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十五章:警察的骄傲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七十五章:警察的骄傲

刘一恒示意林昆坐下,两人一起坐到了沙发上,刘一恒看着林昆笑着说:“你的心思我都知道,这城北有赵旭这么个油盐不进的警察大队长,你想在这立足必定会有些阻碍。” 刘一恒话音稍稍一顿,笑着说:“你对赵旭的印象可能很不好,我对他的印象也一般,不管在任何的场合,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上,不懂得变通只是一根脑筋的人,永远不会讨这个团队的喜欢,赵旭就是 这种人。” “不过,这都是在我没了解他的经历之前,我今天来到这,张局长可是将他手下的这位得力的干将给我好好的介绍了一番,我对他的评价是,如果我们警察局系统内都是赵旭这样的人,那么治安会上升 一大截。” 林昆笑着不敢苟同刘一恒的说法,要真每个警察都像刘一恒这么山炮,那估摸着警察局会被全城的老百姓投诉,随便找一个人只要他认为是道上的,就严刑酷打一顿的折腾,他敢保证自己每次都没抓错 人? “呵呵……” 刘一恒笑了笑,从林昆的表情上,也看出了他不同意他的说法,于是将一叠厚厚的档案资料,从一旁抽出来递给林昆,“你先看看这些吧。” 林昆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思,将一叠厚厚的档案资料摊开,大致的翻看着,他对文字的东西最不敏感,这厚厚的档案资料对于他来说就是噩梦。 差不多翻看了三五页,他就没什么耐心了,刘一恒笑着说:“你还是直接看最后的五页吧。” 林昆也没多问,直接就翻开了最后的五页,看折看着,只见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林昆看完了资料,将整沓的资料还给了刘一恒,脸上带着愧疚道:“是我看走眼赵警官了,他确实值得敬佩。” “说起来,张局长还是赵队长的老师,否则就以赵队长现在的精神状况,早就被勒令开除警务系统了,很多人都说赵队长是一个油盐不进的神经病,那都是因为不了解他,不管他在妻子被害之前,还是 今天,他都是我们吉森市警察系统里的大英雄。” “嗯。” 林昆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赵旭的过去简单而又复杂,她的父亲是一名警察,三十多年前的一次行动中被歹徒持刀捅死,但最终歹徒依旧没能逃脱,被他父亲紧紧抱住。 而他的母亲,也在父亲离世后不久悲伤过度而终,他本来的愿望是当一名音乐老师,可自从父母相继离世以后,他将高考的填报志愿改成了警校。 他是一个热爱音乐的人,曾经在吉森市的各大学校延长比赛中都得过奖项,过去还曾写过许多首歌,虽说都是名不见传,可也意义非常。 他立志成为一名警察,就是要像他的父亲一样,抓尽天下的坏人,还社会一个公平。 早年的赵旭,是警察局里最出色的干警,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警察,一直做到了行动大队队长的职位。 本来,他的前途一片大好,副局长、局长,甚至将来调进市警局、省警厅都有可能,但如今他在大队长的这个位置,一坐就是七年毫无进取。 这其中是有原因的,他的爱人七年前意外车祸离世,那不是一起正常的车祸,而是仇家为了报复他,他抓过太多的坏人,也得罪过太多的坏人。 赵旭的妻子死的时候,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从那以后他的性情就大变,本来的嫉恶如仇变本加厉起来,对待道上的混混以及犯罪嫌疑人,手段一向毒辣,不光那些混混和犯罪嫌疑人恨他,就是警察局里 的同事们,私下里也给他取了个外号——疯子。 刘一恒道:“你的情况,我已经和张局长说了,张局长这会儿应该正在隔壁的会议室里,训斥赵旭呢。” 林昆点了一下头,道:“我想去和他谈谈。” 刘一恒道:“去吧,和张局长打声招呼就行。” 林昆离开了局长办公室,来到了隔壁的会议室,会议室里已经没什么动静,林昆刚要敲门,张局长从里面出来,看见林昆后,脸上的表情一愣,旋即不好意思的笑道:“林先生,今天的事情真是抱歉了 。” 林昆笑着说:“没关系……”向会议室里看了一眼,赵旭正坐在那抽烟。 “我能进去和赵队长谈谈么?” “可以,当然可以了,不过他这臭脾气……” 不等张局长说完,林昆笑着说:“张局长放心,我们不会起冲突的。” 张局长点了下头,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林昆走进会议室,关上了门,赵旭就在前面不远的座位上,背对着他抽烟。 林昆笑着走过去,坐在了赵旭的对面。 赵旭眉头也不抬一下,继续抽烟,嘴里头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怎么,不服气?”林昆笑着说,也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烟叼在了嘴里。 赵旭依旧是不抬头,嘴里说:“张局长都替你说话,看来你关系不浅,我最看不惯你们这些关系户,仗着认识上面的领导,就可以为所欲为!” 林昆笑着说:“赵队长,你误会了,我不用靠任何人,也照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赵旭眉头跳动了一下,抬起头,“吹牛?” 林昆笑着说:“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很快这吉森市的地下世界将会被我统一,我将建立起我的制度。” “我……” “就凭你,想要挡住我根本不可能,你如果不服气,我们就先动手打一架,男人说话,说的再多也不如拳头实惠,等我把你打趴下了你就明白了。” 林昆笑着说,并且捏着烟卷站了起来。 “我,我不跟你打!”赵旭又低下头,耍起了无赖,“我打不过你。” 说完,隔了能有两秒钟,赵旭又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抬起了头,看着林昆说:“你真的和其他那些道上的人不一样?你能给吉森市一个合理的地下秩序,从此坏人变少?” 林昆笑着说:“人本来就没有好坏之分,有合理的制度约束,谁愿意去做坏人?除非那些大奸大恶之辈,完全就是将痛苦建立在别人的快乐之上,这样的人我林昆是绝对不会允许他存在的,我有我的解 决办法。” “你怎么解决?”赵旭不信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