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再遇法拉利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一十二章:再遇法拉利

第二百一十二章:再遇法拉利 回去的路上,林昆开着改装后的‘新老捷达’,一路上那可是十分的拉风,用一句最通俗的话讲,满大街跑着的老捷达多了去了,但像他这么拉风的,仅此一辆。 为了好好感受改装后的老捷达,秦雪把自己红色的轿跑留在了龙哥那,坐在了副驾驶上要林昆送她回公司,这次改装车花了她一大把的银子,让林昆给她充当一次司机也是应该的。 送美女回公司,这可是一件美差,尤其还开着这么拉风的老捷达,心里头的幸福指数噌的一下就起来了。 路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林昆正停车等红灯,突然就听后面一阵嗡鸣声传来了,这嗡鸣声听起来十分的清脆,一听就能听出来是辆名贵的跑车。 果然,吱嘎的一声急刹车,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了旁边,法拉利的车窗主动降了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女子从里面露出个脸来,主动笑着冲林昆喊道:“嘿,原来是你啊,你的车又改装了?看起来不错啊。” 林昆马上反应过来,这女人是他前两天在路上赛过一圈的,当时他输了,主要是那法拉利的加速优势太明显,在城市道路上占足了优势。 “呵,是你啊。”林昆笑着招呼道。 法拉利女脑袋稍稍的一歪,向秦雪看了一眼,“你女朋友么?很漂亮啊。” “哈哈,谢谢夸奖。”林昆笑着说。 “上次你挺不讲究的,我都已经停车在终点等你了,你连个招呼不打就冲了过去。”法拉利女笑着责怪道:“你不觉得你太没有风度了么?” “我那天有急事。”林昆笑着说,这时红灯已经快要变成绿灯了,“要不今天我们再赛一圈,我要是输了的话当面向你赔礼道歉,我要是赢了咱们一笔勾销,怎么样?” 法拉利女轻佻的一笑,信心满满的道:“好,这个歉你道定了!” 林昆笑道:“那可不一定。终点天楚国际大厦,路径自选,先到者赢。” 法拉利女应道:“好!” 红灯变成了绿灯,两人脚底下同时油门一踩,两声发动机的嗡鸣声冲天而起,轮胎磨着地面发出一声急剧的声音,只见两辆车尤如离弦之箭一样射了出去,在起点冲刺的阶段,法拉利还是占据优势的,不过已经不像上一次那么明显了,上一次是法拉利百公里加速完毕,老捷达也才刚刚过六十,这回是法拉利百公里加速完毕,老捷达也将近一百了。 西城区是后建的,马路比其他的三个城区都宽阔,普通的马路也是双向八排道的,再加上路上的车不多,两辆车跑起来倒也是十分的顺畅。 路过第一个弯路的时候,两辆车都来了个近乎完美的飘逸,这一次漂移过后,法拉利又将老捷达给拉开了一点的距离,目前来看两辆车的差距主要是在百公里加速上,开车人的技术到目前为止都是差不多的。 秦雪把着车把手,脸上的表情有些紧张不安,不过同时也透露出一阵兴奋来,这种激情与刺激带来的兴奋,很快就盖过了内心的紧张不安了。 一连串的几个岔道口过后,法拉利已经将老捷达甩开了将近五十米的距离,这距离是一点一点的拉开的,副驾座上的秦雪开始紧张了,她可不想林昆输,再说了今天刚刚把车改造完开回来,要是一开出来就输了,那多伤士气啊。 林昆却是一脸的淡定,天楚国际大厦就耸立在前方,眼前剩下的是一条笔直的路,路上的车这时正好不多,林昆把手向方向盘一下一摸,触摸着那个蓝色闪电的按钮一按,马上就听老捷达发动机的声音突然没有了,这种感觉就像是突然间被抽离了灵魂一样,给人带来一股难以形容的空虚感。 林昆也是第一次使用这个功能,心里头马上咯噔一下,这完全是本能的反应,旁边的秦雪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的慌张起来,眼神里茫然无措。 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短短不足一秒钟的时间,紧接着就听一阵类似于树叶摩挲过地面发出的沙哑的声音响起,音调迅速的太高,仿佛光速奔跑发出的声音…… 林昆和秦雪只觉得一阵强大的推背感将两人推向前方,仿佛即将被推出车外,眼前的视野变的狭窄起来,两旁的风景化作了一道虚影一闪而过,中控台上的迈速表指针稍微的回落一点之后迅速的反弹了起来。 如果是从天空中俯视下去,就见老捷突然就快了起来,快的仿佛没有天理一下,和前面的法拉利的身影越来越近,然后贴着法拉利的车窗就超了过去。 