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小巷斗殴(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零八章:小巷斗殴(1)

第二百零八章:小巷斗殴(1) 夜色在繁华迷离中盛开,宁静幽雅的灯光,随着远处潮汐来来回回轻拍沙滩的声音徜徉…… 这样的夜晚总是美好的,半躺在阳台的长椅上,手里握着一罐冰镇的啤酒,再磕上点瓜子,身边再有美女老婆相伴,即便是拿神仙来也不换。 玩了一天,澄澄回家后很快就睡了,楚静瑶坐在旁边的长椅上,目光少有一丝幽怨的看着林昆,眼前这个家伙正眯着眼睛喝着啤酒享受夜生活呢,看他吊儿郎当的样子,真就不明白怎么会那么的有女人缘,难道现在的女人都喜欢这种吊儿浪荡没有正形的男人?他到底哪好啊? 实在是想不明白,楚静瑶就将问题抛给了自己,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虽然表面上总想和他划清界限,可心里对他的感觉却是越来越…… 想了好一会儿,自己也想不明白,楚静瑶干脆就不去想了,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问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要是问不出来,她今天晚上是别想睡好了,就好像有根鱼刺卡在胸口一样难受。 可要让她主动问出口,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一直拉扯到现在她都还是没问出口,只是这样带着一丝幽怨的眼神看着这个男人。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浓了,暗淡的星光映衬在清冷的月光周围,远处的潮汐声在沙滩上来来回回,像一首天然的催眠曲,又像是一曲深夜的薄葬。 “咳,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可要是上楼去睡觉了。”林昆躺在长椅上,翘着个二郎腿吊儿郎当的道。 “你……”楚静瑶抿着嘴唇有些生气,她何时在一个男人面前这么的纠结过。 “我什么?”林昆闭着眼睛,随手将手里喝光的易拉罐向后一扔,铛啷啷的正好扔进了垃圾桶里,两只手垫在后脑勺下,嘴角轻佻的笑道:“我为什么招女人喜欢?还是我为什么认识那么多漂亮的女人,还是……” “我懒得理你!”楚静瑶气呼呼的站了起来,转身就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林昆得意的笑,嗅了嗅空气中弥散开的香水味,那是楚静瑶专用的名贵香水,诱人却又不腻,清雅而又高贵,戏谑的道:“老婆,你真香!” “你个臭流氓!”楚静瑶头也不回的冷冷丢下一句话,噔噔噔的进了房间。 这边两人刚刚斗完嘴,旁边的六号别墅里,章小雅又失眠了,赖在了陆婷的房间里不愿意离开,脸上一副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就像是一个被抢了洋娃娃的小女孩一样。 “陆婷姐,我该怎么办?”章小雅可怜巴巴的看着陆婷,“我真的很喜欢林昆哥,可她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呢,她心里为什么就没我呢?” 陆婷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微笑着说:“小雅,感情的是一道难解的谜题,男人的心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真心的喜欢一个人,不要对他有太多的要求,喜欢他是自己的事,他喜不喜欢自己是他的事,何必纠结。” 章小雅摇摇头,清雅漂亮的脸庞在灯光下迷茫,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楚楚的看着陆婷,那脸上的表情都快要哭出来了,“陆婷姐,我做不到,怎么办?” 陆婷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傻丫头,什么做到做不到的,只要你心里明白这个道理,别太去强迫自己,一切就顺其自然,或者姐换句话问你,你喜欢他真的就那么坚定么?假如再遇到另一个更优秀的男人呢?” 章小雅愣愣的,仿佛被这个很现实的问题给问住了,但很快又坚定的摇头,“陆婷姐,我敢保证我不会再喜欢别的男人了,为了昆哥我愿意终身不嫁!” 陆婷笑着说:“傻丫头,你还年轻,这样的事情可别说的太绝对哦。” 章小雅倔强的道:“陆婷姐,我很认真的,真的真的很认真,我以前也有过男朋友,那时候谈恋爱的感觉和现在喜欢林昆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遇到了林昆哥,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喜欢,什么是真正的爱!” 看着章小雅坚定不移的表情,那一脸倔强的模样,陆婷知道现在就是有八匹马也拉不回这丫头的心思了,只好微笑着说:“小雅,姐祝福你。” 半夜十二点,林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觉,枕边的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了起来,拿过来一看是一条短信——林昆哥,我喜欢,永远喜欢你! 