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章:但愿不是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三十章:但愿不是

林昆坐在一旁,任由李春生对张斌拳打脚踢,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张斌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躺在地上直抽搐。 两人其实也没必要过来,那人既然是燕京圈子里的,李春生凭借他手上的人脉,就一定能调查的出来,他们之所以还过来找张斌确认,最终还是为了给他这个卖友求荣的混蛋点教训。 林昆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烟,一边吸着,心里头一边开始思索起来,燕京的纨绔,他和燕京那边貌似没什么仇恨瓜葛,一个燕京的纨绔,会无聊的跑到吉森省,来买凶杀死他? 磕了磕烟灰,林昆的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担心的想法,难不成会是朱家的人? 爷爷对自己的偏爱,他心里自然知道,而且爷爷的心思也是想让自己未来坐在朱家家主的位置上,他的堂兄弟有很多,可以说年轻一代的小辈里,每个人都盯着家主的位子,都想要成为这个华夏四大家 族之一的掌门人。 “呼……” 林昆吐了一口烟气,心里也是有些凌乱起来,他担心是朱家的人,毕竟是有骨血的兄弟,难不成真要翻脸不成? 李春生打的差不多了,坐在一旁喘着粗气,还在那骂道:“狗日的,老子最看不上你这种坑朋友的混蛋了,真特么想打死你算了,去尼玛的五百万,小子你特么倒霉了,等着牢底坐穿吧。” 李春生这可不是在吓唬张斌,林昆别的身份不说,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身份一亮出来,就足够这张斌把老弟坐穿了。 更何况李春生还是燕京李家的人,林昆更是朱家的人,想要弄他这么一个歹人,估摸着没有人会不同意吧。 张斌在地上直抽搐,李春生又踹了两脚,便让刘局长进来把人抬出去,该送医院送医院,要是就让他这么死了,可就太便宜他了。 刘局长进来一看张斌被打的这副熊样,心里头顿时一惊,不由的抬头向林昆和李春生看去,心中暗暗道:“他们下手也太狠了吧,这人打的都没模样了。” 而进来抬人的民警,一个个也都是擦了把冷汗。 刚才在外面,刘局长已经得到了上面的确认,林昆的身份没错,正式国安局的七号特工,并且他的身份属于机密。 刘局长热情的招呼林昆和李春生去会议室坐会儿,马上好茶好水的端过来。 李春生的手机这时响了,打电话过来的是他燕京圈里的一个好哥们,这哥们平时就喜欢挨个圈子蹿,人脉很广,把小子在朋友圈里一发布出去,马上就打听到了那个姓蔡的小子。 那小子全名蔡学文,是燕京纨绔圈里的一个三线水准的纨绔,和李春生他们这些二线大家族里的公子哥没法儿比。 这小子最近混的挺好的,据说是和某个一线大家族的公子哥走的比较近乎,以前只能在三线圈子里混,现在有时候直接都混进了一号的圈子里了。 李春生问:“兔子,这件事保密性怎么样,我不喜欢惊动了这个蔡学文。” “放心吧,春生,我办事靠谱的很,我只说他睡了一个姑娘,人家找他要打胎的钱,大家伙当着乐呵事儿一听就算了,就这小子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睡的姑娘那多了去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真假。” 电话里的李春生的好哥们疑惑了一声,“我说春生,这小子招你了么?” 李春生道:“你先别问这么多了,等有机会见面了再说,你把你知道他的大致信息,都发到我的手机上,回去请你喝酒。” “好嘞!” 挂了电话,没等多久,短信就发过来了,李春生将短信上的内容给林昆看,林昆直接将短信转发给了陆婷,让她帮忙查一下。 以陆婷的能力,查一个三线的纨绔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她愿意,甚至他家祖上八代,都能悉数的给查出来。 “我们走吧。” 林昆站起了身,就向会议室的门外走去,刘局长这会儿刚让人准备了吃的,准备端进来,此时已经是晚上快十点钟了,也该是吃点宵夜的时候了。 林昆拒绝了刘局长的好意,表示了感谢,另外也叮嘱了刘局长,将那个中年司机大哥从轻处理,而那个张斌,蓄意杀人、买凶杀人、葬在陷害,反正是有多少的罪名能扣到他头上的,就都扣上去,直接 让他把牢底坐穿最好。 刘局长当然没有异议,听了这张斌是如何坑朋友的之后,他也是义愤填膺。 林昆和李春生开着车返回吉森市,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李春生道:“师傅,这个姓蔡的,以前和你有恩怨么?” 林昆道:“我连这小子是哪个旮旯里的都不知道。” 李春生道:“师傅,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林昆笑了一下说:“你是想说,是朱家的人要对付我,是吧?” 李春生点了下头,嗯了一声,“师傅,目前来看,燕京城里,最有可不能不希望你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就是朱家的一些人,你没在大家族里长大,不知道其中的险恶,每个人都希望最终能站在家族的最 高点,对此不惜一切手段。” 林昆笑着说:“我也想到了,可如果真是,我要和他们撕破脸皮?” 李春生道:“至少也要警告一下他们!” 林昆道:“我现在只希望不是朱家的人,即便存在利益纷争,我也不希望是现在,对待别人或许可以雷霆手段,可是朱家的人,毕竟还是有骨血的。” 李春生道:“师傅,可如果不警告他们,将来肯定会变本加厉,说不定还有什么事要发生。” 林昆道:“先开车吧,等回去听陆婷怎么说。” 霸道车驶回了别墅区,这个时间澄澄已经睡了,楚静瑶却是坐在别墅的门口,抱着一本书和陆婷在聊天,李春生先进了别墅,林昆和两个女人一起坐在外面。 陆婷道:“你让我查的人我查了,蔡学文,今年27岁,是燕京蔡家的嫡系长孙,蔡家资产几十亿,也算财力雄厚,蔡学文好色好酒,十足不争气的一个人,最近和燕京某个大家族的嫡系子孙关系走的近 ,一个星期前来的吉森省,当时对外说是来旅游,但却是别有目的。” 林昆道:“他背后的人,你查出来了吧。” 陆婷点了点头,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