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二章:一个城北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八十二章:一个城北

林昆这突然的一脚踩下,躺在地上本来就绝望的想要哭的甘向南,一瞬间瞳孔瞪的老大,旋即就听轰的一声闷声,伴随着喀嚓的折断声。 “啊!” 本来已经虚弱的几近晕死的甘向南,陡然间像是杀猪一般惨嚎了起来。 林昆紧跟着又一抬脚,冲着甘向南的另一只胳膊又踩了过去,同样的轰然声响,同样的喀嚓一声脆响,只是甘向南的惨叫声却是弱了一大截,本来就虚汗渗出的脑门上,此时更是浸出了一大层冰冷的汗 水来,脖子一歪,眼珠子一瞪,转瞬的功夫便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林昆抬起头,向本来站在甘向南的身旁,此时已经不自觉的向旁边退去的三个人看,这三人被林昆那淡淡的目光触碰的一刹那,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打了个哆嗦僵硬住了。 他们看向林昆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哀求,可没有一个人的嘴唇哆嗦着能说出话来。 今天晚上所看到的一切,已经完全超乎了他们对一个人武力值强大的认知了。 此时,在他们的眼中,眼前的林昆已经不是人了,而是来自地狱的杀神。 林昆并没有为难这三个人,而是向一旁一直埋着头的铁力看了过去。 铁力似乎感受到了林昆的目光,缓缓的将头抬起,迎视着林昆平静的目光,脸上是那说不出的羞愧神色。 “林,林兄弟……” 铁力比林昆长了几岁,当初他也是这么称呼林昆的,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来成立讨薪,一辈子也没出过村子的没出息男人,连个媳妇都讨不到。 在火车上差一点被人给讹了,幸好林昆和八指碰上了,才帮他解围。 后来也是在林昆的帮助下,从马家老二的手里头讨薪成功,回到了老家。 说来,林昆是他来吉森省第一个遇到的贵人,而他此时却站在本来就对他有私心而刻意讨好他的马欣兰一方,和林昆针锋相对的为敌起来。 “铁大哥,近来无恙吧?”林昆淡淡的笑道,似乎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铁力咬牙点了下头,“对不住了。” 林昆笑着说:“铁大哥不用这么客气,我相信你的本质是一个好人,所以今天这件事我不和你计较,怎么说过去我们也是有交情的,今天我放你离开,下次要是再遇到了,不管什么结果,你都不要怪我 。” “谢,谢谢你。” 铁力满脸羞愧的点头,又看向地上的甘向南,“我可以把他带走么?来吉森市的这段时间,都是他在照顾我,在乡下的时候我母亲的后事也是向南兄弟帮着忙活的,所以……” “带走吧。” 不等铁力说完,林昆面色暗淡的回了一句。 铁力脸上有些犹豫,但终究还是下定决心,弯下腰将甘向南扛在了肩上。 “林,林先生,那我们呢?”剩下的那三个小弟,这时终于有人鼓足勇气开口,脸上的表情谄媚,同时又目光里满是希冀的看向下楼的铁力。 他们是想跟着铁力一起离开这是非之地。 结果,还不等林昆开口,李春生忍着身上的疼痛,挥舞着钢管就向着三人砸了过来,嘴里头大骂:“次奥,刚才就你们三个最特么的猖狂,撂翻了我们好几个小弟,现在想溜,跟姓甘的一样留下点什么 吧!” 李春生挥舞着钢管,一个接一个的就把这三个小弟全都给放倒了,这三个小弟根本不敢反抗,只能任由着一条胳膊,被李春生生生的抽断了。 “滚!” 李春生冲已经疼的半条命都没有的三个人一声厉喝,三人哪顾得上胳膊上的疼痛,赶紧爬起来向楼下跑去。 楼梯上全是横七竖八躺着的人,这三个小弟的脚底下本来就虚浮,跟在最后面的小弟脚底下一绊,结果三个人一起悲催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这跟在最后的小弟,是一个胖子,他从后面这么往下一滚,下面的两个就遭殃了,不但被撞下楼梯还被压的半死。 林昆看向李春生,又看向倒在地上的兄弟们,苦笑说:“春生,你和弟兄们辛苦了,这次是我来晚了。” 李春生抹了一把鼻子,道:“没事,反正咱就是个血气的爷们,跟这群孙子斗上一斗,就是真被她们给废了,咱们也是真的战斗过了,无怨无悔!” 李春生的话音刚落,就听楼下的王福突然大喊一声,“md,他跑了!” 林昆和李春生闻言快速的向楼下一看,只见扈强让一群小弟上前挡住王福,自己一个人向着酒吧的后门跑去。 李春生急火火的就要下去追,林昆却是笑着把他给拉住了,“放心吧,他跑不了的。” 李春生疑惑的正好说话,这时忽然就听一声惨叫,在酒吧的大厅里响起,刚刚冲后门跑去的扈强,被人一脚给踹的飞回了原来的地方,倒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堪堪停下。 面对李春生惊讶疑惑的眼神,林昆笑着说:“是老八他们几个来了,按说他们应该早就进来了,故意埋伏在后门吧。” 八只和张金、罗海涛、程峰四个人从通往后门的走廊里走出来,四个人奔着扈强就过去,不等八指动手,张金已经抢先一步冲上去,开始拳打脚踢起来。 城北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是马欣兰在幕后主使的不假,可真正实行的都是扈强在安排,马欣兰如果是罪魁祸首,那他就是罪魁祸首的爪牙。 扈强别看平时跟在马欣兰的身旁人模狗样的,但此时面对这绝对实力的碾压,他早就吓破了胆儿,被张金一边拳打脚踢着,一边不忘嘶声的冲楼上的林昆求饶,“林先生,求求你看在我们马小姐当初把 你从中港市请来的份儿上,今天就放我一马吧,回去我和我们小姐商量,以后不再为难你,这城北你是老大……” 扈强边说,便是阵阵的惨叫喊出来,此时的他哪有马欣兰身旁一号红人的模样,完全就是一条丧家犬般惨嚎。 林昆站在二楼的围栏旁,望着下面一副哀求模样望着他的甘向南,嘴角冷冷的一笑,“城北?我心胸里可不止这一个城北,而是整个吉森省。” 扈强一听这话,顿时眼前一片绝望,张金的拳头越来越重,罗海涛和程峰也加入了进来,足足殴打了十余分钟,直到扈强彻底瘫软在地上,三个人才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