电话号码显示的是章小雅,林昆嘴角微微的一笑,将手机塞到了枕头下,这时手机突然又嗡嗡的震动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又是一条短信——明天上午九点,西城区xx路xx号见,署名是秦雪。 林昆一早上就起床了,例行的浇完了花,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然后就是送澄澄去上学,为了省去麻烦,楚静瑶现在每天都自己开车上下班,早上两人各自开各自的车,澄澄喜欢坐哪辆车就坐哪辆车,送完了澄澄到幼儿园后,楚静瑶开车去上班,林昆开着老捷达去忙自己的事。 在整个中港市的版图上,西城区的工厂最多,最近的五年多来,政府已经将西城区规划成了工业区,作为工业区,西城区一方面拉动着城市的经济,为中港市的发展做出贡献,另一方面也给这座城市带来污染,但不管怎么说,作为这座城市的一部分,西城区是有贡献的。 西城区里聚集了中港市最多的外地人,治安方面在整个中港市是最混乱的,这些外地人聚集在一起,拉帮结伙分成了许多的帮派,其中不乏有敢和中港市土生土长的大帮派抗衡的角色,霸占着西城区的大部分地下资源。 林昆开着车慢悠悠的来到了西城区,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早,所以他才不急不慢的,按照秦雪给的地址,他在导航上设定了方位,左拐右拐的就进了一条窄巷,这巷子看上去像是八十年代留下来的,清一色的红砖老楼,给人的感觉仿佛随时都会塌掉一样,巷子里乱糟糟的一片,垃圾遍地,对面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林昆正慢悠悠的开着车,迎面几个小年轻走过来,这几个小年轻都穿着工作装,头上歪歪斜斜的带着工作帽子,嘴里头都叼着半截烟卷,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时不时的还往地上啐两口痰,再爆上两句粗口。 路过这几个小青年跟前的时候,这几个小青年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这巷子本来就不宽,这么一来林昆就没法开车过去,想过去只能等这些小青年走过去了再过去。 林昆随手按了下车喇叭,想提醒一下这几个小年轻,哪知道把这几个小青年吓了一跳,全都抬起头向他看过来,一个个的脸上全都是不满的表情。 这几个小青年一共是五个,离的近了看他们的精神面貌应该是刚刚下夜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看上去能有二十四五岁的小青年,在这一伙人里像是个小头头,这个为首的小青年首先垮下了脸来,抬起手咣咣的拍了拍老捷达的机关盖,吐了嘴里的烟卷就冲林昆吼道:“小子,你特么的给我下来!” 怎么说也是自己吓到了人家,林昆把头探出窗外,脸上挂着歉意的微笑说:“哥几个对不住,突然按喇叭把大家吓到了,我只是想提醒大家让一下。” “让你麻痹!” 后面的几个小青年簇拥了上来,一起开始叫嚷了起来,“赶紧特么的下来,开个破捷达你就消停的开着得了,按你麻痹的喇叭啊,给我下来!” 边嚷骂着,这五个小青年边将老捷达给围住,其中两个包括为首的那个主动到了车门旁,把手伸进了车窗里就拽林昆的衣领子,想把林昆强行的从车里拖出来。 林昆随意的一甩手,直接就把伸进来的这只手给打开了,马上又惹来了一阵叫骂:“麻痹的,你还特么的敢反抗,今个不揍扁你老子不姓杜!” 姓杜的这个就是为首的那个小青年,刚才也是他伸手要去拽林昆的衣领子,这下骂完之后,他直接就去拽车门,林昆故意趁着他拉车门的一瞬间,猛的一下把车门给推开,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车门直接把为首的这个小青年和另外的一个小青年一起给撞开了,呼通一声两人弹到了墙上。 林昆从车上下来了,遇到了这种没事找事还装逼的角色,不揍一顿是不行的,这社会总有那么些人,闲着没事皮痒痒找收拾,好话听不进去非得挨一顿打才消停,眼前的这五个小青年显然就是这种货色。 见同伴被撞开了,另外的三个小青年马上向林昆围过来,亮起了拳头就要干,在他们的认知范围里,眼前这个身材瘦削的大高个肯定会寡不敌众被他们干趴下的,到时候他们可以在这厮的身上一顿的踩踏,直打到他跪地求饶为止,殊不知他们面对的这个角色是所有漠北的犯罪、恐怖分子都胆颤的狠人,别说他们五个了,就是他们五十个也不是对手。 三个小青年扑过来,另外的两个小青年也跟着冲上来,这些人打架喜欢带声音,都咧开嘴巴大声的叫嚷着,仿佛在为他们自己增加气势。 林昆瞥了一眼车上的时间,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早,他嘴角突然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在无双拳头眼瞅着砸下来的瞬间大喊一声:“stop!” 几个小青年马上傻眼愣住,这尼玛什么情况?老子们摆明了是要群殴你小子,你特么的还喊stop,尼玛你以为这是在拍戏呢,还有中场休息呢! 为首的那个小青年先回过神,咧开大嘴喷出一股浓浓酸臭的烟味就吼道:“stop你麻痹,老子们要痛扁你知道不,识相的话乖乖趴在地上求饶,或许哥几个今天心情好能饶你一回,否则的话打的你满地找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