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五章:直捣马家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八十五章:直捣马家

清一色的十几辆霸道车,炼成了一串如同长龙一般,为首的一辆直接撞开了马家庄园的路障,气势不减的冲了进来,那大门口站岗执勤的马家小弟,本来还想站出来喝止,可一见这势头完全不对,赶紧夹 着尾巴灰溜溜的攥紧了大门口的岗亭里,蹲在地上哆哆嗦嗦的恐慌着。 如今的吉森省,马家的盘子最大,对于普通人而言马家只是一个名词,都说马家如今的地位如何的高,如果不是身在江湖之中,永远也无法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说的直白一点,马家身为吉森省的第一大家族,手上黑白势力均沾,以后这吉森省上只要是马家相中的物件、生意,就没有人敢站出来与其相争。 但这也仅限于此时此刻之前了,甚至即便是在这之前,马家只是在众人的口碑中达到了那一境界,有一个来自于中港市的林昆没除掉,就永远也算不上是完全的将吉森省统一。 霸道车鱼贯而入,练成了一条长龙,顿时惊动了整个马家庄园上上下下。 站在马家主楼大堂门前,即将对铁力下狠手的李贲,以及站在一旁的马欣兰,脸上皆是浮现了一抹诧异来,同时两人的眉头深皱了起来,李贲顿时如临大敌一般,冲大厅里的护卫们喊了一声,“准备战 斗!” 大厅里没有几个手下,今天晚上所有的精英手下,几乎全都派去了皇爵酒吧,剩下的这些势力自然不弱,可在数量上明显弱了何止一层。 这时,大厅中央如同烂泥一般摊在地上的扈强,奋力的抬起了头,冲着马欣兰虚弱无力的喊道:“欣兰,快走,我,我们终究不是他的对手……” 马欣兰本来冷寒的脸颊更是惨白了,也不等她在多做反应,鱼贯而入的十几辆霸道车呼啸而至,停在门口。 十几辆车一字排开,车门砰砰砰的打开,一个个龙精虎猛的壮汉从车上跳下来,手里全都是刀枪棍棒。 “林昆在哪!” 马欣兰自知今天败的彻底,回想起当初扈强和她说的不要与林昆为敌,她当是一点也没听进去,对自己掌控的马家有十足的信心,现在回想起来,心中难免苦涩带着悔恨。 不管内心的情绪种种,马欣兰依旧是面带傲气冷若冰霜,她望着车上下来的一群人,俨然看见了鼻青脸肿的李春生,身上明显带伤的张金以及罗海涛、程峰,还有身材壮硕的八指,以及身材圆鼓鼓的王 福,但唯独没有见到林昆的身影…… “马小姐。” 林昆的声音从为首的车辆里传来,王福和李春生上前将车门打开,林昆一只脚从车上探下来,从容而云淡。 一挑简单的牛仔裤,黑色的夹克,脚上踩着一双普通的帆布鞋,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淡淡而又带着一抹不羁。 这是一个让人打眼一看,只能用平凡普通来形容的年轻男人,放在市井上,几乎随便一抓就能抓出一大把。 可正是这个看起来普通的男人,却是轻而易举的将马家给一举击溃。 马家对外宣称的实力雄厚,可这其中马家自身的力量有限,靠的是依附在马家身旁的那些旁支小帮派的力量支撑。 如今马家这面大旗倒下,那些个依附的力量必定会马上转投到林昆的门下。 今天晚上的行动,马欣兰之所以没有动用那些小帮派的力量,而是一味的派出了马家的精锐力量,她是想出其不意的一举将林昆的实力捣毁,然后在整个吉森省的小帮派面前立威。 可惜,千算万算,她没有算到林昆居然这么快就能从城北的警察局里出来。 她已经找人调查清楚了,城北警察局的那个死脑筋的赵警官,对待谁都是那么一副臭德行,那种严重的打架斗殴少说也得关上四十八小时。 而且,这位名叫赵旭的一根筋,这么多年来即便是昔日市长的面子都没给过,所以她认定林昆这次栽定了。 一切的计划都是那么的周密…… 可结果呢? 马家的嫡系精英力量土崩瓦解,本来要算计的男人,此时完好无损的站在她面前,那一脸淡漠的笑容,像是一把屈辱的刀子插在她的心头。 马欣兰一向自诩聪明、手腕独到,一举击溃了洪林门的周家之后,她也是有信心也将林昆给赶出吉森省。 可她所有的自信与倨傲,此时在林昆的面前,一瞬间都变的那么不值一提。 林昆只是打了声招呼,目光便落向了一旁李贲,李贲此时脚底下正踩着铁力,方才李贲还是不可一世的模样,此时但见他脸上的肌肉跳动,要说内心里不害怕,他自己都不信。 他的确颇有身手,可面对一个高深莫测的林昆,再有八指等人,还有此时已经将整个主楼大厅围起来的众多手下,他李贲就是再厉害,也没那个自信能够毫发无损的全而退。 甚至,从林昆那淡漠的双眼中,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英雄末路。 “把你的脚从我的朋友身上拿开。”林昆看着李贲,语气淡淡的道。 李贲脸颊的肌肉跳动,他有心想要反抗,可面对此时的压力,一只脚慢慢的从铁力的胸口挪开,然后咬牙切齿,面有不甘的冲林昆道:“姓林的,有本事咱们一对一如何?” 林昆看着李贲,嘴角讥诮的一笑,“你也配?” 李贲感觉自己的自尊,受到了赤果果的挑衅,冷哼一声,“你不敢?” 八指和王福以及李春生都要说话,林昆抬起手制止他们,目光看向了一言不发的马欣兰,笑着说:“马小姐,你自以为搞来了一个什么人情账本,找来了吉森省历来江湖上的人坐镇,就能一举把我林昆 给搞掉。” “眼前的这位李姓的老哥,应该就是你最后的仰仗吧,我今天就当着你的面,三拳把他打吐血,多一拳都算我输。” 说完,林昆踏步向前,张金却是在他耳边急声的叮嘱:“老板,这个李贲是我们吉森省过去成名的高手,你……” 张金的话不等说完,林昆已经迈步到了李贲的身前,李贲一瞬间绷紧了浑身的神经,不等林昆出拳,他已经抢先一步,一记重拳砸出,口中大喝一声: “姓林的,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八极拳的厉害!” 话音落罢,拳已挥出,李贲的祖上是八极拳一脉的嫡系传人,八极拳是北方出了名的硬拳武学,传说修炼到了极致,一拳能轻松的将一棵碗口粗下的松树砸断,其中更有一招闻名华夏的招手贴山靠,练 至一定的程度,更是能将人的五脏六腑撞碎。 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李贲的拳头已经砸向林昆的胸口,也就是眨眼间的功夫,眼瞅着就要落在林昆的胸前,而林昆整个人云淡风轻,似乎根本没有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