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八章:妄想的股东们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九十八章:妄想的股东们

天楚大厦顶楼的一号会议室内,整个集团的股东一个不落的坐在下面,首位楚静瑶正当着众人的面拨通电话。 电话是打给林昆的,一个多月前,集团内部也召开了这样的一次全体股东会议,用以来制裁楚静瑶私自给林昆融资,当时众位股东的口径统一,认为楚静瑶是在偏袒自己的私人关系,才向天茂房地产公 司融资的。 既然是上市公司,集团的利益就是在座每一位股东的,考虑到自己兜里的银子,就这么被一个年轻的总裁私自的融资到了一个看不见希望的小公司内,这些股东的恐慌也倒合情合理,再加上当时赵家叔 侄的暗中鼓动,一时间众人纷纷反对楚静瑶,并想着将她从总裁的位置上逼下来。 但今天的情况不一样,见楚静瑶拨通了电话,在座股东一个个都满是希冀的看过去。 吉森市最近的地下世界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座的股东们不是很了解,但吉森市最近的地产格局变化,可他逃不过他们这群商业利益当先的股东们。 这些个人整天到晚没事就是研究全国的经济变化,他们多数人不光是天楚集团一家上市集团的股东,同时还投资其他的行业。 吉森市的新城区规划,是东三省近年来最大的一个地产项目,也是最具备商机的。 通常一个新城区的建设,必将带动周边的经济,如果能去这其中分一杯羹,那都将是不小的数目。 当在座的这些股东,了解到天茂房地产公司,拿了新城区一大半的地皮,并且核心地区的地皮几乎都囊括,这些个股东由心的眼热了起来。 面对金钱利益的驱使,这些人也都不要脸了,忘记了当初质疑并指责楚静瑶给天茂房地产公司融资的事儿了。 大家伙今天又一起坐在这儿,希望能够通过楚静瑶和林昆的关系,两家公司进一步的合作,来分一块大蛋糕。 众多的股东一致发声,楚静瑶也不是非在乎他们的这种无厘头的建议,但考虑到在场众人的辈分都不低,她作为一个晚辈暂时放下姿态,给林昆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以她对林昆的了解,应该能听出电话 里的意思。 电话开的是免提,楚静瑶这么做是为了让在场的众人死心,换言之天茂房地产公司目前最大的股东是林昆,执行总裁是秦雪,这都是自己家人,天茂公司赚的钱也都是自己家的钱,现在这群股东想插进 来分钱,怎么说都有点脸皮太厚了。 楚静瑶将话说完,会议室里的每个人都屏气凝神,脸上满是期盼的望着。 “这个呀……” 电话里传来了林昆的声音,“媳妇,这我恐怕不能答应你,首先吧,再次融资的话,我可不想你们集团里的人再指责你了,前两次的融资,这些人几乎都是跳起来反对,都是一群年岁不小的长辈,我可 不想跟他们再发生第二次冲突,第二么,目前我们天茂房地产公司虽然资金吃紧,但不影响我们的正常运作。” 不等楚静瑶开口,在座的股东们坐不住了,开始纷纷冲着手机开口,也不管林昆听不听的见,反正是争先恐后,这些个外人面前稳重的商界大佬们,这会儿完全没那副派头了。 “林总,你和我们楚总的关系,我们都知道,能不能看在这层关系上,就让我们天楚集团进一步融资,这种合作共赢的事,还是要帮亲一点的么。” “林总,吉森市新城区的建设是大项目,我们天楚集团财力雄厚,可以合作。” “林总,我们天楚集团也能提供相关的技术支持,可不光是简单融资。”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意思大致差不多,这个资我们一定要融,这个钱我也一定要赚,错过了这么好的投资合作,损失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的。 别说天楚集团了,放眼整个东三省,不知道多少经济大鳄都盯着这块肥肉了,拿到了一两块的地皮不算什么,关键整个吉森市的新城区地皮,目前几乎都攥在了天茂房地产公司的手里,并且核心的地皮 一点不落,这可就太恐惧了,以后一个区的产业乃至地产都是一家公司,想想就可怕。 说的简单直白一点,天茂房地产公司这一次能够凭着这个庞大的项目,挤进东三省前十强的的大公司,而且以后哪怕不发展别的项目,就凭借这一个城区的配套项目,以及商场租金、相关的管理费用等 等,就能维系整个集团的运作经久不衰。 换句话说,要不是碍于天茂房地产公司背后的是林昆,这个辽疆省地下世界的教父,如今吉森省地下世界的第一人,很多的经济大鳄怕是已经动用非常的手段进行强抢掠夺了。 商场如战场,看似没有硝烟,可谁敢说这背后都是清清白白的公平竞争? “都安静!” 电话里传来林昆的声音,他这一声喊的不大声,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闻声都安静了下来。 楚静瑶坐在一旁,脸上的表情冷淡,她对着些个股东这种不要脸的行径,打心底里是抵触的,不过碍于这些人的长辈身份,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时,电话里又传来林昆的声音,“诸位天楚集团的股东前辈,你们想要赚钱的心思我能理解,我们天茂房地产公司,暂时不考虑和别的企业合作,但我们已经在运作上市了,在座的各位如果想要投资 的话,等我们公司上市以后欢迎投资!” 说完,不等这些个股东有什么反应,林昆转而对楚静瑶说:“静瑶,吉森市这边有一家菜馆不错,有时间么?” 楚静瑶一直冷着的俏脸,微微一笑,“时间倒是有,不过太远了吧。” “只要你有时间就行,晚一点我去接你,今天晚上正好一起吃个晚餐。” “接我?”楚静瑶疑惑,中港市和吉森市虽然同处一个东北的版块上,可中间的距离即便是高铁也要四五个小时以上,真要一起吃晚餐,那得到半夜才能吃的上? 不等楚静瑶开口问,林昆已经挂了电话,听着电话里嘟嘟传来的盲音,楚静瑶收了电话,也不再理会在场的众人,踩着高跟鞋走出了会议室。 楚静瑶前脚走,会议室里的股东们便响起了喧嚣的议论,天茂房地产公司要运作上市,这完全在他们的预料之外,但既然林昆已经说出这话,那就八九不离十了,这么一来他们是可以自由股东的身份购 买股票,成为天茂房地产公司的股东,但这么一来的话他们的利益将缩水不少。 在场的一些个颇有手腕的股东,甚至萌生了一个想法,想尽办法阻挠天茂房地产公司的上市,为自己的利益赢取最大化,他们这群人势单力薄行不通,就联合东三省的其他经济大鳄。 这个提议一提出来,马上得到了众人的同意,大家伙也都压低了声音,但旋即有一个反对的声音喊了出来,“你们确定这不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