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黏人三宝 - 神兵奶爸

第二十一章:黏人三宝

第二十一章:黏人三宝 林昆还是留下来帮章小雅搬行李,在章小雅的行李上,他看到了一份当日的晨报,醒目的标题吸引了他的注意,上面写着:市中心警察局局长畏惧自杀…… 林昆马上想到昨天刚见过的黄光明,顿时心生愧疚:“这事跟我有关啊。” 可再一想到黄光明那张肥而油腻的脸,不知道涂了多少民脂民膏闪闪发亮,说话的时候总是一副阿谀奉承的歪风邪气,这种人死了倒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一念至此,他心里那一丢丢的愧疚顿时烟消云散,同时一阵骄傲之气搪满胸腔,大有一股站到房顶上向全世界宣布‘老子是反腐先锋’的冲动。 章小雅的行李不多,林昆来回搬了两趟就搬完了,林昆搬行李的时候章小雅也没闲着,这小妮子总能找到点东西拿着跟在林昆的身后,微微颔首脸颊粉红的模样,像是个乖顺的妹子,又仿佛娇滴滴的小媳妇儿,每次抬起头看面前挺拔的脊背的时候,脸上都是一阵陶醉的表情。 显然,这小妮子以不可抗拒的花痴劲头,彻底坠入了单相思的漩涡。 行李搬完了,林昆也要回家了,章小雅这时羞嗒嗒的跑过来,就好像是初中小女生第一次谈爱时不好意思开口的问道:“林大哥,下午你有空么?” 林昆不知道这小妮子想干嘛,但他果断的拒绝:“没空!”原因很简单,虽然他在漠北那个女人罕见的地方服役了八年,但不代表他情商低,从一走进这小院章小雅满脸惊喜的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章小雅脸蛋白皙漂亮,身材又那么的窈窕,放在学校里即便不是校花,至少也是个系花级别的,按说被这样的美女‘盯’上了,身为男人的林昆应该高兴才是,干嘛搞的这么紧张决绝仿佛人家女孩是妖精变的似的? 这里面有林昆的苦衷,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是小楚澄名义上的爸爸,楚静瑶名义上的老公,男人沾花惹草的那点勾勾心思他不是没有,但不能把这心思用在了章小雅身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后院起火了怎么办? “哦……” 章小雅失落了一声,站在那儿可怜巴巴的,林昆心里想着赶紧脱身,抬起脚就往门外迈,哪知这时章小雅突然满血复活一般,两只眼睛闪闪发亮起来,紧追过来一脸灿烂的笑道:“没关系林大哥,下午我有空。” 看着章小雅一脸灿烂的微笑,像一朵迎风招展的雏菊花,林昆表情发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即问道:“妹子,你有空跟我有什么关系?” 章小雅天真的微笑道:“当然有关系啦,不管林大哥下午干什么,我都有时间陪着你啊。林大哥,你不用不好意思,就当是我报答你帮我搬家啦!” 林昆两眼一黑,耳边仿佛飘过三声乌鸦的叫声——哇哇哇……他苦着一张脸,嘴角颤抖的道:“妹子,你也别客气,我学雷锋做好事,你不用报答我。” 章小雅微笑着理直气壮的说:“那不行,我爷爷从小就教我,欠什么都不能欠人情。” 林昆的耳边又飘过了三声乌鸦叫,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正应了那句诗——枯藤,老树,昏鸦……他现在真想一只脚迈出门外,像一道烟一样消失。 章小雅依旧一副天真的笑容,嘴上却是又见血封喉的补上一句:“林大哥,你下午要是不方便就算了,等晚上我做些好吃的送给你,就当是报答喽。”说完,小妮子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频频闪烁着卖萌的秋波。 林昆:“……” 章小雅表面上笑容单纯天真,心里却是偷偷的狡黠一笑,“网上说的还真没错,女人黏住男人的三大法宝——装傻,卖萌,扮天真,嘻嘻。” 百凤门舞厅三楼的大办公室里,阿东站在蒋叶丽的面前,蒋叶丽手里夹着一根细烟,另一只手端着一杯红酒,红酒在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照射下色彩艳丽,像年轻姑娘妖冶的唇妆,又仿佛醮染开了的血汁。 阿东一身西装腰杆挺直,他是一个无论春夏秋冬都是一身西装的男人,穿西装对于他来说已经无关冷热,而是一种生活的习惯跟做事的态度。 阿东汇报完了今天的事情,其中有关于林昆的,蒋叶丽听完之后略微沉吟,嘴角轻轻一笑,道:“看来,这个小伙子果真是一条过江龙啊!” 阿东立正不出声,等着蒋叶丽继续说。蒋叶丽喝了一口红酒,抽了一口烟,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映起一片红晕,这时的她是最迷人的,她朱唇轻启接着说:“眼下最重要的是,黄光明突然死了,接任他职务的应该会从四大城区的警局里直接抽调,这是中港市境界历来的规矩,要是被抽调到中心警察局任局长的是咱们南城区的张延,百凤门就危险了。” 