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章:自称李爷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自称李爷

很快,整个大厅里便是人声一片,在场的不论商界大佬,还是地下世界的头目,纷纷的向林昆表示臣服之心。 对付董骠,林昆本来用不着大老远的从吉森市赶过来,完全可以安排给李春生和张金,随便再让他们带来王福又或者是八指,也照样能把董骠给拿下。 他之所以亲自登门,并且一出手就毙命董骠,为的就是达到震慑的效果。 一个董骠好灭,可整个长林市地下世界的这些头目呢?少说也有二三十个,难不成要一个一个的打过去,直到这些跪在地上臣服才罢休? 真要是这样,可不单单是劳民伤财了,本身需要耗费巨大的财力和人力不说,还会惊动政府搞的社会动荡。 现在好了,他这一出手便杀死了董骠,在场的这些个大佬们打心底感到颤栗,在场的虽说只是长林市地下世界大佬的一小部分,但通过这些人的嘴巴,不怕其他的大佬们不知道。 林昆看向那个王老板,道:“王老板,你马上给长林市所有的地下世界的兄弟们发个消息,就说今天下午两点钟,我林昆要在长林市召开会议,臣服我的来参加,不臣服的后果自负。” 林昆语气平静,可话语头却透着滔天般的杀气,王老板听完后身体不由的一哆嗦,连声应道:“好……林老板,这会议的地点,我建议在我的酒店召开,那儿位于市区,比这狗场交通方便的多,而且也 容易找。” 林昆点了点头,王老板马上便开始安排。 这个王老板心思聪明,在场所有人里,他是第一个和林昆有接触的,他打定主意要趁着这个机会,和这位吉森市新晋的地下王者好好的拉拢关系,以后肯定少不了他好处的。 王老板一边安排,一边亲自带着林昆和李春生从斗狗场里出来,其他的大佬们随行,见林昆没有怪罪他们的意思,一个个的心终于可以暂时放下了。 林昆和李春生依旧是坐着霸道车,王老板的车在前面带路,直接去他的酒店,并且在酒店里安排下了酒席要给林昆接风,而其他的那些大佬们,自然也受到邀请一起去参加。 很快,一行十几辆的豪车开到了市区的大酒店,这家酒店是五星级的大酒店,是这王老板手下最得意的产业之一。 这王老板从商也涉江湖,可以说算是半个江湖人,在长林市也算是很有名望的。 王老板在前面带路,将林昆和李春生引进酒店,酒店门口的服务员一看自己的老板亲自带人进来,而且还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顿时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低着头不敢乱说话。 酒席设在三楼的大厅,一张圆形的大餐桌上,此时摆满了各种精美的菜肴。 这王老板心思缜密,不但设宴招待林昆和李春生,还让厨房给小海东青和小灰灰准备了丰盛的午餐。 林昆和李春生先坐下,其余的从斗狗场一起过来的那些大佬们才入座。 王老板作为东道主,先是说了两句客套话,都是些阿谀奉承拍马屁的话。 林昆也简单的说了两句,话语里透着谦虚,但其意思却是透着霸气。 在场的这些大佬可都是亲眼见过林昆的手段,董骠都死在他的手上了,他们这些人此时都提着心小心翼翼的。 这顿饭吃的不闷,林昆和李春生没端着架子,借着酒劲这些长林市的大佬们,很快就开始把酒言欢的来敬林昆。 林昆是逢敬必干,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摆着架子的人,对待道上的这些人,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恩威并施。 饭吃完了,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已经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来了,王老板作为东道主,自然要下楼迎接。 王老板全名叫王有财,土生土长的长林市郊区人,父母给他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这娃长大以后能有钱,他倒也算是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如今在这长林市的富人圈里绝对排的上名号。 迎面,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走过来,在这中年男人的身后,跟着两个铁塔一般的壮汉,这一路过走过来,人还没到跟前,便是一股强大的气势先压了过来。 “王兄,你亲自迎接,我这脸上都热乎乎的,哈哈!”为首的中年男人朗声说道,旋即话锋一转,不屑的说:“狗屁的吉森省地下世界第一人,我要不是看在王兄的面子上,就是八抬大轿到家门口,我都 不来!” 王有财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僵,赶紧四周看了看,不见林昆的身影,这才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凑过来小声的说:“李雄,话不能随便说,今天上午董骠,被林老板一下子就……” “王兄,你这也太过危言耸听了吧,什么人能一下子捏断对方的喉咙,再说了那董骠也是武功不浅,我就不信真能被那姓林的一下子给捏死?”李雄冷声哼道,一脸的不相信。 王有财和这李雄颇有私交,打电话通知他来这儿参会的时候,就透露了上午在斗狗场的事情,可李雄摆明了不相信,王有财有心想要再解释,李雄大手一挥,一副好奇冲天的模样说:“董骠死了那是他 没脑子,我身后的这两位小弟,可都是从部队上退下来的,那个姓林的今天要是碰上的是我,保准死的是他!” “李雄,你……”王有财一脸苦笑,刚要开口继续劝解,别让这位朋友待会儿触怒了林昆,犯下了死劫。 这时,突然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怎么,你难道也活够了么?” 王有财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坏了,赶紧转过头去,就想向林昆解释。 林昆稍稍的一抬手,王有财赶紧将已经到嗓子眼的话,硬生生的给咽下去。 李雄挑着眉头向林昆看过来,眼睛微微一眯,“小子,你就是姓林的?” 林昆淡淡的一笑,眼中一片淡漠,可浑身上下却仿佛透着令人窒息的冰霜气息,“我姓林,全名林昆。” “呵……” 李雄冷笑,蔑视的目光盯着林昆,“恐怕你还不知道爷的来头吧,董骠他虽然雄霸一方,可若真的比起拳头来,我一只拳头就能打爆他!” 林昆停下脚步,站在李雄三米处笑着说:“李雄,称霸长林市火车站周边,最好的战绩是一个打十个,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当时你二十多岁,挥着一把钢管把对手追的满街跑。” “哼,看来你还是有些见识嘛,不错,那就是李爷我,识相的话赶紧给我滚,我们长林市不欢迎你!”李雄一脸得意,更是豪气万丈的吼道。 林昆不为所动,笑着继续说:“大约是六年前,回到老家看上了自己的亲嫂子,强上未遂被哥哥发现,恼羞成怒之下把哥哥打成了残废,嫂子也是个水性杨花的骚货,看上了你的荣华富贵,爬上了你的 床。” “像你这么禽兽不如的人,我本来也没想过要放你一马,索性就现在吧。” 林昆脸上的笑容一脸,眼睛微微一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