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四章:反叛的惩罚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八十四章:反叛的惩罚

不等马欣兰一脸冷然,攥着拳头开口,李贲冲着铁力的背影就是大吼一声。 铁力脚下站住,回过头无视李贲,直接向冷冷的站在那儿的马欣兰看去。 “马小姐,你对我是有恩,可今天我帮你把甘向南和扈强两人带回来,你我之前的恩情也该一笔勾销了。” “勾销?” 不等马欣兰开口,李贲冷笑一声,向着铁力走过来,“年轻人,你想的是不是太过简单了?从古至今的大小帮派,哪有一个说来就来,说走就能随便走的,你当这里是饭店?吃了饭,喝了茶,丢下点票 子就能走了?” 马欣兰依旧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显然是默认了李贲所说,铁力失望的摇摇头,要说半个多月以前,他还是一个乡下里最朴实憨厚的农民,一辈子的志向可能就是守着家里的几亩地,种点庄稼攒点钱好留 着娶媳妇。 如今庄家不值钱了,乡下的劳动力都出来打工,可他爹几年前愣是不让他出来,老人的观念守旧,这年轻的劳动力要是都出来打工,将来乡下的土地难不成让它长草不成? 那时候的铁力,脑袋就是一根筋,一点对名利的欲望也没有,可自从甘向南把他从乡下带出来,渐渐他感受到了有钱人的生活,对于过去的自己来说,简直想都不敢想象。 他也曾想过,要跟在马欣兰的身边,好好的干出一番大事业,做那人上人。 可今天晚上,此时此刻,在目睹了马欣兰和林昆的差距之后,他摇头苦笑起来,甚至哈哈的仰头大笑起来。 李贲皱眉,马欣兰亦不明所以的看着铁力,大厅里的其余人也都是一副诧异的模样,看着这个平日里木讷的乡下男人。 难不成,这家伙突然疯了不成? “你笑什么?”马欣兰冷冷的问。 铁力的笑声戛然而止,看着马欣兰说:“你和林昆的差距,真的就像是男人和女人一样,用我们乡下的话来说,你太过算计了,总是容易把别人想坏,而林昆比你大度的多了。” “如果说这吉森省有朝一日落在一个人的手中,那个人肯定会是林昆!” 铁力一字一句的说道,脸上尽显傲然,一瞬间这个先前还木讷憨厚的乡下男人,仿佛一下子变的不一样起来。 这让在场的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怔,马欣兰本来就冷然的脸色,这时更难看起来,她暗暗的咬牙,看着铁力说:“呵,你喜欢怎么说随你,但今天你想离开我马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马家 不是饭店也不是客栈,想走,必须留下代价!” 铁力的脸色也是一冷,没有丝毫的胆怯,“好,反正我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亲人,马小姐你请便吧。” 说完,也不顾马欣兰脸上的表情作何反应,铁力转过身大步的就向门外走去。 “狂妄!” 李贲一声怒喝,直接迈步就追了出去,脚底下三两步的并做了一步,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铁力的身后,张开手冲着铁力的肩膀猛的一按。 铿! 顿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李贲的这一巴掌摁下来,就仿佛摁在了石头上一样,不是铁力的骨头有多硬,而是他常年在乡下干农活挑扁担,肩膀上早已经磨出了一层老茧。 李贲出手的力道很大,饶是铁力力量过人,肩膀也还是斜的向一旁沉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卯足了劲儿一抬,直接就将李贲的手给弹开了。 李贲快步的向后躲闪了一步,看着铁力的目光中,充满了一丝惊讶,“小子,没看出来,还真有两下子。” 铁力不说话,直接迈开大步,挥起了拳头,向着李贲就狠砸了过来。 呼啸…… 拳风凛冽,一瞬间仿佛将空气都撕裂了一般,奔着李贲的面门就砸了过来。 李贲嘴角邪气的一笑,他知道铁力是力量见长,所以不硬扛这一拳,而是迅捷的一个闪身,轻松的将这一拳躲过,然后扬起了拳头,快速的冲着铁力的腋窝下面就砸了去。 砰! 铁力只有一身蛮力,即便得到了一些武功招式的指点,也都是不太熟悉。 李贲的身手,那在昔日的吉森省的江湖上,可都是排的上数的,铁力即便看到了一拳突然砸了过来,也躲闪不过,嘴里顿时疼的一声低吼,整个人赶紧向后倒退,同时右手边的半条胳膊,已经垂下来提 不起来了。 李贲没有趁势追上来,嘴角不屑的一笑,目光轻蔑的道:“只是徒有蛮力罢了,其实还是废物一个。” 铁力咬着牙,忍着腋下的剧痛,嘴里头突然的一声怒吼,“啊!”挥舞了另一只胳膊,再次扑了过来。 李贲这一次连闪都没有闪,猛然的一记重拳挥了出来,硬着铁力的拳头就砸了过去。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他这一拳,是要和铁力硬碰硬的时候,只见他身体突然稍稍的一侧,拳头的方向调转,冲着铁力的胸口就砸了过去。 铁力的一拳落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贲的拳头,轰的一声砸在他的胸口上,那他结实的身板猛的一颤,脚底下一连退了四五步,到了门槛的时候,脚后跟一绊,整个人向着门外就摔倒,砰的一声倒在 了地上。 “小子,就凭你这点道行,还想跟我过招,你再练个十几二十年的吧。” 李贲从大堂里走出来,一只脚踩在了铁力的胸口,铁力的喉咙发现,本来深呼了一口气,想要将这股气血给咽下,结果一个忍不住,噗的一声,腥红的血液直接喷出了一大滩。 李贲蔑视的目光,从铁力的脸上挪开,回过头向大厅里的马欣兰看去,“马小姐,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马欣兰从大厅里走出来,目光冰冷的看着铁力,语气带着一丝怨怒不满的问道:“你到底是不是和林昆勾结了?” 铁力咬着牙不说话,马欣兰也没什么耐心,对李贲说:“先给关起来。” 李贲道:“马小姐,这小子既然已经反水了,我们要是不杀一儆百,那以后我们马家的兄弟们,岂不是……” 他的话没说完,但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让马欣兰严惩铁力。 马欣兰脸上的微微的有些犹豫,李贲看透,道:“马小姐,你不用管了,接下来的交给我来办就好了。” 说完,李贲的脚上猛的用力,向着铁力的胸口就恨恨的碾压了下去。 噗…… 铁力的嘴里再次喷出鲜血,一瞬间感觉胸膛都要被踩烈一样,但他始终紧咬着牙,愣是没有发出一声惨嚎。 这时,马家庄园的大门方向,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的发动机的轰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