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一章:叫爷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二十一章:叫爷

林昆和李雄的对峙,已经浓浓的火药味了,就在酒店大厅的正门口,此时来来往往的酒店顾客,以及赴约赶来长林市大佬们,全都驻足围观。 对于酒店的顾客,天南海北的都有,能住得起长林酒店这种五星级酒店的,也都是些颇有社会地位的人物,这些人此时围观单纯是图一热闹。 而对于赴约赶来的其他长林市的地下世界的头目们,意义可就就不一样了。 李雄是长林市地下世界里有名的刺儿头,本来就是一个勇夫出身,手底下又是养了一群精锐的打手,身后跟着的两个保镖,在长林市的地下世界也是颇有凶名,普通的小头目别说是招惹李雄了,就连这 两个保镖都不敢轻易的招惹。 而在李雄对面的林昆,这是长林市地下世界大小头目们心中共同的敌人。 只不过董骠今天上午挂了以后,暂时还没有人敢站出来造次,能够成为一方势力的头目,都是有脑子的人,没人愿意做这个出头的鸟儿,跟一个不知底细的过江龙死磕,既然有人站出来死磕,那他们也 乐得旁观。 最终的结果要是李雄胜了,大家伙二话不说,当场就一起痛打‘落水狗’,可李雄最终要是败了,他们就先把今天这场会议听完,在从长计议。 王有财站在一旁,脸上堆满了为难之色,林昆眯着眼睛对李雄已经放出了狠话,以李雄的脾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可他这个半商半黑的大佬,平日里也都是道上这些人给个面子,真要是和李雄死磕他可 不敢。 “你的意思是,今天也要弄死我?”李雄瞪大了眼睛,脸上的愤怒不加掩饰,话语里透着一股浓浓的不屑。 林昆嘴角冷的一笑,也不再跟他废话,直接一拳砸出,奔着李雄的鼻梁过来。 李雄见状眉头猛的一挑,“找死!”同时张开了一只大手,就想要擒住林昆的拳头。 砰! 沉重的闷响,林昆的拳头所向披靡,毫无停留,直接砸在了李雄的手掌上。 “哼!” 李雄的嘴里直接痛哼一声,眼神里流露出一抹震惊,他本以为志在必得,能将林昆的拳头一把锁在手心里,然后接下来有至少十种招式反击。 结果他的掌心仿佛炸裂开般的疼痛,一股汹涌的大力仿佛火车撞在了掌心上,整个人猛的向后一个趔趄。 不光是他的掌心,甚至整条胳膊都已经酥麻的暂时失去了知觉,无力的垂下。 李雄身后的两个保镖,本来也以为自己的老大能轻松的解决眼前这个看起来身材单薄的年轻人,见状连忙急声询问:“大哥,你没事吧?” “雄哥,没事吧?” 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将李雄扶住。 “给我让开!” 李雄猛的一甩肩膀,感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心里头愤懑不甘,这周围又有这么多道上的朋友看着,挥起了另一只拳头,奔着林昆就冲过来。 “小子,刚才让你占了便宜,这一次……” 话音未等说完,林昆已经扬起了拳头,也奔着他的拳头砸了过来,顿时又是砰的一声闷响,这一次力道更深。 “啊!” 李雄直接惨叫了一声,拳头就像是砸在了铁板上,又仿佛是砸在了一辆奔驰而来的火车上,整个人立马被弹的脚底下连连倒退,好在被两个保镖扶住。 “小子,你……” 李雄瞪大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他脸上的表情狰狞而又抽搐,刚才的这一拳撞击下俩,他仿佛都听见了自己拳骨碎裂的声音,半条胳膊已经没了直觉,短时间内如果再想发起攻击,只能凭两条 腿了。 “叫爷!” 林昆淡漠的一笑,一个大步直接跨了过来,李雄见状大惊,赶紧冲身旁的两个保镖喊道:“上,拦住他!” 只是说‘拦住’,甚至不再像之前那般,口口声声的嚷嚷着要‘废了’。 两个保镖同时一声喝喊,卯足了浑身的力道,冲着林昆就左右夹击过来。 两个保镖身形粗犷,抡圆了硕大的拳头,奔着林昆的脑门就砸了过来。 单从气势上来看,这两人的大拳投,仿佛能够一下子将林昆的脑袋给砸爆了。 林昆脸上一片淡漠,丝毫不为所动,眼瞅着一双拳头就要左右夹击的砸中他的脑袋,他身子突然稍稍的压低,轻松躲过了两个保镖的一击。 两个保镖一拳落空之后,马上回过身,又要向林昆挥起拳头砸过来,可这时林昆已经转过身,嘴角邪魅的笑着,两只蒲扇般的大手,向着两个保镖的脑袋就按了下来…… 两个保镖见状本能的想要躲闪,结果还是没能逃过,脑袋像是西瓜一样被林昆抓在手里的厄运,两人脖子上的青筋暴突,刚准备从林昆的手底下挣脱,林昆这时双手猛的一发力,将两人的脑袋猛的往一 起一撞。 砰! 这一声响,那叫一个结实,这两个保镖同时惨叫一声,脑仁嗡嗡的一响,同时脚底下虚浮站不稳,向后踉跄的倒退几步,扑腾的两声响,屁股先后砸在了地上,站不起来了。 林昆的这一下,那可相当于重型的脑震荡攻击,这两个保镖没当场晕死过去,都算两人的脑袋瓜子抗撞了。 林昆转过身,目光落在了李雄的脸上,李雄一张脸瞬间惨白,脚底下不由的往后退,同时嘴唇哆嗦着,道:“别,别过来,我,我……” 啪! 林昆一个大嘴巴子抽了下来,李雄一声惨叫,痛是一方面,心里恐惧更是一方面,他在道上纵横了这么久,还从来没遇到过身手如此厉害的人物。 林昆继续向前,李雄结结巴巴的,忙不迭的说:“大,大哥,今天这事……” “叫爷!” “对对对,爷,今天这事都是误会,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爷高抬贵手放我一马,以后唯您鞍前马后。” “用不着。” 林昆嘴角冷漠讥诮的一笑,“我说过,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我今天就没打算放过,不管你以前在这长林市如何的威风,今天就然得罪到了我林昆的头上,那下场只有一个字——惨!” 话音落罢,林昆眼中的冷芒一闪,对这个坏事没少干,还丧心病狂的亲手,他是真的没有任何留有余地的打算。 死亡固然可怕,但对于这种荣华富贵,拥有万贯家财的道上大佬,更可怕的是一身残废,从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财被一点点的掠夺…… “啊!” 惨叫声响起,一声高过一声,接着一声低过一声,林昆干脆利落的几脚踩下去,李雄的双臂肩胛骨,以及两条膝盖,全都硬生生的被踩断,并且他的两条腿就算恢复了,也就勉强能走路,以后再想耀武扬威,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