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章:蔡老的请求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四十章:蔡老的请求

老管家去准备了,而这时蔡家的老爷子,也乘坐着专车,由朱家的人亲自派人过来迎接,倒也没打什么麻烦便进入了朱家。 管家亲自在门口迎接,这绝对是给足了蔡老爷子的面子,要知道管家一定时候代表的就是朱老,凭朱老如今的地位,除非是另外三大家族的掌门人亦或者是华夏红色权力核心的大首长或者内阁大臣亲临 ,否则朱老都不会亲自出门迎接的。 蔡老爷子一看到朱老的贴身管家站在大门口迎接,心里说不出的感激,他自然知道朱老这是给了他多大的面子。 “蔡老爷子,您里面请!”老管家笑着说,在他身后跟着另外几个家丁,每个人都是微微躬腰,态度恭敬。 蔡老爷子面带微笑,道:“管管家,有劳了。”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亲自交待,必须不能怠慢了蔡老爷子,否则他要问罪的。” 蔡老爷子道:“朱老真是有心了。” 两人边说边向大院里走去,过了好几处院子,最终才来到了朱老居住的小院,蔡老爷子只带了一个贴身管家。 如果说蔡家那三进三出的院子算是富贾的话,那朱家的这一套大院,简直就如同亲王府般豪气、阔气。 朱老此时正站在院子里的大树下逗鸟儿,如今是春暖花开,树儿也发芽了,蔡老爷子走进小院,老管家马上向朱老报了一声,“朱老,蔡老爷子来了。” 朱老爷子回过身,蔡老爷子马上快走两步上前打招呼,“朱老……” 朱老笑着说:“蔡老弟,不用客气,来来来,快坐。” 朱老热情的招呼,两人坐在了院子里的石桌旁,桌上放着一套茶具,石凳上又都放着软垫。 老管家过来替两位老者斟茶,朱老笑着说:“蔡老弟,尝尝我这茶如何。” 蔡老爷子恭敬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称赞道:“好茶!” 朱老笑着说:“这是我的一个小友,先前从北方来的时候,带的一包北方的茶叶,长白山脚下有一片茶园,最近几年新出了一种长白茗茶,说是用天池里的水灌溉,滋养出的茶叶味道自然别有用一番滋 味。” 蔡老爷子笑着称赞,“这茶入口的口感,确实和我以前喝过的大不相同,这茶的名贵程度,怕远胜黄金啊。” 朱老笑着说:“黄金不黄金的,都是小友的一番心意,咱们不聊茶了,虽然都在一个燕京皇城里住着,咱们可是有些年没见面了吧。” 蔡老爷子道:“是啊,有些年了,平日里怕打扰了朱老哥清净,也没敢造访,再说我这身子骨也一天不如一天了。” 朱老笑着说:“人活一世,草木一生,你我如今都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偌大的家业,枝繁叶茂的后人,这一辈子也算是没什么遗憾了。” “嗨……” 说到这,蔡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不由的愁容起来,朱老见了问道:“蔡老弟,你这是?” 蔡老爷子苦笑道:“朱老哥,我也实不相瞒,老弟我的心里有苦衷啊。” 朱老道:“哦?” 蔡老爷子道:“我这一辈子,子孙的福气道是不错,三个儿子,给我生了五个孙子,可,可这五个孙子里,只有老大的独子还算有点气候,其他的几个都被这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给腐蚀了,将来难当大 任啊。” 朱老很能理解蔡老爷子的心情,他曾几何时也为朱家的后继无人而担心,直到找到了林昆这个亲孙子以后,他才看到了希望,内心没什么牵挂了,哪怕将来他撒手人寰,也相信林昆会将朱家的繁荣一直 持续下去。 朱老安慰道:“蔡老弟,你也不能这样想,你刚才不也说了么,老大的独子还算有些气候,年轻人嘛,年轻的时候总会情况一些,你我年轻的时候不也一样,成天到晚花天酒地、极尽享乐,我那会儿我 爹可没少打我,屁股都肿了多少次了,可最后怎么样?经过了时间的雕琢与世事的磨练之后,我们都成了现在的自己。” 蔡老爷子又叹了一声,苦笑说:“朱老哥,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年少的时候如果不轻狂,那就不是年轻人,可关键我这个唯有点出息的大孙子,昨天晚上却,却突然被人……” 朱老道:“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蔡老爷子重重的点头,脸上愁容深邃,“朱老哥,我也不瞒你了,我今天来打扰你,也就是为了他的事来的。” 蔡老爷子面露难色,话说完了之后,朱老直言道:“蔡老弟,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一场,这大半辈子不说交情多深,但能够一起活到这么大的岁数,你如果有难处,我这老头子如果能帮上忙的,一定不会 推辞的。” 蔡老爷子闻言,顿时感激的老脸发烫,“朱老哥,有你这句话,我这心就宽了,犬孙蔡学文最近几天去东北,得罪了当地的一个大人物,结果被那大人物雷霆手段重伤致残,唉……” 说着,蔡老爷子的脸上,又是一副哀伤模样,任何一个做长辈的知道小辈被人重伤致残,心中都不会好受。 “哦?” 朱老眉头轻轻的挑了挑,“我们华夏乃是法治国家,还有这样的事?” 蔡老爷子继续说:“朱老哥,我先把话说完,说句心里话,我是真想亲自出面,把这个下重手的恶人给惩治了,可我蔡家的实力主要是在燕京,又是从商多年,在政界上也没有过硬的关系,在江湖上也 没有靠的住大佬,所以情非得已才来找朱老哥您,并且犬孙这次去东北,暗中是受人嘱托的,这人……” 蔡老爷子话音一顿,似乎难以开口。 朱老见状,心里有所领会,道:“蔡老弟,莫非这背地里的人是我们朱家的人,又或者是另外几大家族的?你是想让我替你出面,办了北方的那个大人物,替你孙子讨回公道?” 蔡老爷子点点头,道:“朱老哥,我也实不相瞒了,你猜的没错,背后嘱托我孙子北上的正是咱们朱家的正伦少爷,朱老哥你别误会,我今天过来只是想让你帮我替犬孙讨一个公道回来,至于正伦少爷 ,我是绝对没有怪罪之心的。” “正伦?” 朱老眉头一皱,再一联想到东北,似乎马上就察觉了其中的某种微妙,不过脸上的表情也只是一闪而逝,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安慰蔡老爷子道:“蔡老弟你放心,今天这件事,即便不是我朱家的晚辈在 其中参与,你既然求上我了,我也得帮你讨一个说法,你口中北方的那个大人物,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来头?” 蔡老爷子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