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章:一路直上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八十章:一路直上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错,在场的这些人里,除了马家本来自己的一点精英力量,多数都是花了重金从人情账本上雇来的。 这些人过去在道儿上的时候,不说都是名镇一方的狠绝儿,手底下也都是有两把刷子的。 他们最近一直听到林昆的名字,另外对林昆的一些事迹也有所了解,今个儿既然在这儿撞上了,这群自恃艺高人胆大的主儿们,为了甘向南口中许下的重金,纷纷向林昆扑过去。 林昆看着扑过来的这群人,无奈的摇摇头,这些人身上的气场都不弱,就算没有什么实在的功夫,但一身的煞气也证明他们都是打架的好手。 如果对上普通的人,不用这一群人全都调头扑下来,只要那么一两个,就足以将对方打的跪地求饶,可惜他们今天碰上了他——漠北的狼王。 “md,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 王福忿忿的一声怒骂,就准备要挺身而上,对付这群昔日里道上的狠角儿,心里虽然多少有些打怵,但他有自信甩开身上的横肉给他们点教训。 林昆轻轻的一抬手,将王福给拦下,王福脸上的表情疑惑,不等他开口,林昆笑着说:“我一个人就够了。” “这偌大的吉森省,我今天如果不立立威,不光是一个马欣兰,恐怕其余的那些大小头目们,也觉得我林昆是个没什么本事的角儿了。” 语气平静,脸上的笑容也平静,可话里头却是透着一股锋利如刃的杀气。 站在林昆身后的王福,此时只觉得浑身上下一阵寒意袭过,他望向林昆的目光,一下子充满了深深的敬畏。 平时,只要是对待身边的人,林昆总是一副和蔼不羁的模样,甚至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一点老大的气息。 但此时,这个平日里吊儿郎当,总会让人误以为是市井上最常见混混的男人,居然爆发出了如刃般的戾气。 楼梯上,已经有人当先冲了下来,手里挥舞着一把寒光闪闪的砍刀,似乎急于要夺下这头功,冲的格外卖力,一脸的狰狞嘴巴张大,似乎都能看见喉咙在颤抖,呜嗷的呼喊着:“啊!” 再看他身后的其余人,那脸上的表情一个个的也都相差无几狰狞非常。 王福忽然笑了,只是浅笑,最终变成了仰天的哈哈大笑,“哈哈哈……” 他的笑声狂妄,但很快就被迎面扑来的喊杀声给淹没了,可他依旧笑的狂妄,倒不是在笑别的,而是在替这一群不知死活、不识真人的炮灰默哀,同时也是在替马欣兰默哀…… 你们特么的惹上谁不好,偏偏惹上了漠北狼王,狼王入市,岂是你们这一群普普通通的江湖人士所能欺的? 马欣兰…… 林昆三番两次的给你机会,你特么的不把我,还变本加厉咄咄逼人,马家想要吞并统一整个吉森省你以为那么容易? 或许,倘若没有林昆,这一次趁着断掉了洪林门,废了恶贯满盈的周典,你马家的大小姐可以一步登天。 可惜…… 你错把应该巴结的对象,当成了脚下的石头,踩上一脚也就罢了,还要踩到死。 呼! 一声迅疾的呼啸,迎面的砍刀冲着林昆劈下,速度和气势都已经是极致。 林昆站在原地,脸上始终挂着平静的笑容,这副模样就像是完全没反应过来一样。 过来眼前这群小弟,尤其为首的这个小弟的眼中,那简直就是异常的兴奋。 不说是辽疆省道上的第一人么? 不说是身手了得,能够以一敌百么? 不说…… 呸! 全都特么的是吹牛,连老子的这一刀都躲不过,果然传言都是吹牛逼居多。 而紧跟在为首这个小弟身后的一群小弟,心里头却是阵阵的不甘,早知道这个虚名在外的家伙这么容易搞定,刚才自己就再快冲两步,这样的话这头功就是自己的了,就能…… 众人心里的念头刚闪过,这时那寒光森森的刀刃,已经劈向了林昆的脑门。 没有人会怀疑,这气势十足的一记看到劈下来,林昆会有任何活着的希望。 这一刀下来,别人脑袋了,换作任何坚硬的东西,怕是都要一刀劈开了。 铿! 空气中突然一声响动,除了少数的个别几人,没有人看清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好像一道乌金的光芒从林昆的手中闪起,然后迎着那森寒的刀刃。 喀嚓…… 空气中似乎还伴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 前后的两声几乎是混在一起了,紧接着就见那把力劈下来的砍刀,竟然寒光一闪向后飞了出去,众人诧异之余,马上又听铿的一声金属颤音,那寒光闪闪的刀刃,居然一下子扎进了墙里,而刚才迎面扑 下来的那个为首的小弟的手里,居然只握着半截残刀。 一群人从楼梯上冲下来,势头猛烈非常,此时也不管前面发生了什么,只是抡着各自手里的家伙什往上扑。 林昆左手握着乌金光芒闪耀的三棱军刺,轻松斩断了迎面扑下来小弟的砍刀之后,紧跟着那鬼畜锋利的此尖,向着那小弟的肩胛骨一挑。 “啊!” 林昆手上的动作轻盈,看起来飘飘然,这其中所凝聚的力道,只有被挑断了肩胛骨的小弟知道,只听他一声惨叫,脸上那本来狰狞凶横的杀气,瞬间化作了不知名的恐惧与痛苦。 林昆脚下一个劲踢,冲着这小弟的小腹便踹去,他这一脚所凝聚的力道,不说是千斤也有个七八百斤。 这小弟一声惨叫之后,只感觉肚子仿佛被火车撞了一般,嘴里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凌空向后倒飞出去。 呼通…… 这一下,直接将他身后的小弟撞翻了好几个人。 这些人也都是惨叫连连,不等后面的人反应过来,只见林昆已经踩在众人的身上,挥舞着三棱军刺迎了上来。 楼梯上慢慢的都是人,这些人手里又都拎着家伙什,一个个看起来又是那么的凶悍的不可一世,仿佛随便的一个人,都是来自地狱的大杀神。 可结果呢? 林昆手中的鬼畜,那乌金色的光芒,像是一道丝绸匹练一样,在空气中闪烁,每一次扫过迎面而来的小弟的身上,这些个昔日里吉森省江湖上的狠角儿,发出说一声惨叫之后,便从楼梯上翻滚着摔了下 来…… 林昆一路而上,眼前的一群小弟,似乎给他造成不聊任何的阻碍,每个人最多一招,没用上一分钟的功夫,他便已经站在了楼梯的最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