阿东点点头,顺着蒋叶丽的话说:“如果是张天正被抽调走,南城区的警界治安会出现短时间的松懈,几股势力这时极有可能趁机而动,目前来看最弱的就是我们百凤门,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切我们这块蛋糕的机会。” 蒋叶丽转身望向窗外,声音里透出一股惆怅无奈,“是啊,听天由命吧。” 阿东道:“蒋姐,得一良将胜过千军万马,咱们既然知道那小子是过江龙了,何不赶紧拉拢过来,有了这么一条过江龙在,咱们也不一定就劣势。” 蒋叶丽摇头,目光眺望向远方,“阿东,你想的太简单了,他能一脚踢的阿狗重伤,就证明他的战力肯定在阿狼之上,甚至阿豹都不是对手,这样的一条过江龙,岂是说想拉拢就能拉拢过来的,还是听天由命吧。” 阿东静静的站着,脸上一阵颓丧。 林昆还是领着章小雅一起打车到了农贸市场,他真怕不领这小妮子来,等晚上的时候她真端着一盘饺子或者其他什么的出现在他家门口,楚静瑶是肯定不能吃他的醋,关键是怕对小楚澄影响好,影响他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既然白纸黑字签了合约当爸爸,那就得当个像样的爸爸。 农贸市场很大,里面卖的都是土杂,林昆走在前面脚步飞快,章小雅紧紧的跟在后面,周围的人都投来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多是慨叹又一颗水灵的白菜,竟然让猪给拱了,章小雅一身干净时尚的打扮,脸蛋又那么青春漂亮,再看林昆,叼着个烟卷一身穷吊丝的地摊货打扮。 卖菜籽的和卖种菜工具的完全在农贸市场的两端,林昆只好先买完菜籽,再绕到偌大的农贸市场的另一端买工具,等两样东西都买完了之后,章小雅却眼巴巴的站在旁边一家卖花的摊位前不肯走,转过头看向林昆,那楚楚动人小模样分明就是在说:“人家好喜欢,给人家买嘛!” 这家卖花的摊位卖的不是花店里的那种送人的花束,而是一小盆一小盆放在家里养的花,林昆看看花架上摆满的花,再看看眼神楚楚的章小雅,心底顿时一横扭头就走,不等章小雅开口,卖花的大姐看不过去了,“小伙子,你女朋友这么漂亮,就买一盆花送给她呗,也不贵。” 这真和贵不贵没关系,林昆是不想再给章小雅缠着他的借口,帮她搬个家就要黏他一下午,要是再送她一盆花,谁知道又会是什么后果。 林昆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就往前走,这时迎面突然一个人叫住他:“嘿,你是林昆!?” 林昆抬起头,就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皮肤黧黑的家伙,这人方脸浓眉,剃着个半寸,咧嘴一笑露出一颗缺了半截的门牙,左边的脸上有个酒窝。 “大壮!” 林昆激动的道,小时候的记忆一下子涌上脑门,“你小子怎么在这!” 张大壮见这人真是林昆,顿时也激动了起来,嘬着他那半截门牙笑道:“我在这干了点小买卖。昆子,你不是去当兵了么,现在复原了?” 林昆笑着道:“是啊,复原了。你小子在这干什么买卖呢,现在是不是发财了啊?” 张大壮笑着道:“嗨,发什么财啊,就是混个生活罢了。”把手里抱着的两盆花往前一摊,“喏,就是倒腾点花草卖,赚点柴米油盐的钱。你呢昆子,复原后部队给安排工作了,还是自己干买卖?” 林昆笑着道:“部队给安排了个工作,也不是啥体面的工作,当保安。”他这不是故意撒谎,总不能跟多年不见的发小说,他现在是当奶爸吧。 张大壮脸上笑着说:“也挺好,保安的活清闲。”心里却不由的慨叹,想当初在学校那会儿,林昆是多么威风的人物,老师喜欢同学们佩服,没想到长大后混成了这样。他这是单纯的惋惜,没有瞧不起林昆的意思,两人小时候就是好哥们,要不是林昆18岁那年突然当兵离开了,那时候也没有什么通信方式,两人也不至于时隔8年之后才再次见面。 两人在这边聊的火热,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大壮,跟谁聊呢!”说话的正是刚才卖花的那位大姐。 张大壮拉了一下林昆,冲林昆介绍道:“我媳妇,何翠花。”说完,附在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比我大五岁,知道疼人,为了我跟家里都闹掰了。” 张大壮又冲何翠花笑着介绍道:“媳妇,这就是我经常跟你说起的昆子,我这断了的半截门牙,就是跟他一起爬树掏鸟窝的时候摔掉的。” “原来你就是昆子啊,经常听大壮说起你,你俩小时候可没少干坏事呀……”何翠花边笑着说,边迎了出来。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了,张大壮又附在他的耳边说:“放心,咱俩偷看张寡妇洗澡的事我没说。” ……

上一篇   第二十章:新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