眼看着老捷达从自己的身边超了过去,法拉利女的心里极其的不甘,脸上尽是焦急的表情,她将脚底下的油门踩到了极限,可还是跟不上老捷达的脚步。 吱嘎一声急刹车配合上一个漂亮的甩尾大漂移,老捷达稳稳的停在了天楚国际大楼的门前,车上秦雪已经完全愣神了,感觉还像是在梦游一样,林昆表情淡定的拍拍方向盘,笑着提醒道:“秦大秘书,到站了。” 秦雪这才回过神,手心里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深吸了一口气才平复下心情。 吱嘎…… 法拉利也停了下来,法拉利女从车上下来,径直的向老捷达走了过来,拍拍林昆的车窗,“你下来!” 林昆笑着道:“美女,咱们愿赌服输,你可不能打人啊。” 法拉利女道:“谁不愿赌服输了,我是要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的车怎么可能直线上超过我的车!” 林昆拍拍方向盘,笑着说:“这我就不知道,你得问问它,怎么突然就这么牛了呢。好了,这次是我赢了,咱们上次的账就一笔勾销了。” “哼,你等着,下次我绝对不会再输给你。”法拉利美女不服气的气呼呼的道。 “ok,有缘咱们下次再见。”林昆笑着冲法拉利美女摆摆手,我还有事先走了。 秦雪从车上下来,林昆冲秦雪摆摆手,“秦秘书,有空联系,改天请你吃饭。” 秦雪还是一脸惊心未定的表情,笑着点点头,看了旁边的法拉利女一眼,转身向大楼里走去。 林昆刚要开车走,法拉利美女拉住他道:“你等等!” 林昆笑着道:“你又要干嘛?” 法拉利美女道:“她不是你女朋友么?” 林昆摇头,“不是,一个朋友而已。” 法拉利美女决绝道:“那就好,下次我们要是再能遇到,我要是再输了,我就当你的女朋友,你要是输了,必须郑重其事的认认真真的向我道歉!” “不会吧,赌这么大的?”林昆一脸无辜的道,“赌点别的行看,以身相许这种事情我看还是算了吧,我都已经是孩子的爸爸了,咱俩不合适。” “你……”法拉利美女气呼呼的道:“你竟然敢拒绝我,信不信我……”后面的话刚要脱口,马上被她强行的给忍了下去。 “你要干嘛?”林昆玩味的笑道:“难不成……这光天化日的你还要强暴我?” “你……”法拉利美女气节,冲林昆气呼呼的吼道:“你个臭流氓,咱们下次见!”说完,转身气呼呼的向法拉利走去,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法拉利一声嗡鸣很快就消失了。 林昆笑着冲法拉利离开的方向摆摆手,“美女,后会有期。”又对着车里的后视镜照了照镜子,自叹一声道:“哎,没办法,长的帅到处都有人追,还都是漂亮的女孩……林昆啊林昆,你为啥长的这么帅呢。” 他的话刚说完,兜里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高亢的山寨铃声响彻天地。 电话是周晓雅打过来的,林昆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接了,“喂,晓雅,什么事?” “昆哥,你有时间么?”周晓雅道。 “没……”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周晓雅马上打断道:“昆哥,别说没有时间,我有重要的事要见你,我在南城的上鸟咖啡厅等你,你一定要快点过来。” 不等林昆再说话,电话里响起了嘟嘟嘟的盲音,等林昆再拨过去,周晓雅已经关机了。 一股不好的预感马上缭绕上心头,林昆赶紧发动了车子就向上鸟咖啡厅驶去,此处距离南城区的上鸟咖啡厅不远,十多分钟后林昆就将车停在了上鸟咖啡厅的门前。 打开车门下车后,林昆就急匆匆的朝咖啡厅里跑去,他刚才也是着急的过头了,换个角度想想,光天化日的在咖啡厅里能出什么事,他一向都是个理智冷静的人,这一次之所以会不理智冷静,归根到底还是心里有周晓雅曾经的影子,那个曾站在学校的楼顶说爱他,曾靠在他的肩膀上说会跟他一辈子,曾在那个夏凉的夜晚把初吻给他……的清纯女孩。 只可惜时间改变了本来的样子,那个曾经纯洁的女孩不再纯洁,这是时间带来的悲哀,还是……林昆已经不愿意去想了,进了咖啡厅之后他拉着一个服务生就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孩,瓜子脸大眼睛,大约……” 服务员那雀斑的小脸一红,“你是在说我么?” 林昆微微一愣神,这时突然有人喊他:“昆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