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一十八章:狼王尊严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一十八章:狼王尊严

林昆直接走到了董骠的对面坐下,帽檐依旧是压的很低,董骠见状没有一丝的察觉,反倒是颇有兴致的冲林昆问:“兄弟,你这只鹰隼不错啊。” 李春生坐在林昆的旁边,替林昆开口,“董老板,难不成想出钱买?” “哈哈!” 董骠哈哈大笑,在周围众人的目光下,一只大巴掌伸了出来,“一口价,如何啊!” 李春生将帽檐向上抬了抬,“五十万?” 董骠大笑道:“兄弟,这个价钱可是高价了,普通的鹰隼调教的再好,也就十多万,撑死了也就三十万,五十万,整个东北也没这个价。” “呵!” 李春生冷笑一声,不等他开口说话,周围的人群已经小声的议论起来。 “我次奥,董老板可真黑啊,那么一只万里挑一的鹰隼,居然五十万!” “五百万还差不多呢吧?” “五百万也不一定买的到啊,这种极品的海东青,向来是有有价无市的。” …… 众人小声的议论,这声音自然传入了林昆等人的耳朵里,董骠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突然站起来冲着周围的众人便冷哼道:“各位老板、朋友,咱们大家能坐在这儿,坐在我董骠的场子里就都是朋友, 一些话该说不该说的,还请各位掂量着点,如果谁觉得我董骠的脾气好,那我不介意待会儿单独约你喝个茶。” 这话里的意思太过明显,就是在威胁。 这斗狗场是董骠的地盘,在场的众人里有长林市道上的大佬,也有纯商界的朋友,这些人掂量了一下自己,董骠若是要将他们留下来,怕是没有谁能全身而退离开这里。 马上,刚才还议论纷纷的场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董骠得意的坐下,笑着看着对面的李春生,道:“现在这买卖能成交了么?” 不等李春生开口,林昆身旁的小灰灰,这时突然蹭的一下,向着擂台上的斗狗笼扑了过去,斗狗笼的门这时是开着的,董骠的那条滑条斗犬,此时正趾高气昂的站在笼子的中央。 小灰灰不是因为好斗才扑过去的,而是从小家伙随着林昆来到董骠跟前的时候,那只滑条就一直昂着脖子,龇牙咧嘴的冲小灰灰挑衅。 小灰灰的身体里流淌的可是狼王的血液,岂容这么一只斗犬挑衅,速度飞快,仿佛一道灰色的影迹,直接就扑进了笼子里,甚至连旁边站着的工作人员都没来得及阻拦。 在场的人全都被这一幕给惊到了,比起董骠摆明了要讹人,眼下这只灰色半大的小狼,和那条滑条犬的争斗给惹人眼球。 小灰灰冲进了斗狗笼里之后,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奔着滑条犬就扑了过去。 滑条犬能一连战胜四条斗犬,显然凭的不是蛮力,见状一个敏捷的躲闪,躲过小灰灰扑击的同时,也绕到了小灰灰的身后,张开了大嘴毫不留情的就冲小灰灰的脊背咬了下来。 滑条犬嘴巴细长,满嘴的獠牙寒光闪闪,观战的众人同时替小灰灰倒吸一口凉气,而那个刚才带着林昆和李春生进来的王老板,这会儿更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斗狗笼里。 咔嚓…… 滑条犬的大嘴猛的摇下,牙关撞击的声音清脆可闻,它的速度是快,可小灰灰的速度更快更敏捷,滑条犬扑了个空,牙关被自己咬的生疼。 “嗷哦!” 滑条犬睁大着眼睛,那眼神里的杀气更浓,整个狗脸看起来更狰狞起来。 狗也是有思想了,此时这条滑条犬近乎人类的恼羞成怒,它是今天这座斗狗场里的犬王,居然在一个半大的小狼面前失了手,犬王的尊严岂容亵渎,猛的一抬头就要拿出百分之二百的实力,继续追咬小 灰灰。 在滑条犬的心里,眼前的这只半大的小狼,肯定畏惧他的可怖战斗力,只有逃跑的份儿。 只是,当这只志在必得一副凶狠狰狞模样的滑条犬抬起头准备追杀的时候,忽然间迎面一阵剧烈的杀气铺面二来,它还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忽然间就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什么东西猛的一装,健壮的身 体不受控制的就向后翻飞出去。 没错,确实是翻飞出去,不是贴着地面滚出去。 在场的众人见到这一幕,全都满脸惊呆,刚才小灰灰突然迎着滑条犬冲过来,那一瞬间的速度简直比他们见过的速度最快的斗犬还要快上几分。 更重要的是,只是半大的一条小‘狗’,居然拥有这么强横的力量,直接将身形健壮的滑条犬给撞飞了。 “嗷……” 滑条犬在半空中发出一阵哀叫,下巴被撞的疼痛,远不如心底的震惊于愤怒来的强烈。 场下,董骠见状皱起眉头,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淡定从容,冲眼前拉低帽檐的林昆说:“哥们,你的这条不知死活的小东西,居然激怒了我的犬王,它一定会被撕碎的。” 林昆淡漠的一笑,并没有说话。 斗狗笼里,滑条摔倒了笼子地面上的一瞬间,猛的就要弹起来反击,只是接下来惊人的一幕又发生了,在场的众人本来就睁大的眼睛,这一瞬间差点连同下巴一起掉到了地上。 小灰灰半空中直接追过来,根本就不给这条今天威风了整个斗狗场的滑条犬机会,张开了锋利的獠牙,精准而又暴力的冲着滑条犬的喉咙就咬了过去。 “嗷……嗷哦……” 动物的脖子是最弱的地方,所以自然界的动物厮杀,主要攻击对方的脖子。 滑条犬嗷的叫唤了两声,浑身的力道一下子泄去了大半,就连刚才睁大的一双眼睛,此时也光芒涣散起来。 如果说小灰灰击倒了滑条犬震惊了众人,那接下来又一幕的场景,更是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小灰灰咬着滑条犬的脖子猛的一撕扯,顿时就将滑条犬的喉咙扯断,皮肉被硬生生的撕下来衔在小灰灰的嘴里,一股浓浓的血水喷溅了出来。 “靠,这什么情况,这条小狗……” “太残暴了!” “这,这绝对是斗犬之王啊!” …… 场下一片的惊呼,而此时的小灰灰则昂起了脖子,一副王者的尊严不容侵犯。 犬王的尊严不容亵渎,那狼王的尊严呢? 这条滑条犬错就错在惹了不该惹的敌人。 而作为滑条犬的主人董骠,眼神中更是一片的惊诧,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刚才他还趾高气昂的冲林昆冷笑,说小灰灰会被滑条犬给撕的粉碎,现在可倒好,结果却是如同一个大嘴巴子,狠狠的抽在了他 的脸上。 董骠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回过头瞪着林昆,“兄弟,你是来砸场子的么?” 林昆笑着说:“是,又怎么样?” 董骠压着心底的怒火冷笑,“你的狗咬死了我的狗王,这笔账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你今天要想顺利的走出去,我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把那条小灰狗,还有你这只鹰隼都留下来,就当做是赔偿我的狗王。” 周围的人闻言,嘴上不敢说,但都在心里头对董骠腹诽起来,这摆明的就是敲诈勒索,甚至可以说是抢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