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七章:拦路杀神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八十七章:拦路杀神

(二斗在这里,祝每一位书友大大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男生越来越帅气,女生越来越漂亮,财源滚滚,心想事成!~二斗今天本来想多更新的,但家里来了亲戚,陪了大半天,又去串门了,所以只有两 更,过完节以后,二斗会加更的,望大家见谅!) 一夜喝到天亮,林昆也是很久没和兄弟们这么狂欢了,李春生和铁力都是带着伤,张金、罗海涛、程峰三个人伤的也不轻,但这些人全都是满杯的饮酒,直到喝的酩酊大醉。 铁力趁着酒劲儿来到了站在窗边的林昆身后,垂着头咳嗽着,满怀歉意的说:“林昆兄弟,我对不住你。” 林昆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笑着拍了一下铁力的肩膀,“铁力大哥,我们是萍水相逢,当初我帮你也没想过有什么回报,这花花绿绿的都市,你如果待着不习惯,我不强留你。” 铁力脸上的表情微微一颤,重重的叹了口气说:“林昆兄弟,我服你了,我确实是打算回乡下了,可如今能和你重新站在一起,我打算不回去了,你不是马欣兰,跟在你的身边,我相信不会让我去做那 些触碰道德底线的事情,我愿意跟着你。” 林昆大笑一声,“好!”让人端来了酒,和铁力碰了一杯之后满饮。 马欣兰离开马家,只有三辆车,马家鼎盛的时候,家族里何时少过一百人,而如今随着马欣兰离开的只有寥寥几人,其中还有重伤的扈强和甘向南。 马欣兰一路上都没什么话,她望着窗外满眼的惆怅,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本来想着如何将吉森省统一,做那地下世界的女皇,可转眼之间却要被逼的离开。 当车子使出了吉森市的城区,马欣兰望着后视镜里渐行渐远的灯火辉煌,她的心里油然而生了一个念头—— 吉森省是马家雄踞多年的地盘,岂能让一个外人踏足,她早晚还会回来的。 突然,前面的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下来了,后面的两辆车也随之急刹车停下。 马欣兰被晃的身体猛的一趔趄,脑袋差一点就撞在了车窗的玻璃上。 她乘坐的是中间的一辆车,开车的司机是马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四十多岁,对马家一直都是忠心耿耿。 这位远房亲戚直接摇下车窗,大声的冲前面的车喝喊道:“怎么回事啊?” 不等前面的车有应当,就听砰的一声响,隐隐的只见一个人跳到了前面那辆suv的机关盖上,紧跟着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车窗玻璃被杂碎的哗啦声。 “啊!” 一声惨叫响起,前面开车的司机直接被打的眼窝凹陷,痛叫了一声之后,直接没了知觉,也不知是生是死。 车上坐着的另外的人,掏出了怀里的短刀,就准备冲着迎面跳上机关盖的这个人动手,结果他手里的刀子还不等挥出来,眼前突然一道寒光闪过,伴随着一阵喀嚓的骨断声响。 “啊!” 这人只感觉手腕处一凉,隐隐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喷溅了出来,低下头一看,只见他握着刀的手直接被斩断了,那腥红的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 不等这人再有反应,迎面蹲在车子机关盖上,看不清脸颊的男人,手中的寒光又是一闪,冲着这个马家人的喉咙抹了过来。 马家的这人只觉得喉咙处一凉,这一次惨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一道血浪顺着他的喉咙喷溅了出来。 车上后座的三个人,也摸出了家伙什就准备上前,可不等他们三个人动手,蹲在机关盖上的这个如同杀神一样的人,嗖嗖嗖的三道冷芒甩出,紧接着就听噗嗤噗嗤的三声响动,三把寒光闪闪的短刀,扎 进了三人的喉咙里,这三人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双手捂着喉咙,瞪大着眼睛直视眼前这人,毙命了。 后面的两辆车都觉察出了情况不对,坐在马欣兰后排的李贲,马上紧张的说了一声,“马小姐,有刺客!” 马欣兰心中一冷,难道是林昆派人追杀来了?霎时间又恨又怕,回过神来,冲着开车的人说:“冲过去!” “好!” 开车的这个中年男人脚底下油门猛的一踩,suv一声怒吼般的咆哮,绕开了前面的那辆车就冲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从旁边冲过去,这时突然一个人影跳上了车顶,嗖嗖的两记飞刀就冲着挡风玻璃甩了过来。 马欣兰看到了那一抹寒光破空之中,赶紧大喊了一声小心,同时她赶紧将头低了下来,顿时就听喀嚓的两声响动,车前的挡风玻璃被破了两个洞,一个在马欣兰的正前方,而另一个在开车中年男人的正 前方。 铿! 一声结实有力的声响响起,一把精钢打造的飞刀,扎在了马欣兰椅子的靠背上,位置刚好是她刚才头的位置,她若不是反应够快低下了头,这一把飞刀已经扎在了她的脑袋里。 而旁边开车的中年男子没有低下头,结果一把钢刀直接插进了他的眉心,整个人瞪大着眼睛甚至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便靠在座椅毙命了。 车子没人驾驶,呼通的一声翻在了旁边的一条暗沟里,马欣兰惊慌的大叫了一声,后座上的李贲也是大喊大叫,倒是处在重伤昏迷状态下的扈强和甘向南,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 马欣兰透过车窗的缝隙向外看去,只见一个身材个高大的男人,此时已经跳到了第三辆车的车顶,从怀里掏出了两把手枪,对着车顶就是一顿的开枪。 恐慌的郊外马路上没什么人影,尤其是这下半夜,一声声的枪响尤为的清楚,同时伴随着车里的人发出的惨叫。 砰…… 这第三辆车撞在了第一辆车的屁股上,那个高大的男人,从车上跳了下来,落地之后拉开了车门,将车里还没咽气的几个人拖了下来,然后手里的钢刀一个接一个的划过了他们的喉咙。 清冷的月光下,这个男人的脸看不清,但他浑身透着杀气,仿佛一个来自地狱里的使者一般,马欣兰有些昏迷的脑袋,眼睛模糊的看着这个人,心仿佛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 后座的李贲虚弱的说:“马小姐,这个人不简单,你我看来今天难逃一劫了。” 马欣兰将手伸进怀里,摸出了一把袖珍的枪握住,她暗暗的咬着牙,目前来看对方只有这一个人,只要杀了这个人,她就机会逃走。 杀完了第一辆车和第二辆车里的人之后,那个高大的男子才向这边走了过来,他的脚底下似乎有千斤的力道,每一次脚踩在地面上,砂石都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 这男人来到了马欣兰他们的吉普车前,张开了大手直接将一扇车门给硬生生的拽开,然后将坐在后排的李贲给拖了下来。 李贲被林昆所伤之后实力大打折扣,一双拳头现在根本都我握不紧,再加上他此时在车里又遭受了重创,一定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面对死亡的威胁,他虚弱的开口讨饶,“大侠饶命,我和马家并无太大的关系,请你……” 唰! 一道冷光闪过,不等李贲说完,他的喉咙已经喷出了血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