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夜宴到访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夜宴到访

(第四更)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落在了保镖的身上,这保镖也是一米八多的身高,体格雄壮,往那一站也是气势凛人,可此时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样。 “我……” 保镖吞吞吐吐,干脆又深吸了一口气,“我抱的这个是我老板,他,他刚才不小心一下子摔倒了,就成这样了,警察同志,你一定要帮帮我,替我叫个救护车把我们老板送去医院。” 赵旭脸上的表情一愣,眉头一下子皱的很深,这和他预料的不太一样啊,他将目光又看向林昆,旋即再看向这保镖。 林昆摊开手冲赵旭笑了笑,而这保镖则一脸坚定的模样说:“警察同志,我说的都是实话,请您快帮帮我吧。” 赵旭冲林昆冷哼了一声,道:“林昆,有你的!下次别落在我手里。” 说完,便主动帮那保镖把蔡学文送到警车上。 警车开走了,王福和八指都松了口气,八指笑道:“终于摆脱这个脑袋一根筋的警察了,要不然咱们今天晚上,怕是又被他叫到警察局过夜。” 王福道:“他想的没,今天晚上老子肚子饿了,不让我吃饱了,我真就揍他。” 林昆笑着说:“行了,都少说两句,这个赵旭就是一根筋了点,是个好警察。” 周大龙在一旁附和道:“是啊,赵警官人还真不错,就刚才,那年轻人都臭了,他也不介意帮着抱到车上,还亲自开警车护送去医院。” 林昆三人也没舍近求远去别的地方吃饭,主要林昆有预感,赵旭肯定还会回来找他。 三个人连同周大龙就在这溪水湾庄园的餐厅里摆了一桌,这个时间庄园里也没什么人出来晃悠了,几乎都已经睡着了。 厨师是被周大龙亲自给叫起来了,一听说是老板要请人吃饭,一个个的精神头倍儿组,都将压箱底的功夫拿出来了。 餐桌上很丰盛,林昆和八指、王福三个人吃了起来,周大龙则一直小心翼翼的在旁边附和着,半天也没夹一口菜。 林昆笑着说:“周老板,你不用这么拘束。” 周大龙陪着笑脸说:“林先生,我没拘束……” 八指灌了一口酒,道:“就你还没拘束呢,你的脑门上都一层冷汗了吧。” 周大龙闻言尴尬的一笑,赶紧拿起餐巾纸擦了擦,然后笑着说:“这位大哥你笑话了,我这人虚,爱出汗。” 八指只顾着吃饭倒是没说话,王福这时又打趣,“怎么,怕我们昆哥把你这庄园给收了?” “怕……” 周大龙本能的说,但马上又改口,“不怕不怕,林先生如果真看好了我的这块地界,我双手奉上。” 林昆笑着说:“周老板,你言重了,我林昆又不是土匪,烧杀抢掠的,只要你以后守规矩,即便你以前是给周典卖命的,我也不会和你计较。” “是是是,我一定守规矩,谢谢林先生开明。”周大龙又抬手擦了擦冷汗。 饭吃到一半,这时服务员急忙的进来,贴在周大龙的耳边说:“老板,不好了,那个警察又来了。” 周大龙闻言,顿时脸色变的难看起来,已经明显有愠色了,怒道:“这个人怎么回事,还有玩没玩了,告诉他我不在,林先生等人也不在。” “是……” 小服务员答应了一声,就准备去传话。 这时,林昆笑着拦着:“不用了,你告诉赵队长我在这儿,而且我不会跑,让他先去洗个澡,一起来吃点。” 服务员为难的看向周大龙,周大龙怒道:“还愣着干什么,林先生已经发话了,还不赶紧去办。” 小服务员匆匆离开,王福嚼着鸡腿,不解的看着林昆,“昆子,你说这一根筋怎么回事,怎么偏偏和我们杠上了。” 林昆笑着说:“不用太敏感了,他应该不是来找麻烦的。” 王福冷哼一声,“他要是还来找麻烦,今天我非打的他姥姥都不认得。” 周大龙在一旁听着,这心里头的冷汗呼呼的,这直言要打警察,这胆子得多大啊,反正他是不敢和警察作对,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协警。 等了二十多分钟,赵旭走进了餐厅,身上换上了庄园里保安的保安服,他那一身警服,已经臭的不像话了。 “呵,你们还挺有兴致的,还在这吃上了。”赵旭冷哼一声,看着几个人说。 “吃不吃关你啥事啊,又没吃你的。”王福嘴上不饶人,一句话顶过去。 赵旭被噎的脸色难看,周大龙站起来打圆场,“赵警官,你回来了,那个年轻人没事吧?这毕竟是在我庄园里出的事,传出去了影响不好。” 赵旭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医生说了,以后即便是恢复好了,也是半个残废。周老板,你这山庄的地面挺邪乎的人,人家就摔一跤,就摔成这样了。” 周大龙连忙说:“以后我一定注意了,让手底下的人把山庄里的装修全都用软化的材质,不让这种事再发生。” “这碗筷给谁准备的?”赵旭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一副新碗筷。 周大龙马上说:“我们刚一开始吃,林先生就让摆上的,给您准备的。” 赵旭又抬起头看向林昆,“你知道我能回来?” 林昆笑着说:“坐下来说吧。” 赵旭坐了下来,林昆满上一杯酒递过来,旋即又举起了自己的被子,赵旭接过了酒杯,手上稍稍犹豫,和林昆碰了一下,然后仰头一口干了。 林昆也一口将杯里的酒干了,笑着说:“以我对赵队长的了解,大晚上的没什么事,一定不会跑到这儿来找我。” 赵旭道:“我听说今天晚上你从长林市回来,差一点出车祸了,就是刚才去医院的那个年轻人,暗中捣的鬼吧。” 林昆笑着说:“那个人也是我给废的。” 赵旭笑了一声,“你总算是承认了。”说着话,他又从座位上站吗了起来,伸手就向腰间摸去。 “你要干什么!”王福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双眼睛里冷光凛冽。 八指也放下了酒杯,眯着眼睛看过来。 赵旭丝毫不为所动,手不是伸向腰间,而是拿起跟前的一瓶酒,满上一杯,然后又递过来替林昆满上,“林昆,这杯酒我敬你的,佩服你!” 林昆笑着举起酒杯,两人叮的碰了一下,再一次仰头干了。 赵旭放下杯子,道:“你没有实验,现在吉森市的治安,明显比之前好了,但我今天过来找你,不是表扬你,而是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林昆笑着说:“请讲。” 赵旭冷冷的道:“有人在你的场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