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只能活一个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只能活一个

破败不堪的炕上,坐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女人头发凌乱,露出一张白皙的脸颊,姿色依旧是掩不住的妩媚。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可之前的女朋友丽子,丽子的双手双脚被绳子绑住,见到李可来了马上大声叫喊,“李可,你,你快放了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的跟着你。” 李可脸上的表情冷然,道:“贱婊子,现在还说这样的话,你不是喜欢和董家的兄弟俩睡么,喜欢他们的大玩意儿么,现在董骠死了,董骁在我的手上,你以为我虎落平阳了,现在老子又跟了林老板, 荣华富贵你不享,偏偏和董家的兄弟勾搭在一起。” “我错了,李可,我真的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服侍你,你不是最喜欢和我玩推车么,你以后想怎么推就怎么推,我给你生孩子!”丽子满脸恐惧的哀求着。 李可冷笑一声,“你就是贱,现在知道错了,已经晚了,今天我就让你认清楚,你跟着睡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顺便也让骁二爷看看,你这个贱婊子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李可说完,不顾丽子的哭喊哀求,对旁边的兄弟说:“把他们两个都松开,顺便丢下些刀枪棍棒的。” 身旁的小弟马上给丽子和董骁松绑。 董骁嘴里的脏毛巾一拿出来,马上就冲李可讨饶,“螳螂大师,你看在我们过去有交情的份儿上,就饶了我一命吧,我名下有不少的财产,都可以给你,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你……” 李可冷笑,“是么,你也知道和我有交情?当你躺在这个女人的床上,把她压在身子底下的时候,你想过我的感受么,你和他玩推车的时候那么尽兴,有顾及到我们的交情么?” “我是一个有底线的人,过去我是挺渣,但至少除了玩女人,我没干过什么触碰道德底线的恶劣事儿,给你们董家兄弟当打手,也不过是想多赚钱活的自在一些。” 李可话锋一转,“今天我可以给你们俩一次活命的机会,但只能活一个人,这已经是我仁至义尽了!” “活一个?” “这……” 丽子和董骁同时疑惑,同时心里胆颤。 李可道:“地上有家伙什,你们俩今天只能活一个,我的话已经够明白了吧,不要想着逃走,门是锁着的,我也会在外面等着你们俩,你们俩刚才不是还在床上亲亲我我么,现在是考验你们真爱的时候 了。” 李可说完,便对身边的兄弟命令道:“我们走!” “李可,你混蛋!”丽子坐在床上大骂,而坐在地上的董骁却是沉默不语。 吱嘎的一声,小屋的门关上了,并被从外面锁住。 屋里的光线一下子暗淡下来,董骁和丽子沉默,过了不足半分钟的功夫,丽子突然从炕上站起来,冲到了地上,而这时董骁也是抓起了一根钢管,冲着丽子的后腰就砸过去。 丽子虽然是个女人,不如男人力气大,但董骁此时是身受重伤,所以和丽子对上,两人的攻击力都是半斤八两。 丽子直接抓起了一把砍刀,冲着董骁的脑袋就劈了下来,董骁的心里大惊,赶紧横起了钢管格挡了一下。 叮的一声,火花喷溅,丽子手里的看到差一点脱手而去,她整个人也向后退。 而董骁则向后一仰,差一点躺在了地上。 “贱人,你来真的!”董骁怒极吼道。 丽子咬牙嘴唇,一副凶狠的模样说:“你刚才不也是想杀了我么,反正我们只有一个能活,我想活下去,我长的这么漂亮,即便离开你们几个臭男人,还会有别的男人养我!” “果然是一个贱婊子!”董骁怒骂。 两人说完之后,又各自的拎着家伙什扑向了对方,丽子力气虽然不大,好在她刚才只是受了点惊吓,身上没有伤,这时的速度明显比董骁更快。 唰…… 砰! 董骁手里的钢管砸在了丽子的胳膊上,而同时丽子手中的砍刀也劈在了他的肩膀上,这砍刀直接从董骁的耳朵抹了下来,将半边耳朵都给切掉了。 “啊!” 血水喷溅,不论是耳朵还是肩膀,董骁一时间疼的撕心裂肺,险些昏死。 而丽子的胳膊上也是吃了一钢管,肩上的锁骨仿佛已经被砸断了一般,也是扯开了嗓门一声惨叫,“啊!” “贱婊子,我要你死!”董骁撇掉了手里的钢管,捡起了地上的一根短刀,向着丽子的脖子就划了过来。 丽子见状赶紧躲闪,身体向后一趔趄,不小心倒在了地上,躲过了这一击之后,迎面的董骁又扑了过来。 “啊!” 丽子尖声大叫,这完全是出于恐惧,并且也避无可避的,就在董骁扑下来的一瞬间,她暗暗的一咬牙,心底拿出了一股必杀的狠劲儿,将手里的看到竖起来扎向了董骁的胸口。 噗嗤…… 唰! 丽子手中的看到扎进了董骁的心窝,而董骁手中的短刀,没有划中丽子的脖子,被她脖子向旁边一缩,从她的脸上划下,疤痕从太阳穴一直到下巴颏,一瞬间便是血水涌出。 “啊!” 丽子惨痛的尖叫,两只手捂着脸,“我的脸,我的脸,我的脸……” 扑腾! 董骁一个翻身,倒在了地上,眼睛瞪的大大的,嘴里不甘的嗫嚅了一声,“贱,贱婊子,你,你杀我……” 小木屋的门外,李可听到了里面的声音后,对身旁的兄弟们递了个眼神,一行人坐进了车里,身旁的小弟问李可,“李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难道真就这样放了那个贱婊子?” 李可冷的一笑,道:“放心吧,来的时候我已经提前通知了警察局,咱们现在赶紧离开,一切交给警察吧。” …… 长林市的一切顺利搞定,这前后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傍晚的时候,林昆和李春生又和长林市的一群大小头目吃了一顿饭之后,便离开了。 车上,李春生不解的问林昆,“师傅,你就这么放心把长林市交给王有财管理,他以后万一生了外心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这就要看你的手腕了,江山已经打下来了,守江山是你的事,这吉森省的地下世界,以后就是你一个人的摊子,嗯?” 李春生笑了笑说:“他要是敢反,我就办了他。” 林昆笑着说:“恩威并施,才是在江湖上的王道,王有财这人心底不算坏,应该懂得如何让自己活的更长久点。” 李春生不解的说:“那那个螳螂大师呢,你为什么连他也收了?” 林昆靠在座椅上笑着解释,“如果你是一个曾经傲气临云,拥有一切的男人,然后突然失去了所有的一切,本来已经很绝望了,但突然又看到了希望,即便这个希望是你的仇人给你的,你会不会抓住?” 李春生想了想说:“会。” 林昆又问:“你能这么说,就证明你是真的成熟了,这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一切的背后都有利益关系,真正聪明的人是懂的如何进退,这个李可是一个可用的人,而且他的忠心,绝对不会比王有财 差。” 李春生点头,道:“师傅,这也是恩威并施吧?” 林昆目光望向前方,只见迎面一道刺眼的灯光射来,立马大喊道:“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