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十二章:全部废掉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七十二章:全部废掉

(今天有事,一更,明后天会补上。) 面对张彪、王大骆的惨状,薛一川和徐千一认清了现实,今天的这一场劫难,可不是光靠嘴硬就能撑过去的。 两人扑腾、扑腾的跪下,抬起个头,就像是古代面对杀头罪名的犯人一样,一副可怜楚楚的哀求模样看着林昆。 林昆目光淡淡的低垂,对于薛一川、徐千一他们这些人,要说之前或许会有一丝遐想,如果今天张金同他们会面,取得不错的谈判效果,他也愿意看在张金的面子上重用他们。 只可惜,这些人非但不懂得珍惜,还是一群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竟然对张金动手了。 要是说他们站在马欣兰的阵营里,这倒无可厚非,人生下来就是有选择的权力的,可他们设下埋伏想要杀掉张金,这简直就是背信弃义到极点。 在林昆的人生字眼里,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要懂得感恩,不能让别人对你的好,最终变成好心喂了狗。 “林,林老板,我们错了,请你给我们一次机会,看在金哥的面子上,饶了我们这一次,我们以后替你卖命……” “林老板,求,求你了,我们拼下今天的家业也不容易,你不能废了我们啊。” 薛一川和徐千一开口哀求,他们这一跪,算是将先前的尊严与傲气统统摒弃。 林昆只是嘴角淡然的一笑,向一旁的张金看过去,徐千一和薛一川见状,也同时将目光看向了张金。 “金哥,咱们好歹也是兄弟一场,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徐千一哀求。 “金哥,刚才我们也是一时糊涂,你可千万别记恨兄弟们啊,以后兄弟们还想跟着你混,跟你一起打天下。”薛一川也是嘴唇哆嗦的哀求着。 “呵……” 张金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否则的话林昆也不会看中他,可即便是如此重情重义的人,再经历了这次的彻底的背叛之后,也是将一颗心伤的透彻了。 张金根本看都没有看两人一眼,嘴角去牵扯出一抹讥讽的笑容,,“现在说这些,不觉得有些晚了么?” 说完,抬起头看向林昆,“老板,之前我没听你的,你今天又救了我一命,我张金的命以后就是你的!” 林昆笑着点了一下头,道:“都是兄弟,说这些都是客气的。老八,胖子,动手。” 八指和王福走过来,不顾薛一川和徐千一的惨叫,便开始下了死手。 徐千一和薛一川本来还想跳起来反抗,可王福和八指的实力比他们高上的何止一筹,眨眼的功夫便是惨叫声起。 “啊!” “啊!!!” …… 至于这茶楼的马老,这个虚面伪善的老家伙,张金亲自动手给做成了个废人。 这马老的身份,林昆也调查清楚了,是马家的一个旁系,效忠于马家。 张金今天设宴谈判,林昆怕他出什么意外,所以就让刘幸福动用了国安局的力量,将这茶楼查了个清楚。 当知道这个马老是马家人的时候,林昆更确定今天这次赴宴不会简单。 张金拉过了罗海涛和程峰,向林昆介绍,“老板,这位是罗海涛,这位是程峰,之前见过面,他们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今天也亏他们帮了我。” 林昆看向罗海涛和程峰,两人都是年轻的小伙子,不过看起来年纪比他稍长一两岁,两人身上都带着伤,脸上也抽搐着一阵痛苦的表情,但看向他的目光里却带着一丝坚毅。 此时,罗海天和程峰的内心是庆幸的,在关键的时候终于决定了最终站的队伍,否则他们就要和地上的王大骆等人一样了,后半辈子废人一个。 林昆笑着冲两个人点了下头,“以后愿意跟着你们的张哥,来帮我么?” 两人异口同声说:“多谢林老板大人有大量,我们一定鞠躬尽瘁。” 离开了茶楼,林昆等人上了车,王福凑到林昆的耳边说:“附近没有发现马欣兰的人。” 林昆笑着说:“马欣兰可真是不拿人当人使,把宝都押在了徐千一几个人的身上,不过这算盘打的倒是不错,即便失败了她也不损失什么。” 王福道:“好像也不是,我听说上次扈强带着一群人被抓紧了城区公安局后,马家就被城区的公安局给盯上了。” “哦?” “昆子,是你和上面的领导打招呼了?”王福问。 “我哪有那个能量,这城区的领导,我可是一个都不认识,谁会卖我面子。”林昆笑着说。 车子刚要发动,这时前后的路口突然开进来了几辆警车,来势汹汹速度极快,不等林昆等人反应过来,就已经将他们的车围堵在茶楼门口了。 “下车,你们们已经被包围了!” 警车上迅速下来一群警察,一个个掏出了手枪,对着林昆他们的两辆车。 王福回头看向林昆,尴尬的一笑,“这尼玛,可真是说啥来啥,这群警察可真是疯狗啊,见谁咬谁啊。” 林昆不以为意的一笑,“配合警察同志工作吧,否则的话小心给你毙了。” 王福撇撇嘴,“就这些警察,只要你一声令下,我打的他们跪地求饶。” 八指在一旁一直没开口,“行了胖子,你就少嘚瑟两下吧,赶紧下车。” 林昆他们三个先从车上下来,后面的张金三人也下车,为首的一个中年警察,一副严肃的模样走过来,冲他们几个人吼道:“把手举起来!” 王福冲着中年民警道:“警察同志,我们都是良民,你这是干啥呢。” “良民?” 中年民警冷哼一声,瞪了王福一眼,“我们接到报警,你们在这里斗殴闹事。” 说着,他又冲身旁的民警吩咐,“上楼去看一看,确定有没有人员死亡。” 林昆没有说话,瞧着中年民警一副认真的模样,估计是要被请去局里喝茶了。 去楼上的民警很快下来,气喘吁吁,脸上冒着热汗,明显是被楼上包间里的情况震惊到了,凑到了中年民警的耳边小声了几句,中年警察马上眉头一竖,挥着大手就冲林昆几个人道:“把他们都给我铐 起来!” “警察同志,你凭什么抓人啊,我们也是受害者,你抓人要讲证据吧!”王福嚷嚷着不服道。 中年民警脸色一沉,“有什么话,到警察局再说吧。” 王福还想再说什么,被林昆一个眼神打断了。 林昆几个人被带上了警车,警车刚刚驶离,这时在不远路口的一辆黑色suv里,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掏出手机拨了出去,说:“小姐,他们已经被那个黑面警察带走了。” 电话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好的向南,这次就让林昆见识一下那个不讲理的警察威力,你马上回来。” 马家的庄园里,马欣兰挂了电话,脸上涌现出一抹笑容,这几天她的心情一直不怎么样,此时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林昆之前的猜想没错,她只是把徐千一等人当做炮灰,而炮灰已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以那个名叫赵旭的警察的做派,接下来林昆他们至少会在警察局里待上48个小时,而这48个小时对于她来说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