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五章:三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九十五章:三拳

季老大不是故意不上前去帮忙,他对这突然到来的三个十二生肖怪的人虽然没有好印象,但毕竟已经是盟友关系,本应该同心协力诛杀林昆的。 可林昆解决战斗的速度太快了,几乎就是秒杀了铜身黄牛,又以绝对压倒性的优势,击溃了嗜血花蛇和老凤凰,季老大还不等瞅准时机出手,战斗已经结束了。 本来,季老大对打败林昆,替两位死去的弟弟报仇志在必得、胸有成竹,可亲眼见识了林昆的手段之后,心里免不得一阵胆寒之意升起。 “你是季家的老大?就是你约我来这儿的?” 林昆闲庭信步一般,走到了季老大的面前,他手中的三棱军刺,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冷冽光晕,和他这一身淡然的模样形成鲜明的对比。 季老大身材高大,体格雄壮,可这一刻直视着林昆的目光,竟恍然间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弱小了起来,犹豫了片刻才断然的开口道:“不错,是我!” 语气坚决,脸上的表情傲然,可心里头,却是隐隐绷不住的跳乱起来。 “你的两个弟弟不是我杀的,是他们先绑架了我徒弟的媳妇,还想要行禽兽行为,我只不过是给了他们点教训,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罢了。” “至于他们的死,呵呵,我也表示遗憾,这笔账我想你应该也清楚,否则的话马欣兰一伙人也不会被你全部斩杀,一代骄女更是让你给活埋了。” 说到这,林昆摊了一下双手表示无辜。 “哼,即便如此又怎么样,你说这些,难道是想要企图让我原谅你么?” 季老大脸上的表情一冷,一想到自己的两位弟弟惨死,他便是心如刀绞,方才心里的胆颤之意尽皆荡去,一双眼睛瞪大着,死死的瞪着林昆。 “呵……” 林昆笑了起来,无奈的摇摇头,道:“我只是跟你说明一下试试,你既然敢打电话来约我,而且还下了生死的命令,那么今天你就得留在这儿。” “你季老大是黑河省的传奇人物,但也和那十二生肖怪差不多,能调教出季让和季峰那两个禽兽的弟弟,你的人品也足见一斑了,对付你这种社会的败类,我从来不会手软。” “你……”季老大气的眉心狂跳。 “别特么墨迹了,老子时间宝贵着呢。” 话音落罢的一刹那,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冷,随手将三棱军刺收了起来,同时另一只手化作了拳头,没有任何花哨的攻击招式,径直的就向季老大攻击了过来。 从呼吸的波动来看,这位季老大绝对要比老凤凰他们三个要强上不少,可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得罪到了他漠北狼王的头上,而且还是一个穷凶恶极之徒,杀了也就杀了。 呼啸! 拳风凛冽,化作了一道虚影,奔着季老大的胸口就砸去,季老大脸上的表情立马一怔,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赶紧抬起了一只拳头迎了上来。 砰…… 一记沉闷的声响,季老大咬着牙硬接下了林昆的这一拳,本来是一脸决然的表情,此时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目光轻蔑的看向了林昆,“哼,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原来就这么点的力气,简直就 跟棉花一般!” “看来,我是高看你了,十二生肖怪的那三个人不堪一击,是他们太弱了。” 季老大一脸的傲气凛然,他本以为林昆这一拳,能有多大的力气呢,咬紧着牙关,使出了将近八成的力气硬撼,结果却是大出所料,不是林昆的力气太大,而是太小了,一点对他的影响也没造成,简直 弱爆了。 相比季老大的身形稳如磐石,林昆的身体微微的一晃,似乎是吃不了季老大的这一拳,林昆眉头皱紧起来,他还是有些低估这季老大的力量了。 这季老大的身形不如那个铜身黄牛强悍,可这手上所展现出的力道,却要远高于铜身黄牛一个档次。 “呵……” 林昆的嘴角咧开一抹笑容,“是么?你如果能接下我三拳,我人你宰杀!” 话音落罢,不等季老大有丝毫的反应,林昆的拳头已经砸了出来,这一次拳风依旧呼啸,凝聚的力量至少是刚才的一倍以上。 距离近在咫尺,季老大不敢大意,赶紧又是抬起了拳头格挡,同时眼底闪过一丝轻蔑,口中道:“三拳又如何,即便是三十圈,我也不惧你!” 砰! 砰…… 砰!!! 眨眼间,林昆的右拳如同子弹发射一般,轰出了三拳,一拳的力道大过一道,那最后的一拳即便是一块钢板,差不多也能被他给凿凹下去。 第一拳的时候,季老大依旧是使出了八成的力气硬撼,结果身形一震,拳头上一阵隐隐碎裂般的疼痛传来,他那本来百分百信心的心底,顿时有些慌了。 当第二拳砸过来的时候,他将浑身的十成力道全都使了出来硬撼,不敢再有丝毫的保留,可结果他的身体震荡的更猛了,脚底下险些没站住,拳头上的疼痛更加剧烈,甚至整条胳膊都被震的有些发麻了 。 第三拳,内心惊骇的季老大,更是将浑身百分之二百的力道咬牙使出来了,可结果更让他感到悲催,迎面而来的这最后一圈,所带起的强大劲风,如同滔滔江水一般奔腾,不等砸到近前,仿佛已经被这 股强大的势头锁定。 这得是力量达到了何等程度,才能有这么强大的气势。 季老大扪心自问,他这么多年的走南闯北,从来没遇见过力量这么强悍的人。 而且,看他高高瘦瘦的模样,愈发觉得不可思议。 但一切都晚了,当两人的拳头撞上的一瞬间,季老大只觉得自己的胳膊被火车撞上了一般,伴随着嘎嘣的脆响,隐隐的听到了拳骨以及胳膊碎裂的声音,剧烈的疼痛顿时像是一万把匕首一样,同时扎进 了心底。 “啊!” 季老大一声惨呼,单手捂着遭受重创的胳膊连连倒退,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被强大的力量波动,胸口一阵的憋闷,似乎有血水要喷出。 林昆嘴角邪魅的一笑,静静的立在原地看着季老大,道:“怎么样?” 季老大咬牙切齿,瞪着一双眼睛满是杀气腾腾,“姓林的,你特么的使诈!” 林昆一副淡定自如的模样,“哦?”心里却是觉得蹊跷,诈你姥姥啊。 季老大恨恨的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