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八章:季老大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八十八章:季老大

suv翻在马路旁,此时几乎是倒着悬挂在座椅上的马欣兰,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李贲临死前的一番话固然让她气愤,可面对生死关头,像这种老江湖为了保命,不讲任何的江湖道义也是情理之中 她此时震惊的眼皮都不敢眨一下的是,外面的这个杀伐果断如果恶魔一样的男人,他浑身上下透着阴冷的气息,脸上也是一丝笑容也没有。 马欣兰拼命的想要看清楚这个男人的脸,她的印象里从来没有得罪过这么一个狠人,同样她也不觉得这个如同杀神一样的男人是林昆派来的。 林昆与她虽说是对手,但林昆的人品她还是有所了解的,如果林昆真的要杀她,在马家庄园里动手即可,何必大费周章的先是许诺让她离开,然后又暗中派了一个高手等在这儿。 难道是周家的人? 咣…… 不由马欣兰多想,一声巨响之后,她眼前的车门,被这个男人强横的一把拽开,这男人伸手向她抓了过来。 马欣兰本来想要反抗,可她整个人此时被卡在车里,根本动弹不得分毫,只能一脸恐惧虚弱的问道:“你,你是谁?你是周家的什么人?” 已经是生死攸关,马欣兰干脆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而眼前的这个杀神一般的男人,却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答她,一把将她身上捆着的安全带给扯断了,将她从车里拽出来。 车的安全带,那用的都是极其结实的材质,所能承受的力量绝非普通人的手力能扯断。 马欣兰已经提前闭上了眼睛,在这一个力大无穷而又杀伐果断的男人面前,任她曾经风华绝代、傲气无双,在死亡面前只能任其屠戮。 砰! 马欣兰被重重的丢到了地上,这重重的一摔,让她本来就遭受重创的身体,顿时散架了一般的疼,嘴里忍不住的一声痛哼,尽显无助。 咣! “马……” 就在男人刚要垂首说话,旁边的吉普车里,突然一声枪响,这高大的男人瞬间浑身的神经绷劲,根本来不及躲闪,一枚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叮的一声打在了身后的一辆车上,迸溅起了一朵耀眼的火 花儿。 男人马上回过神,大跨步的就向suv走过去,猛的一把从车上拽出了扈强,此时的扈强依旧是一身瘫软,额头上更是鲜血横流,但他的手里握着一把手枪,面对死亡的威胁,他的眼中只有懊恼不敢,没 有任何的惧意。 “居然敢放冷枪。”身材高大的男人冷声道,他声音低沉带着浓重的威压。 扈强嘴角凄惨的笑着,握着手枪的手慢慢抬起来,似乎想要再补上一枪。 “简直是找死!”男人沉闷的一喝,脚底下猛的就冲扈强的手腕踩了下来。 顿时就听嘎嘣的一声脆响,扈强的手腕生生被踩断,他嘴里‘嗷’的一声惨叫,豆粒儿大小的汗珠渗了出来,不过他丝毫的不在乎,咬着牙向一旁的马欣兰看去,嘴里无比愧疚的说道:“欣兰,对不起,表 哥以后不能保护你了,如果能逃过这一劫,我希望你……” 噗! 不能扈强艰难的将话说完,身材高大的男人,直接重重的一脚踩了下来,落在了扈强的胸脯上,扈强嘴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胸口深凹下去。 这一脚的力道奇大,硬是将扈强的五脏六腑都砸碎了,整个人当场暴毙。 “表,表哥!” 马欣兰几乎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嘶喊了一声,任凭她泪水如注一般的淌下,也只能化作越发惆怅的绝望。 身材高大的男人一脚杀了扈强,紧跟着有弯身探进了车子里,将还在昏迷的甘向南给拽了出来,不由分说的就是一脚下去,直接将昏迷中的甘向南踩的眼珠暴瞪,嘴巴张的老大,却是没有发出丝毫的声 音,只是一道血浪喷了出来,便死了过去。 马欣兰心如死灰,目光骇然的已经到了顶点,眼前这个男人的强大,让她不由的联想到了林昆,即便是林昆在此,也怕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你,你到底是谁?”马欣兰绝望无力的仰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此时她已经不在乎生死了,只想搞清楚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如此强大的身手,她过去从未见过。 身材高大的男人回过头,目光冰冷的看着她,“我的两个弟弟前不久刚死在你的手上,你居然问我是谁?” 马欣兰闻言神色大变,同时苦笑起来,“黑河省季家的老大,排名前五的大高手,早年的时候我父亲与你有过交情,你今天却要来杀我……” 话锋一转,马欣兰一脸不甘的说:“早就听说过你的威名,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你两个弟弟的死,都是林昆所为,你来我找我报什么仇,还杀了我这么多的人!” 说到最后,马欣兰针锋相对,一派正气凛然的模样。 “呵……” 季老大冷的一笑,像是老鹰瞪小鸡一样看着躺在地上的马欣兰,此时的马欣兰身上的衣衫破碎大半,胸口裸露出半边的白色,但季老大的目光冰冷的没有丝毫的亵渎,“都说你马家出了个聪明的女人, 却不想是这么一个死到临头还掩耳盗铃之辈,马老爷子的心性虽说难以成大器,但是你这个居心叵测不敢担当的女人,也妄想要做这吉森省的一姐?” “哈哈!” 说完,季老大猖狂的大笑了一声,就像是看一个笑话一样看着马欣兰,“也难怪你会一朝就被姓林的逼的退出吉森省,小妇人之见永远也登不上大雅,难道你以为我季老大凭你的三言两语,就是能忽悠 的?” 季老大向前走了一步,直接用脚尖挑起了马欣兰的下巴,冷眸凝视的说:“我的两个弟弟身上的伤我都检查过,先是被人废了双手双脚,但却并不是致命的伤,他们的致命伤,是有人后加在他们身上的 ,你敢说真正杀我两兄弟的人与你无关?” “马欣兰,你还有什么话说?” 季老大冷眉喝问,马欣兰自然是无话可说,安静的闭上双眼,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句,“既然如此,杀了我吧。” 季老大嘴角立马冷笑一声,透着几分狰狞,那凶狠毒辣的目光鄙视着马欣兰敞开的胸前,“死很容易,但在死之前,你要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