点吧。” 林昆嘴角戏谑的一笑,直接一个大步跨向前,张开了一拳向着年轻保镖的胸口就砸了过来。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也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完全就是绝对力量的爆发。 年轻保镖避无可避,只好咬紧了牙关,再一次抬起几乎已经断掉的两条胳膊格挡。哪知,林昆的拳头即将砸过来的一瞬间,突然停了下来,年轻保镖本来已经咬紧了牙关,决定硬接下这一拳,结果林昆的拳头突然停下俩,他整个人脸上的表情一愣,抬起头再向林昆看过来,却见林昆冲 他咧嘴一笑,旋即不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腰间一阵冷风袭了过来…… 砰! 林昆快速的一脚横扫而出,一声闷响,结结实实的抽在了年轻保镖的腰上。 “啊!” 年轻保镖顿时一声痛哼,整个人瞬间横飞了出去,他身高不是很高,可身材结实,怎么说也有个一百五六十斤,结果在林昆的脚下,就好似一个棉花袋子一样不堪一击。 呼通…… 年轻的保镖撞在了包间的木墙上,落地之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脖子刚费劲儿的抬起来,便翻着白眼晕死了过去。包间里顿时一片死寂,周大龙张大了嘴巴,刚才林昆和这两个保镖动手的一刹那,他甚至还怕林昆会吃亏,虽然以前听说过林昆的身手不一般,手底下更是有几个超级高手,在周大龙的潜意识里,林昆看 起来高高瘦瘦,即便是再能打,估摸着也不入他手底下的那几个超级高手厉害,他能异军突起坐在吉森省地下世界第一人的位置靠的都是他那几个手下。而今天来的张金,周大龙是认识的,虽说张金也有些身手,但也只是道上标准的身手,比一般的人能打,但以一敌十估摸着都吃力,至于李春生,周大龙虽然见没过他出手,可看起来也不像是多么生猛的 样子。 李春生和张金倒是没什么太过惊讶的反应,两人只是面色平静的看向孙长银。孙长银此时脸色煞白,刚才得瑟的不要不要的,以为带着两个外甥的毒枭大佬给他配的两个保镖,就够林昆吃一壶的了,甚至他还想过,凭借这两个保镖,今个儿就把林昆给废了,以后他就是吉森省地下 世界的第一人。 可万万没想到,这两个他如此仰仗的保镖,在林昆的面前就像是幼儿园的小学生,碰上了高中生被完爆。 好歹你俩也有点反抗之力啊,毛反抗之力都没有,这,这是高手么? 孙长银一脸的恐慌,脖子僵硬的抬起来,看向林昆,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林,林先生,这……” 林昆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这都是误会?” 孙长银忙不迭的说:“对对对,都是误会,林先生,我无意冒犯你,只是这两个人吧,他们都活该,你打的好!” 孙长银边说,边冲林昆竖起了两根大拇指。 林昆笑着摇了一下头,掏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孙长银赶紧摸出了打火机,伸过来替林昆点着,手上哆哆嗦嗦,火苗也跟着不停的跳动着。此时的孙长银,这完全就是一副奴才的模样,和刚才那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模样,形成的对比太过鲜明,以至于让周大龙产生了错觉,自己刚才是不是做了一场梦,怎么这孙长银突然就变的跟个孙子似的 林昆深吸一口烟,吐出了个烟圈,一副好笑的模样看着孙长银,道:“孙老板,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 孙长银马上连连摇头,“不,不敢……” 林昆笑着说:“我也不为难你,现在就给你背后的那个人打个电话,我和他说两句。” “这……” 孙长银有些犹豫,但还是暗暗的一咬牙,掏出手机拨了出去,电话很快接通了,他对着电话说:“大老板,姓林……林先生他想和你说话。” 孙长银将手机递到了林昆面前,林昆接过手机,笑着说:“咱们也别废话了,你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地盘上,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从我的地盘上滚出去,二我把你从我的地盘上给踢出去,选一个吧。” “呵呵……”电话里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男人声音,冷笑了一声,“你叫林昆,不光是吉森省的地下世界大佬,也是辽疆省地下世界第一人,但年轻人,你始终是太年轻了,不懂这个世界的险恶,我们这些靠贩卖粉儿过 活的,可都是亡命之徒,和你们这些城市里的混混可不一样,我也给你一次机会,把你刚才的话都说回去,并且你和我井水不犯河水。” “井水不犯河水?”林昆笑着问:“你的意思是,你在我的地盘上破坏我的规矩,我却只能装孙子认怂?”“你如果不认怂,我不介意拔掉你,区区一个道上的大佬,真以为自己是刀尖舔血的亡命之徒了?年轻人,我还是那句话,你没有上过战场,没有真枪实弹的军队打过交道,永远也不会明白真正的血腥是什 么。” 电话里的人稍稍一顿,继续说:“孙长银只是我临时找的一个代理人,但我对这个代理人很不满意,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合作,利润七三分。” 林昆笑着说:“我拿七?” “年轻人,做人不要太贪心,我老远的从边境将东西带来,和你们华夏的军队、警察斗智斗勇,七当然是我的了。” 似乎觉得林昆有合作的意向,稍稍停顿一下,电话里的人道:“当然,如果我们合作的愉快,以后比例可以上调,有钱大家一起赚,ok?” 林昆冷笑一声,“谈判到此为止,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能这么淡定从容的和我谈判,我也最后警告你一句,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说完,林昆直接挂了电话,什么给对方两个选择,让对方滚出吉森省,这只是作为一个道上大佬威胁对手的手段,可作为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一员,曾经漠北军区的狼王,面对这个自我猖狂膨胀,一口一个说他没见识过军队的可怕,不明白什么是血腥的毒枭,他必须给他好好上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