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三章:反水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八十三章:反水

在经历了半个多月后,本来风际云涌的吉森市乃至吉森省的地下世界,渐渐趋于了简单、平静,本来是洪林门和马家之间的明争暗夺,牵扯的吉森省诸多城市的大小头目,全都是处在观望与彷徨的状态下 。 按照这些大小头目的计划打算,昔日的洪林门虽然盖过了马家,但马家也是不容小觑的,关键时候他们这些靠大树庇护的小势力,必须要站对了队伍,否则的话手里那点多年打拼下来的硕果,极有可能 一朝无存。 马欣兰的突然崛起,是吉森省各大城市里的大小头目始料未及的,马家在失去了马老爷子之后,众人几乎是一直看衰马家,甚至诸多的大小头目,已经绝对联合起来向洪林门再表决心,愿一起同马家为 敌。 可结果却是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马家居然一夜之间便将洪林门给瓦解。 如今吉森省的两方实力争夺,只剩下中港市来的林昆敢和马家叫板了。 在诸多大小头目的眼中,这个姓林的任他在中港市乃至辽疆省如何的只手遮天,但在吉森省的这片地界上,必定不是根深蒂固的马家的对手。 今天晚上,整个吉森省道上的大小头目都得到了消息,马家的大小姐马欣兰,将对林昆在吉森市的势力一举捣毁,明天天亮之后,吉森省将只有一个马家林立,称雄全省。 夜,看起来如此的平静,像是一湾没有波澜的水面,在这平静的背后藏了多少的肃杀,普通人绝对难以理解。 马家的庄园里,马欣兰坐在空旷的大厅内,她手里端着茶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目光平静的如同秋水,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冲身旁的一个手下问:“这么久了,扈强和向南还没有消息传来 么?” 站在身旁的壮汉弯腰答道:“回小姐,胡先生和向南大哥还没传回消息。” 马欣兰眉头轻蹙,这时旁边坐着的李贲,摸了摸那他稀疏的山羊胡子道:“马小姐,不要着急,这皇爵酒吧的老巢,没有了林昆等人镇场子,一群乌合之众的手下算不得什么。” 马欣兰点了下头,眼下这个李贲是她花高价雇来的,身手了得不说,关键是颇有谋略,目前已经得到了马欣兰的重用,扮演者军事的角色。 马欣兰继续喝茶,她这是学着父亲当初的模样,父亲心胸宽广为人仗义,每次遇到什么大事的时候,都会坐在这大厅里端上一杯茶细细的品。 品茶,往往能够很好的锻炼一个人的心性。 马欣兰此生最敬佩的人,就是父亲,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离世,也算是父亲一手拉扯着他们兄妹三人长大。 而最令她痛心的是两个哥哥,自相残杀最终落得命丧黄泉,如今这世界上她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想要撑起这偌大的家族,必须要靠他人帮忙,扈强、甘向南、铁力,还有如今的李贲,都是她的左 膀右臂。 抬起头望着大厅外面漆黑的夜色,她心里忽然间很不是滋味,想到那个中港市请来的男人,她轻轻的在心底叹了口气,那应该是她此生见过的最深不可测的男人吧,如果不是敌人该多好,可这种男人, 即便她马欣兰姿色出众,又有雄心谋略,也没有一丁点的把握将其据为己用。 呵…… 马欣兰在心底无奈的苦笑,自己这想什么呢,那好歹也是堂堂辽疆省的地下世界的教父,岂会屈尊她的手下。 既然不能为她所用,那只有将其赶出吉森省,否则日后的局面她不敢想象,她要成为吉森省地下世界的女皇,该得罪的人她绝不会手软,该除掉的人,她同样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只要今天晚上过后,等林昆从警察局里出来,这吉森省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即便他愤怒又如何? 一念至此,马欣兰的心底稍稍宽慰了不少,本来的担心,也随之消散了。 “报……” 大厅的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急声火燎的喊声,一个小弟猫着腰快步跑了进来,跨过大门的时候,脚底下在门槛上一绊,差一点摔了个跟头。 李贲见状不满的训斥道:“毛毛躁躁,像什么样子,好消息也要慢慢说嘛。” 说完这话,李贲摸着他的山羊胡子,回过头笑着对马欣兰说:“马小姐,想必是好消息传回来了。” 马欣兰放下了茶杯,脸上浮现了一抹灰心的笑容,她的神态举止愈发的沉稳成熟,越来越有一方大佬的范儿了。 马欣兰看着已经跑到她的面前,脸上满是汗水的小弟,眉头不由的轻轻一皱,一股不好的感觉浮上心头。 “马,马小姐,扈先生他们回来了……” 这小弟说话的时候,目光闪不定,说到最后甚至不敢直视马欣兰的双眼。 “到底怎么了?”马欣兰冷着脸问。 “是啊,到底怎么了?”另一旁的李贲,也察觉到了情况好像不对。 小弟哆哆嗦嗦的说:“扈先生和向南哥是……是被铁力大哥背回来的。” “嗯!?” 马欣兰和李贲同时惊诧,“怎么……” 两人的话音未落,大门处铁力大步的跨了进来,他一身的力气堪比壮牛,一个肩膀上扛着昏死的甘向南,另一只手扶着几乎一滩肉泥的扈强。 马欣兰和李贲以及大厅里的几个小弟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去,脸上的表情尽是难以形容的震惊。 “这……” 李贲哆嗦着嘴唇,显然已经说不出话了。 马欣兰深吸一口气,才将心中的种种情绪压了下去,对面容铁青的铁力问道:“铁力,这到底怎么回事?” 铁力将扈强和甘向南放下,他脸上的表情如钢铁一般坚硬,沉声道:“马小姐,你对我有恩,今天我把向南兄弟,和扈强表哥给你带回来了,以后我不再替马家卖命了,我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乡下人,不 想违背自己的良心,和对自己的恩人斗。” 马欣兰眉头皱成了一团,冷眼看着铁力,身上一瞬间仿佛涌出了杀气,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冲铁力说:“到底怎么回事,表哥和向南是你动的手?” 铁力昂起头,一副不屈的模样道:“马小姐,我铁力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扈强表哥和向南是被林兄弟所伤。” 李贲这时也站了起来,气愤的冲铁力说:“那你为什么好好的,你是不是和姓林的勾结在了一起,反水了!” 铁力连看都不看李贲一眼,直视着马欣兰那盛怒的难以形容的双眼,显然马欣兰也认定铁力和林昆勾结。 “马小姐,我先走了。” 铁力说完,转过身就向大厅外走去。 “站住!” 一声厉喝,自铁力的身后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