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六章:一刀杀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九十六章:一刀杀了

“你的力量本来就是恐怖到了极点,看你的身形单薄,应该是通晓内家功夫,否则你的力量绝对不可能这么大!” 季老大恨的牙根都痒痒,“你刚才砸过来的第一拳,故意使出了小成的力道让我轻敌,随后又不断的加大力道,害的我越陷越深最终中了你的圈套!” “如果不拼力量,而比综合的战斗力,我季老大未必不如你漠北狼王,我想到你堂堂漠北狼王居然是一个……” “停!” 林昆实在听不下去了,皱着眉头无奈摇头,“送你两个字,拉不出屎别怪地球没引力,打铁还需自身硬,你自己实力不济,就别像个小媳妇似的怨天尤人了,不服气你打我啊?” “你,你你你……” 季老大牙都快要咬碎了,“你还使诈,你不是说两个字,这都几个字了!” “我喜欢说几个字,就几个字,小时候你家长辈没教过你不要轻信别人的话么?” 林昆吊儿郎当的笑道,一只手背在了身后,“别废话了,你一条胳膊已经废了,我让你一条胳膊,这一次我们不拼力量,你想拼什么就拼什么。” “好,你还算是个爷们,我让你狂!” 季老大愤懑不甘的一声怒吼,挥着一只拳头就向林昆砸了过来,同时脚底下一个交叉的箭步,这拼的不是蛮力和拳头的硬度,而是带着招式。 林昆长青古树一般的站在原地,眼睛微微的一眯,眼看着季老大即将冲过来,他突然的一脚向季老大踹了过去。 季老大来势凶猛,可林昆脚底下的速度更快,季老大不敢正面迎其锋,赶紧一个错步躲闪,同时又是一个半旋转,拳头横的向林昆砸过来。 林昆挥出拳头,瞅准了之后向着季老大的手腕就砸过去,季老大警觉过来,可已经晚了半拍,砰的一声闷响,手腕被林昆砸了个正着,正人身体猛的向后一晃,脚底下还不等后退站稳,林昆突然一个大 步跨过来,肩膀向下一沉,后背猛的往季老大的胸前一贴,顿时就听砰的一声…… 季老大连连倒退,胸前的骨头仿佛一寸一寸的都被撞断了一样,嘴角溢出血丝,最终后背贴着撞在了身后的墙上,才止住了退势,与此同时噗的一声,一大口的血水喷了出来。 “怎,怎么可能?” 季老大单膝跪在地上,脸上是那浓浓的不甘,他抬起头瞪着林昆,脸上有惊诧也有愤怒,“我季老大一辈子走南闯北,从没败的这么彻底,任你漠北的狼王再强,可……” 不等季老大说完,林昆笑着打断,“你的废话真多,说点有意义的吧,马欣兰和我好歹相识一场,你又是一个祸害,我今天就当是替她报仇了。” “你敢杀我?”季老大瞪着林昆吼道。 “我有何不敢?”林昆淡漠的一笑。 “黑河省有我不少的兄弟、朋友,你要是杀了我,难道你想和一省的地下世界为敌么?”季老大咬牙道。 “一省为敌?” 林昆道:“我不清楚你这些年到底有多少过命的交情,辽疆省我统一的了,吉森省我荡平的了,东三省只剩下黑河省,我又有何惧怕?” “我们黑河省临界俄国,民风本就比吉森省和辽疆省彪悍,我们黑河省道上的兄弟,也都是彪悍精良居多,和你们吉森省辽疆省的地下世界不同,你今天若是杀了我,日后……” 唰! “废话真多。” 林昆左手持着三棱军刺,一道乌金的光芒抹过了季老大的脖子,季老大的话还未说完,嘴唇哆嗦着已经说不出了,两只手死命的捂着脖子,睁大着眼睛看着林昆,“你,你……” 吧嗒,吧嗒…… 血水顺着季老大的指缝流了下来,滴落在了地板上,血腥的气息弥漫。 季老大倒在了地上,血水快速的从他的喉咙里流了出来,洇染了大地。 大厅的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林昆回过头向门口的方向看去,脚步声戛然而止,大厅的门吱的开了一道狭小的细缝。 “进来吧。” 林昆冲着门外的人喊了一声,声音不大,却透着一股强者才有的威严。 门外的人小心翼翼,被林昆突然这一声喊,马上吓的一哆嗦,手上的力道一下子没掌控好,踉跄的就进来了。 进来的是一个圆脸的胖子,穿着一身练功服,这胖子的腿上有伤,走路有些跛,看起来应该是常年的暗伤。 这胖子进屋后一打量眼前的状况,顿时惊吓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尤其看到倒在地上睁大着眼睛已经死去的季老大,眼底更是闪过了一抹紧张、哀伤。 “你和他认识?”林昆冲着胖子问道。 胖子连忙回过神,犹豫了一下之后,点点头道:“认识,老相识了。” 说完,胖子转过头看向林昆,脸上的表情哆嗦紧张,道:“你,你就林老板吧,我是这家武馆的主人,我叫徐三福,是季老大硬要来这和你决生死的,我早年的时候受过他的恩不好拒绝,现在我这位老 相识已经死了,还恳请林老板放我一马。” 林昆没有答他,而是目光看向重伤到底的老凤凰、铜身黄牛、嗜血花蛇三人。 徐三福连忙解释,“林老板你别误会,这三个人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声称是季老大的朋友才闯进来的。” 林昆向着大门外走去,徐三福见林昆是向他这个方向走来,马上紧张乱哆嗦,跛着脚往后退,“林,林老板,我年轻的时候伤过一条腿,现在也就是个半废的人,求你饶了我,我对你可是一点忤逆之心 也没有啊……” 徐三福一边说着,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林昆来到了徐三福的身前,停了下来,微微的侧过头,“替你的这位老朋友收尸吧,叫上你手下的弟子,把那三个人都控制起来,一会儿会有人来把他们都给带走。” 徐三福愣了一下,心里顿时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是是是,林老板慢走……” 林昆走出了武馆,掏出手机给刘幸福打了个电话,这个地方距离刘幸福的龙兴茶楼不远,派人过来最多十五分钟,十二生肖怪的那三个人已经重伤,也不怕徐三福手下的人控制不住他们。 林昆开着车离开,他前脚离开,地上躺着的老凤凰三个人,便挣扎着起来想要反抗,结果被徐三福上来一顿大嘴巴子,全都打的老老实实。 没等多久,刘幸福和章寒便带着一行人过来,将老凤凰三人全都带走。 徐三福是认得刘幸福的,龙兴茶楼的老板,那在吉森市的黑白道上都是极有名气的。 刘幸福等人走了以后,徐三福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后背上都快被冷汗湿透了,今天他真是到鬼门关走了一遭,最近吉森市的道上都传说林老板如何威武,不亲眼所见永远不知道他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