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零二章:开玩笑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一百零二章:开玩笑

头上嵌着大疤的光头,还是他身后跟着的一群耀武扬威的小弟,亦或者是此时张大着嘴巴,能塞进去一个馒头的饭店大堂经理,任谁都没料到林昆会突然出手,并且这一出手便是一连串的大嘴巴子,把这 长发小青年给打的脸颊肿高,牙齿松动。 就这还是林昆手下留情呢,否则的话,这一连串的几个大嘴巴子下来,这长发小青年的脑浆都能被抽出来。 可光头潘哥一伙人可没有这种觉悟,短暂的诧异震惊过后,这潘哥扯开了嗓门,就一声震天般的怒吼:“给我住手!” 话音落罢,也不再多废话,挥起了拳头就冲林昆砸了过来。 林昆眼睛淡淡的一眯,直接一脚踹在了长发小青年的肚子上,这长发小青年一声痛叫,整个人凌空就向后飞去,正好撞向了近在咫尺的光头潘哥。 这光头潘哥正往上冲呢,没料到自己的小弟居然被一脚给踹飞了,一个躲闪不及,就听砰的一声闷响,直接撞了个结结实实的满怀。 “次奥!” 光头潘哥踉跄倒退,身后的两个小弟反应够机灵,赶紧把他给扶住。 光头潘哥一把将长发小青年给推到了一边,嘴里骂了声:“给我滚开!”抡起了拳头又向林昆冲了过来。 林昆静静的站立,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你确定要和我动手?” 光头潘哥嘴里怒吼道:“打的就是你!” 握紧的拳头,冲着林昆的脑门就劈了下来,拳风呼啸,这一下是把他浑身的疯狗劲儿都使了出来,这一拳若是砸下,普通人立马就能脑震荡了。 林昆身体稍稍的往旁边一侧,光头潘哥的拳头,贴着林昆的胸口就落了下来,他自己的身形也被带的趔趄了一下。 “太弱了……” 林昆无奈的摇摇头,嘴里叹息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是清楚的落在了潘哥的耳中。 这潘哥好歹也是这附近的地头蛇,疯狗的名头足够让这片地界上的每一个人头疼,过去就是洪林门的周老大见了他,也得赞声一声疯狗,何曾被人这么轻蔑过,当下怒火中烧一声怒吼,“我去你姥姥的 !” 直起了身子,就想要冲林昆一脚踹过来。 可林昆根本不给他机会,抡圆了巴掌猛的向下一抽,顿时就听啪的一声脆响。 “哎哟!” 光头潘哥捂着腮帮子,整个人立马趔趄的向后飞了出去,呼通的一声,装在了身后的墙上,将旁边摆着杯具的桌子撞的猛的一晃,上面摆着的杯子哗啦一下掉地上了,摔的七零八碎。 “md,你敢打老子,今天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光头潘哥直起腰,捂了一下那肿高的脸颊,眼神中凶光更盛。 换做是普通人,被人家这么一耳刮子抽飞,那肯定是心生胆颤,可这潘哥之所以叫做疯狗,那真就跟疯狗一样,遇到了敌人拼了命的也要往上冲。 站在门口的几个小弟,见自己老大红着一双眼珠子,龇牙咧嘴的模样,知道老大这是要发飙了,一个个的心底都升起一丝恐惧,不用的往后退。 他们的老大发起飙来,不光敌人倒霉,就是他们这些做小弟都害怕。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刷新了这些小弟的三观认识。 啪! 林昆也不跟这光头潘哥多废话,直接一个大步跨过来,兜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甩下来,这光头潘哥刚准备张牙舞爪的发飙,这飙还没等发出来,就又被打了个趔趄,脚下打晃。 “小子,你,你特么……” 啪! 又是一个大耳刮子。 “老子,我……” 啪! “你特么真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可是……” 啪! “我,我特么服了!” 啪! 不管这光头潘哥说什么,林昆都是一个大耳刮子抽下来,这耳刮子可比刚才长发小青年的巴掌重多了,眨眼的功夫,这个绰号疯狗的地头蛇,已经被打的脸颊红肿,一双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凸出来了, 嘴角淌着血丝,呸的啐了一口唾沫,里面黏着两颗牙。 “我,我都说服了,你怎么还打?”疯狗没了疯狗的脾气,潘哥抬起头,一副苦逼的模样看着林昆。 林昆又抬了手,这潘哥的眼睛马上一眯,咬紧了牙关,“这可是你逼我的!敢动我潘大军,我要你死!” 唰…… 一双刀刃雪白的匕首,出现在了光头潘哥的手中,冲着林昆的小腹就扎了下来。 两人距离太近,周围的人只觉得眼底寒光一闪,想要提醒都来不及,楚静瑶、秦雪、澄澄、楚相国、江映霞的脸上同时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在他们看来,即便林昆的身手再厉害,隔着这么近的距离,根本无法躲闪的。 光头潘哥的脸上,一抹残忍狰狞的笑容,他仿佛已经提前看到,林昆被扎中了肚子以后,到底求饶的模样。 他肯定不会饶了他,今天不但要把这个混蛋给废了,还要把屋里的这几个女人给带走,一个半老徐娘,两个国色天香,想一想小腹下就是一股邪火蹿起来。 “找死!” 林昆眉头一皱,脸上一阵冰冷的杀气缭绕,直接一只手抓在了光头潘哥的手腕上,刀尖已经贴在了他的小腹上,可光头潘哥不管再怎么使劲儿,都难以再向前扎动分毫,哪怕他将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嘴里往外迸着血唾沫星子,也依旧不能再进分毫。 嘎嘣! 林昆手中一用力,光头潘哥立马一声惨叫,他握着刀子的手腕,以一个瘆人的角度扭曲,整个手腕几乎扭曲了一百八十度,不光是腕骨被扭断了,连带着筋也一并给扭断了。 铛啷…… 手里的匕首应声掉在了地上,光头潘哥的脑门上一层豆粒儿大的汗珠渗了出来,他挣扎着想要后退,弯着腰抬起头一脸胆颤惊惧的看着林昆,这一瞬间他才意识到,眼前这个看似身材单薄的年轻人,比 他想象中的要强大的太多。 他这种疯狗的个性,再加上手底下有些个兄弟,对上普通的市井混混那自然是令人畏惧,可对上了眼前这个一脸冷然,如同魔鬼一样的男人,他忽然间感觉像是小鸡见到了老鹰一样。 “我,我错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光头潘哥胆颤的道,脸上丝毫没有了先前的凶戾,一只手捂着那扭曲的手腕,连连的向后退,直到后背靠在了墙上。 “晚了。” 林昆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每走一步,光头潘哥的两条腿就哆嗦的更厉害了,当他马上就要走到跟前,这时座位上的楚静瑶冲他喊道:“林昆!” 林昆停下来,楚静瑶面色平静的道:“儿子在这儿呢。” 林昆回过头看向澄澄,小家伙正一副惊诧的模样看过来,小眼睛一眨不眨的。 林昆冲澄澄笑了一下,“澄澄,别怕,爸爸这是在和这位叔叔开玩笑呢。” 澄澄不说话,林昆回过头瞪了这个潘哥一眼,这个潘哥忍着剧痛,强笑道:“是,是啊,我们在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