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四章:惹不起的人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九十四章:惹不起的人

老凤凰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击,看那架势似乎一块钢板,她也有信心给击穿了,可她两条干瘪的如同树枝一样的胳膊舞舞喳喳了半天,人家就是一根三寸长的军刺横在眼前,她连人家的一根汗毛都没 碰到。 而且,更让这位走南闯北大半辈子的老凤凰崩溃的是,她手上的两把精钢打造,随着她大半辈子的两把爱刀,此时那刀刃上被崩的掉了一排的缺口…… 此时再看她手里的两把短刀,那一个个缺口连成一串,说是锯更为贴切。 “花蛇,你小子还等什么呢,上啊!” 老凤凰咬牙切齿,强压下内心的愤怒,冲着还愣在身后的年轻男人吼道。 十二生肖怪里的嗜血花蛇,闻声恍然,两只手向腰间一摸,同时向前的一抖,就听哗啦啦的两声响,两道银光的匹练,直接奔着林昆卷来,同时他整个人快速的起身向前,这一上来就展示出来了非凡的 杀伤力。 十二生肖怪,在华夏的江湖上算不上多么牛掰的组织,但其中的十二个人各自身怀绝技,平日里替人买凶杀人,又或者干一些其他的不合法的勾搭,总之是坏事做尽臭名昭著。 那两道银色的匹练速度太快,一时间看不太清楚,直到啪啪的两声脆响,抽打在林昆脚下的地板上,才看清楚是两把至少两米多长,带着密密麻麻的刀枪刺的银鞭。 这银鞭异常的锋利,抽打在地面上以后,直接将木质地板打的一片碎屑飞舞,好在林昆及时向后退了一步,否则的话若是被这两道银鞭抽中,两只脚背怕是都要被抽的豁开。 唰唰…… 两把银鞭落地之后,只是短暂的一个停留,紧接着又化作了两道银蛇,一上一下成盘绕的势头向林昆卷来。 与此同时,那老凤凰看了一眼手中的两把爱刀,暗暗的一咬牙,唰唰的冲着林昆,就将两把刀飞了出来。 老凤凰继续向林昆逼近,袖口中一时间又射出来了一连串的银芒来,向着林昆身上的要害便是袭击过来。 两人合攻,配合的那叫一个天衣无缝,换华夏江湖上任何一个普通或者中等的人物在这,估计都要着了这两个人的道儿,用不下三招便会败下。 不过林昆却是丝毫无惧,他堂堂漠北的狼王,不说入了都市以后精修了武功,就单凭他昔日的实力,也不是普通的江湖人士能奈何得了他的。 林昆眉心一凝,这是打他走进来这个房间里,第一次露出一抹凝重之色,但很快他嘴角别咧开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花拳绣腿,不过如此。” 语气轻蔑的说完,他整个人凌空一个翻身,躲过了一连串的飞刀,然后落地乡下的一瞬间,银鞭向上卷来,他手中的鬼畜猛的向下一挥,就听叮铛的一声交击的脆响,那银鞭缠在了鬼畜上,不等另一根 银鞭冲他的小腹下抽过来,他整个人已经单脚点地,噌的一下像是子弹发射一般,向着嗜血花蛇就冲了过来。 银鞭虽长,但奈何不了近距离的攻击,常言道一寸长一寸强,可近距离的搏杀,讲究的却是短小精悍。 嗜血花蛇眼看着林昆快速的奔过来,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两只手赶快丢到了银鞭,双手向腰间一插抽出了两把短刀。 银鞭是他擅长的武器,这两把短刀只是他不得已的时候抽出来防身的。 林昆冲到嗜血花蛇近前的时候,嗜血花蛇已经举起的短刀准备交战,林昆左手挥舞鬼畜突然的一抖,上面缠绕的银鞭散落,然后唰的一道冷冽的杀气,化作乌金的光芒,向着嗜血花蛇手中的短刀就斩了 过来。 嗜血花蛇哪敢大意,挥刀迎上,结果就听叮铛的两声响,两把短刀应声断裂,不等嗜血花蛇再有所反应,林昆右手猛的一拳挥出,砸向他的胸口。 砰! 嗜血花蛇眼看着拳影在眼皮子地下杀过来,结果丝毫的躲闪之力也没有,一声闷响之后,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被大锤砸中了一般,一股热血实在无法忍住,噗的吐了出来…… 林昆侧身向一旁躲闪,结果绕到他身后的老凤凰,被这口热血喷了个正着,一时间老凤凰那干瘪的老脸上,血水横流,将她的双眼都遮住了。 老凤凰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林昆回过头一看,嘿,居然还有这种好事,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直接一脚踹起,冲着老凤凰的小腹就踹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结实的闷响,这声音就好像是火车撞山上一般的缩小版一样,老凤凰那本来就干瘪瘦的身体,顿时响起一阵骨骼错位般的喀嚓声,嘴里头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倒飞了出去。 呼通! 重重的撞在墙上,才缓缓的落地。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老凤凰,这会捂着小肚子跪在地上,脸上血糊糊的一片,一点傲然冰冷之色也没有,此时这个十二生肖怪里的年龄最老的老凤凰,一下子仿佛苍老到了骨子里。 “咳,咳咳……” 老凤凰忍不住的咳嗽,一大滩的血水咳了出来,抬起头却依旧是傲然不甘的冲林昆吼道:“我们十二生肖怪,是不会放过你的,你早晚有一天,会死在我们十二生肖怪的手上!” 林昆缓步的走过来,淡然的一笑,“是么?先不说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早就听说你们坏事干的不少,既然你们在东北现身了,那我不介意去灭了你们所有人,还社会一个公平。” “你,你,你……” “呱躁。” 林昆直接一脚踢在了老凤凰的脖子上,这个双手不知道沾满了多少鲜血的江湖恶人,脖子一歪晕死了过去,身体再一次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而另一旁的嗜血花蛇,此时脸色惨白,本来颇为英俊的一张脸,此时只有狼狈二字形容,他面带恐惧的看着林昆,道:“你不能杀我们,如果你再杀了我们,我们十二生肖怪……” “嘘!” 林昆笑着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牛逼这玩意儿可不是随便吹的,你瞅瞅那个老太太,牛逼吹了一顿之后,不还是老实的躺在了地上,你们之前的那三位兄弟没死,不过是被送到了相关部门,很快你们 的总部就会暴露出来,到时候……”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嗜血花蛇的脸上恐惧起来,“你是国家的人?” “这话让你说的,我本来就是华夏国家的人,而且我以前什么身份你们也是知道的,一日为军人,终身挂军魂,自然要保家卫国铲平奸邪。” “……” 嗜血花蛇已经说不出话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实力比他高太多不说,他似乎已经隐约看见了十二生肖怪满门覆灭,或许这一次他们根本就不该来吉森市寻仇,有些人是他们惹不起的。 林昆不再理会嗜血花蛇,抬起头向一直静立在旁边的季老大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