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约见朱老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约见朱老

蔡航斌一开口,蔡老爷子的心里已经提前暗暗点头了,自己的这个大儿子虽说才能一般,可关键时候的头脑很冷静,结果蔡航斌也没让他失望。 “爸,学文既然是受朱家小辈的指使,既然出了事,就应该去让朱家的人站出来,替我们蔡家讨一个公道。” 蔡老爷子心中默许的点头,可蔡航斌这话一出口,其他的两个弟弟和妹妹马上反对。 “大哥,你想的太简单了吧,朱家那是什么地位,学文搭上的只是一个朱家的小辈,朱家会卖我们面子?” “就是啊大哥,朱家是燕京皇城里的四大家族之一,也是咱们华夏的四大家族,我们蔡家虽说有些小富,可根本就不入朱家的法眼。” “唉,之前以为学文搭上了大家族的小辈,以后我们蔡家的机会来了,现在看来,可怜我那侄子只是被人当做枪使了,落的一身残疾,也没个地儿说理去。” 这个唉声叹气的是蔡学文的大姑,这话听起来是在心疼侄子,实际上却是带着一阵嘲讽的意思。 而蔡学文的另一个姑姑,也跟着附和道:“唉,所以说,有时候结交了什么人,攀上了什么大家族,也别太高兴太早了,这不就被人坑了么。” 蔡航斌听两个妹妹的话,自然听出了其中的意思,脸上的表情一冷就要发作,这时蔡老爷子却是提前训斥道:“你们两个给我闭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些年我这个当父亲的一只没亏待过你们 ,现在学文出事你们居然这么说,以后看来我得考虑把外姓人从家族里清理出去了。” “爸!” 两个女儿同时喊了一声,目光里满是委屈,平常日子父亲对她们都很好,可这一涉及到蔡家这些嫡系子孙的事,他们多说一句只要是不好听了,都会被父亲当面训斥。 大女儿直接抱怨,“我们也是你的孩子啊。” 小女儿一听,也跟着说:“就是啊,我们身体里也流着你的血呢,你怎么能这么偏心。” 蔡老爷子这时一扫刚才脸上的疲惫,看了两个女儿一眼,又看了两个没什么大出息的女婿一眼,他真是后悔当初让自己的闺女自由恋爱,结果找了这么两个没什么用的废物,这些年就赖在蔡家靠着蔡家 养着。 蔡老爷子冷哼一声,“你们是我的闺女不假,可你们生的孩子跟我姓么?” 这话一出,两个女儿脸色同时难看,但也不吱声了,人家老头子这句话说的简单,可全都在理儿上了。 现如今的社会,已经很少有重男轻女了,可在蔡家这种大家族的面前,家族的血脉传承很是看重,不能说蔡老爷子为人古板、守旧,换做任何一个人,打拼下了偌大的家业,又或者从祖上继承下了家业 ,最终落在了一个外姓人的手中。 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都不说话了,这时蔡老爷子站了起来,脸上又恢复了疲惫的姿态,“大家都去睡了吧,等明天天一亮,我就亲自去走一趟,年轻的时候我和朱家老爷子也算有过点交情,希望他能看在 昔日的份儿上,替我们蔡家讨一个公道,否则这件事传出去了,如果就这么不了了之,我蔡家将会成为燕京圈子里的笑话。” 众人散去,蔡老爷子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年近八十,老伴儿已经不在了,空荡荡的房间里,老爷子一个人愁眉紧锁。 刚才在自己的儿女面前说是和朱家老爷子有些交情,可那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所谓的交情不过是当时的朱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喜欢他的裁缝手艺罢了,说来也是人家是客户,他只是一个负责做衣 服的。 对一般的人,蔡老爷子敢说他自己是一个大家族的掌门人,可在朱家这等华夏四大家族之一的庞大家族面前,他可不敢有半点的不谦。 蔡老爷子一夜无眠,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起身让贴身的管家伺候他沐浴更衣,将满头的银发也打理了一番。 本来一副老态的模样,在经过搭理之后显得神采奕奕,一下子仿佛年轻了十岁。 蔡航斌一大清早的就来到父亲的房间,想要陪同父亲一起去朱家,结果话一出口,就被蔡老爷子给拒绝了。 蔡航斌心里多少也能理解,朱家的大门,可不是随便能进的,况且去见的是朱老爷子,跺一跺脚整个燕京皇城都要跟着颤一颤的大人物。 不过,归根到底,蔡老爷子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跟着去,是不想被自己的儿子看见他在朱老爷子面前放低姿态的模样。 人都好一个面子,何况是父亲在儿子面前。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蔡老爷子亲自给朱老的管家打了电话。 日上三竿,朱老这时正在小院里打太极,旁边的树上挂着一个鸟笼,一只毛羽光洁的八哥正在叽叽喳喳的叫着。 朱老穿着一身白色的太极服,春暖花开的时节,老人的脸色也红润起来。 管家从外院走了进来,躬身道:“朱老,咱们城里蔡家的老爷子打电话来,说想要见你一面,叙叙旧。” “蔡老爷子?”朱老动作不停道。 “祖上是裁缝,现在家族服装企业的蔡康福老爷子。”管家恭敬的道。 “哦,他呀,怎么突然想找我叙旧了?”朱老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年轻的时候,我总喜欢找他做衣服,他的手艺是咱们燕京城里排的上数的,就是我当初和孩子他娘成亲的衣服,也都是这位老兄弟给缝 纫的。” 管家道:“那……” 朱老停下了动作,笑着说:“都是老相识了,就让他过来吧,正好最近我也难得清闲,中午摆上一桌家宴,也不用太丰盛了,我们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清淡一点比较好。” 管家答应了一声,道:“朱老,我这就去准备。” 管家刚准备离开,朱老又笑着叫住他,“小管啊,最近林昆那边有什么消息没,这小子有时间没和我联系了。” 管家道:“林少爷最近在吉森省,我听到的消息,目前吉森省的地下世界好像被少爷掌控了,正在建立制度。” 朱老笑着道:“这小子比我想的要有干劲儿啊,东三省已经占据了两个省,古往今来东三省的地界上出枭雄,但少贵气,可谁都不敢将东三省的枭雄轻视,军阀时代的张大帅,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华夏大 枭雄啊。” 管家笑道:“是,林少爷不论干劲还是头脑,都是同龄人中之最,要不了多久,整个东三省都会被他统一。” 朱老笑着说:“这孩子心术正,统一了东三省的地下世界,于国于民都有益处,呵呵,他要真是一个恶棍,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老管家笑着说:“老爷,你也就是嘴上说说,您真的下得了手么?” 朱老想了想,笑道:“年轻人嘛,不怕犯错误,改正了就是好同志嘛,要是改正不了……没有改不了的,哈哈!” 老管家也跟着笑了起来,老爷子这话里话外的,可尽是偏袒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