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九章:活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八十九章:活埋

(今天串了一天门,总算在12点之前赶出来一更,明天二斗把今天欠的补上,抱歉了各位读者大大!) 是夜,浓稠的夜色像是一滩醮染不开的墨汁,吉森市郊外的马路上,一个高大的身影,看着一个不断挣扎的女人,向着不远处一座青山走去。 山体掩藏在黑暗中,像极了一头蛰伏的野兽,在那惨淡星光的照应下,仿佛又透着巨人魔鬼一般的气息。 “你放开我,你要杀就一刀杀死我,你要带我去哪?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马欣兰被季老大扛在肩上,不停的挥着拳头拍打着季老大的后背,发出一连串柔弱无力的‘咚咚咚’声。 这样的拳头,对于季老大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甚至连挠痒痒都够不上。 季老大许是嫌马欣兰过于呱躁了,直接一个反身,将她的两截手腕给捏住,马欣兰感觉到了一阵彻骨的疼痛,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要惊呼,“你……” 话音还未落,就听嘎嘣的两声脆响,马欣兰那白皙皓洁的手腕居然硬生生的被捏断,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马欣兰的嘴里发出,惊动起了周围藏在山里林里的无数飞鸟走兽 马欣兰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整个人惨叫过后,便虚脱的晕死了过去。 季老大大步的向山上走去,夜里的山路格外的崎岖难行,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一片莹莹的绿光出现在视野里。 隔着那层绿光的后面,似乎能看到一块块冰冷的墓碑矗立,阴森的逼人。 眼前的是一片坟葬场,季老大微微驻足,然后继续大步的迈开向坟葬场走去。 坟葬场的大门紧闭,负责值班的大爷,这时早已经睡着了,可这会儿他偏偏被尿憋醒,推开了门出来撒尿。 迷迷糊糊的刚掏出家伙什发水,哗啦啦的那叫一个舒畅,紧接着忽然感觉不对劲儿,身后好像站着什么人,恰好一道阴嗖嗖的冷风吹过,这值班的大爷顿时就眼睛锃亮起来,脖子僵硬的缓缓的向后转去 …… “啊!” 大爷这刚一回过头,就见身后站着一个黑漆漆的身影,这身影上似乎还扛着什么东西,定睛一瞧居然是一个人。 值班的大爷马上想到了某些传传说,这坟葬场里有诸多的孤魂野鬼,平日里没有人间的俸禄食用,只能大半夜的自己出去觅食,逮到了倒霉的人,便将其扛回墓地慢慢的消耗。 说是鬼,其实说成是僵尸更为贴切。 “你,你是人是鬼?”这值班的大爷,常年在这坟葬场工作,胆子也是比常人壮了几分,咬牙哆嗦的问道。 砰! 回应他的是一记沉闷的拳头,这大爷根本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一拳给凿晕了,扑腾的一声躺地上了。 季老大背着马欣兰,昂首阔步的走向山顶,在那儿有一处位置最好的墓地,两个紧邻的墓碑后面,埋着他那两位已故的兄弟,季峰和季让。 到了墓碑的面前,季老大站定,一张刚毅冷峻的面孔上,满是悲哀的神色。 他一只手抚摸着季峰的墓碑,就像是昔日里抚摸着弟弟的头一样,脸上挤出了一丝惨然的笑容,道:“老三,大哥知道你喜欢这个女人,你给大哥发照片的时候,大哥就觉得你小子的眼光不错,而且她 也挺有能力的,大哥是真心的想要祝福你,终于找到自己喜欢的女人了。” “可是……” 季老大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冷然起来,“这个女人居然蛇蝎心肠的害了你和老二丢了性命,你本来是将心掏给她,而且我也准备好为了撮合你们俩,特意从黑河省赶过来,可我还是来的晚了一步,你和 老二居然都死在了这个女人的算计之中!” “咱们兄弟三个从小就是孤儿,大哥就是你们的父母,大哥从来不觉得照顾你们辛苦,反倒是因为有你们的存在,大哥才有一个家,从小到大,你和老二想要的东西,大哥都会尽量满足,现在你最想要 这个女人,那大哥就让她来给你陪葬,在人间你们做不成夫妻,那就做鬼妻!” 季老大说完,直接将肩上的马欣兰,丢尽了旁边早已经挖好的一个大坑里。 马欣兰本来一路的昏厥,此时被这么突然的一摔,意识恢复了清醒,她刚刚的抬起头,头顶上就要砂土埋了下来。 马欣兰顾不得手上的疼痛,对着坑外就大喊,“你要干什么,赶快放了我!” 季老大高大的声音站在坑外,挥舞着铁锹,将泥土一下一下的埋下来。 马欣兰拼命的站起来,想要从坑里爬出来,结果却被迎面的一锹泥迎面拍下来,她整个人跌落回了坑,身体好像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回过头一看居然是一口朱漆的大棺材。 “啊!” 马欣兰顿时又是惨叫一声,这时坑外的季老大突然停了下来,皱着眉头看着马欣兰说:“臭婊子,你太特么的吵了,吵到我两个兄弟休息了。” 说着,季老大直接跳进了坑里,然后在马欣兰惊惧而又匪夷所思的目光下,硬生生的将棺材给撬开了,里面顿时溢出一股浓浓的尸臭味。 马欣兰闻了这个味道,立马就弯腰的要呕吐,她的背后突然一轻,只觉得一只大手,紧紧的抓在她的后背上,像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拎了起来,任她不停的挣扎撕咬,但还是一步步的将她将棺材里面摁了 进去。 砰! 棺材盖的盖子盖上,马欣兰整个人已经被塞进了棺材里,棺材盖合上的一瞬间,借着外面的月光隐约看的清,躺在车棺材里的人正是季峰。 此时的季峰脸上早已经没了血色,脸上也长了好几块尸斑,并且浑身上下一股浓浓的腐臭味令人感到窒息。 棺材盖合上,马欣兰直接趴在尸体上呕吐了起来,她拼命的将要将棺材盖撑开,最终却只能听着外面一阵沙沙的声音,那声音正是沙土一点点的将棺材埋了下来,她更是挣不动了。 死亡的方式有很多种,今天晚上之前,哪怕是被林昆从吉森市里逼出来,马欣兰也不认为自己竟然会这么快的就面对死亡,而且还是这种死法。 早知道这样,她宁愿提前撞死在路边,也不要和一具尸体一起被活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