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六章:土行孙老板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三十六章:土行孙老板

赵旭是一个性格耿直的人,再加上之前妻子出事,头脑受到了刺激,为人行事可能鲁莽了一些,而且认死理儿。 像赵旭这种人,基本上都是属于说一不二的,而且说出的话绝对没有撒谎的嫌疑。 赵旭看着林昆,冷冷的说:“有人在你的场子里卖粉儿,你怎么解释?” “哦?” 林昆眉头轻轻一皱,笑着说:“赵队长,我相信说的话,但你愿意相信我么?” 赵旭犹豫了一下,道:“我愿意相信你!但如果要我知道你骗我,我就跟你不死不休!”林昆笑着说:“好,有赵队长这句话,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我一直都是命令禁止有人沾毒品这东西,过去我是当兵的,边境上成天和恐怖分子、毒贩打交道,可以不夸张的说,死在我手上的毒贩没有一百 也有八十,这些还不算那些小喽罗。” “毒品的利润有多大,我自然清楚,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趋之如骛的为它送命,你说有人在我的场子里卖粉儿,能仔细的跟我说说么?” 赵旭掏出手机,打开之后丢到了林昆面前,“说再多也没用,你自己看吧。” 林昆接过手机,里面是一段小录像,是在一个光线暗淡的酒吧里,有人偷偷拍摄的,画面虽然有些模糊,不过能够依稀的看清楚画面,里面有两个人,正躲在酒吧的角落交易。 赵旭道:“往后翻,还有放大的照片。” 林昆继续往后翻,这时八指和王福也凑过来,周大龙也跟着过来看。 王福挑眉道:“不错,这是在卖粉儿。” 八指也点了点头,“好像真的是。” 周大龙似乎看出了什么,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啥。 林昆抬起头看向赵旭,手机还了过去,“赵队长,这是在哪个场子里的?” 赵旭道:“南湾街区,122号的‘菲斯酒吧’,最近罩着那一片的小弟,我可听说了,都听命于你,所以他们还敢这么干,你脱不了干系吧?” 林昆笑了笑说:“我自然有责任,赵队长你打算怎么处理?”赵旭冷哼一声,道:“你之前一直说,你要还吉森省的社会一片宁静的治安,我本来是想要带人去抓人的,可这种卖粉儿的,找一个小喽罗解决不了根本,所以我想看看你怎么从根本解决这个问题,这次如 果你解决的好,那我就彻底的信你了。” 林昆笑着说:“好,一言为定!” 赵旭揣好手机,站了起来,道:“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如果解决不了,我就带着警察去抓人,从今晚后你的话我半句也不信了。” 林昆笑着说:“一言为定。” 赵旭抬脚向门外走去,周大龙赶紧去送。 王福和八指一起看向林昆,道:“昆子,这个酒吧敢卖粉儿,就是把你的话当耳边风了。” 林昆笑着说:“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赵警官看到的只是一个表面。” 王福和八指同时哦了一声,“怎么说?” 林昆道:“根据我最近接到的消息,吉森省来了一伙外省人,想要将边境贩来的毒品,在吉森省的市场铺开,也不光是吉森省一个市场,逐渐的会蔓延整个东三省。” “整个东三省?这么嚣张!”王福道。 八指没有马上说话,沉吟了一下,道:“昆子,那你打算怎么办?和这些人对着干?” 林昆笑着说:“过去在漠北的时候,我就是跟这群毒贩打交道,现在来了吉森省,既然撞上了,当然要给灭了。” 三个人正说着,这时送赵旭离开的周大龙回来了,周大龙坐下来,还是那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林昆见了之后笑着说:“周老板,有话尽管说。”周大龙道:“林先生,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这菲斯酒吧的老板我认识,我们还一起喝过几次酒,人称土行孙老板,有些社会背景,他有一个姐姐是在市政工作的,道上的兄弟们大多时候都卖他一个面 子。” 王福道:“关系户就可以卖粉儿了?” 周大龙马上解释,“王先生,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不是这孙老板是关系户,所以才敢卖粉儿,他卖粉儿这时跟他姐可一点关系也没有。” 林昆冲王福道:“先别打断,让周老板把话说完。” 周大龙继续说:“这土行孙老板,最近和我的几个哥们私下聊的时候说他搭上了一个大老板,手里有的是金山银山,还问我的那几个哥们要不要一起做,我的几个哥们也找到了我。”说到这儿,周大龙语气马上一变,摆出一副很有原则的模样说,“我当时就给拒绝了,我是绝对不会干这种林先生明令禁止的事,而且我还和我的那几个哥们都说了,现在的吉森市可不是过去了,制度不一 样了,我的那几个哥们也倒是听我的劝,目前也都在观望的状态。” 林昆笑着问:“这个孙老板,为什么叫土行孙?” 周大龙道:“林先生,你有所不知,这个孙老板个头不高,最多也就一米六五,人长的也黑,就像是从泥里钻出来的一样,再加上这个人滑头,所以道上的人就给了他个绰号‘土行孙’。” 八指戏谑的一笑,“这么说,这个孙老板还会土遁了?” 周大龙笑着道:“这个倒没听说过。” 林昆道:“这么说,如今吉森市乃至整个吉森省的地下世界,已经有不少人在观望了,如果这个买卖真的可行,这些人甚至愿意不遵守我定下来的规矩,也开始染指卖粉儿?” 周大龙尴尬的笑了笑,没说话,但已经是默认了。 林昆笑着说:“好吧,谢谢周老板直言相告,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周老板愿不愿意答应。” 周大龙马上说:“只要林先生需要,我周大龙一定鞠躬尽瘁。” 林昆笑着说:“周老板和这个孙老板认识,方不方便替我把他约出来?” 周大龙道:“这……” 林昆笑着说:“放心,我只是跟这个孙老板谈谈,我如果出面约他,一定会打草惊蛇,只怕他不但不会出来,反而会找一个地方躲起来。” “周老板你大可以放心,我约孙老板出来,只是和他谈谈规矩的事,绝对不会当场动手,坏了你的名声。” 周大龙尴尬的笑道:“林先生, 您误会了,我不是怕坏不坏名声。”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脸上的表情却是印证了林昆的猜测,不过林昆也能理解,周大龙也是半个道上的人,在道上混的人,大多都讲究个信誉,如果周大龙这次公然帮了林昆,把孙老板给办了,那么以后他 周大龙在道上怕是要威严扫地,没人愿意和他来往了。 林昆已经保证了,周大龙暗暗的一咬牙,“好,既然林先生已经开口了,我这两天就抓紧时间约孙老板,到时候我给林先生电话!” 林昆笑着拱手,“多谢周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