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五章:疯狂卡车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二十五章:疯狂卡车

李春生赶紧回过头,就见迎面一道刺眼的光照过来,一辆逆行的大卡车呼啸的撞过来,不等李春生手上有所动作,林昆已经抓住了方向盘,猛的往旁边一打轮。 霸道车紧贴着大卡车擦了过去,只要再稍稍的偏一点,林昆副驾座的这边,就会被大卡车给撞瘪,到时候即便这霸道车够皮实,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霸道车被迫拐上了逆行的车道,迎面紧跟着又有一辆大卡车呼啸的开过来,李春生这时已经反应过来,猛的一个变方向,霸道车再次逃过了一截,不过正驾座这边的后视镜被刮掉了。 李春生一脚刹车,将霸道车硬生生的踩停,脸色因为紧张惊惧而变的煞白,眼神发直的看向林昆,“师傅,这……” 林昆脸上的表情倒是从容的多,道:“追!” 李春生马上调转车头,然后冲着已经开远的两辆大卡车就追了上去。 两辆大卡车已经回到了一条马路上,似乎是做贼心虚,那庞大的大块头,如同发狂一般的奔驰着,速度至少八十迈。 大卡车这种车受车身以及变速箱的影响,能够跑出八十迈的速度,几乎就是极限了,这两辆车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也不至于像发疯逃命一样狂奔着。 可它再怎么狂奔,毕竟是大卡车,李春生的这辆霸道车可不是国产的阉割版,而是纯进口的高配,大马力的大发动机,对油门的响应十分的灵敏,车速猛的就提升起来,向两辆大卡车追去。 也就三五分钟的时候,霸道车就追上了落在后面的一辆大卡车,林昆打开了车门,让李春生并排向大卡车靠近,大卡车上的人,见霸道车追上来了,马上将车子向霸道车挤了过来。 林昆只好重新回到车里,李春生咬牙大骂:“md,这群狗娘养的,居然敢暗算咱们,师傅,现在怎么办?” 林昆没有回话,直接将李春生腰间别着的手枪给拔了出来,然后伸出车窗,对准了大卡车的前胎‘咣咣’的就是两枪,这一切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几乎瞬息间枪响,子弹就射了出去。 叮! 第一枪,打在了车胎上面的铁架子上,激起了一阵的火花儿,第二枪则直接打中了车胎的侧面,顿时就听砰的一声爆胎的声响,本来告诉形势的大卡车,整个车头猛的向左侧倾斜。 林昆冲着李春生大喊:“注意躲闪!” 李春生猛的反应过来,双手抓住了方向盘,猛的向左边一个打轮,同时脚底下油门一口气踩到了极限,车速猛的提了起来,几乎就在霸道车刚刚蹿出去和大卡车平行位置的时候,大卡车的车头猛的就向 地面上倒了下来。 呼通! 吱嘎…… 大卡车倒在地上,车身受惯性的影响,摩擦着地面向前,擦起了一片的火花儿,好在附近没有别的车,否则一定会酿成连环的车祸。 李春生向后视镜望了一眼,林昆马上冲他喊道:“别回头,追前面的。” “嗯!”李春生点了一下头,脚底下油门继续猛踩,向着前面的大卡车就追去。 大卡车的驾驶舱里,两个男人异常的紧张,其中一个男人双手抓着方向盘,脚底下的油门猛轰,额头上已经渗出冷汗。 他身旁的另外一个男人,眼睛死死的盯着后视镜,嘴里慌张的催促道:“快,再快点,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这男人说话的时候,嘴唇在打颤,甚至能听见他牙齿咯吱咯吱打颤儿的声音。 开车的男人用一口蹩脚的方言说:“这可咋办咧,不是说很容易就撞死了么,才他娘西皮的给十万块钱,妈妈的,另外的那两个人车都翻沟里咧,估计八成是活不了吧,我,我不想死啊……” 啪! 坐在旁边的男人,直接一个打嘴巴子抽下来,叫嚷的骂道:“龟儿子的,现在后悔有个屁用,赶紧特么的跑吧,你老家不还有老婆孩子么,你不想见他们了?” “想,我的媳妇儿,我的娃哩!”开车的男人直接哭了出来,“我要回家……” 脚底下的油门更是狠狠的踩着,可大卡车的速度已经是到了极限,后视镜里的霸道车越来越近,这时副驾座的男人,连忙从座椅下将准备好的白酒拿出来,拧开了之后猛的灌了两口。 开车的男人看了一眼,哭着大骂:“你个山炮狗日的哩,这都啥时候了,还喝酒哩!” “别特么的废话,赶紧给我喝!”副驾座的男人,将剩下的半瓶酒递到开车的男人面前。 开车的男人骂了一声,“我不喝,我喝一口酒就吐,我还想着逃命哩。” “听我的,我们根本逃不掉的,喝完了酒靠边停车,就说我们是酒后驾驶,也没撞死人,最多就是吊销驾照以后不能开车,蹲几个几天的拘留出来,总比像后面的那两人翻车了要强吧。” “我喝!” 开车的男人听完,毫不犹豫的抓起了酒瓶子,咕咚咕咚的将剩下的酒灌进了肚子里。 眼看着霸道车就要追上大卡车,林昆已经将枪口对准了大卡车的后轮胎,刚才的一枪是打在了身后那辆大卡车的前轮上,导致大卡车失控直接翻了,里面的人也是生死未卜,如果是打在后轮上,大卡车 不会轻易的翻倒,林昆想抓住开车的人,问个究竟。 这吉森省不服他的人,必然不再少数,但敢这么雇凶杀他的,也绝对没几个。 吱嘎! 大卡车突然一声急刹车,车轮在马路上拖出了一连串长长的轮胎印,冒起了一大团的白烟,充满了胶皮味,停下来了。 李春生紧跟着也一脚急刹车,将霸道车停下来,疑惑的转过头看着林昆,道:“师傅,这……” 林昆道:“你先在车上待着,我下去看看。” “师傅,你要小心啊。”李春生关切的道。 “嗯。” 林昆点了一下头,将手枪揣进了兜里,从车上跳下来,来到了大卡车的车门旁,对着车门拍了拍,冷声道:“下车!” 车窗摇下来了,一个醉醺醺的脑袋探出来,道:“你,你是什么人哩,干啥子追老子哩,怎么,想找茬哩,老子我……”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冷笑了一声,一拳砸在了大卡车的车门上,直接将大卡车给砸了个瘪,这大卡车的车门可都是厚铁,林昆这一拳头下去,轰隆的一声响,威慑力自然不用多说。 车窗里的男人,顿时傻了眼,本来就是装出的酒劲儿,马上就醒了一大半。 “下车。” 林昆的话刚说完,这时副驾座的车门打开,就听砰的一声有人从车上跳下来,然后就听李春生喊道:“师傅,有一个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