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十一章:狂妄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七十一章:狂妄

薛一川的一声大喝,在场的小弟纷纷动手,在这些人看来,即便林昆被谣传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现如今他们人多势众,也是志在必得的。 棍棒、砍刀这些硬家伙,首当其冲的就向林昆招呼了过来,这些人倒也不傻,知道擒贼要擒王的这道理。 只是,这些人的想法固然是好的,但他们即将面对的结果,却是赤果果的悲哀。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既然已经是撕破了脸皮,而且这些人气势汹汹的模样,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大杀神,那就得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了。 林昆双手张开,迎面一拳将一个扑过来的小弟干翻,手上巧妙的一夺,将一根钢管夺在了手里,然后对着其他的冲将过来的小弟,就是一顿的抽打。 他的动作看不出任何的招式,只是最简单的横劈竖砸,可落下来都有千斤之力,根本不是这些小弟所能抵挡的。 马上…… 这义薄云天包间里便是惨叫声一片,八指和王福这时也动了手,八指的短筒猎枪被他当成了烧火棍来使,王福则掏出一对指虎套在了拳头上。 三人合起发力,十几个小弟根本就不入眼,估摸着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这群前一秒钟还是气势汹汹的小弟,就全都倒在了地上咿呀的惨叫。 二楼大厅的服务台,服务员听到了这边的响动,抻着脖子望了过来,其中一个服务员小声的对同伴说:“好像情况不对,要不要报警啊?” 另一个服务员说:“别乱来,马老可是吩咐了,就是听到了天大的动静也没听到,要是有人问起就说这边在打闹。” …… 包间里,望着一地横七竖八惨叫连连的小弟,徐千一、薛一川、张彪以及王大骆脸上的表情均是剧烈一颤。 他们听说过林昆的身手不简单,也打听过他在辽疆省的事迹,可他们就是把脑袋给扎进了泥里,也想象不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竟真如传说中那么猛,今天的这个跟头他们是栽的结实。 林昆笑呵呵的走到了三人的跟前,他完全忽略了几乎半残的王大骆,不过王福没打算放过这个家伙,王福向着王大骆走过去,王大骆感觉到了来者不善,这会儿哪还管什么面部面子的,声音惨嚎着就向 林昆讨饶,“林老板,我错了,你都已经废过我一回了,这一次能不能……” 林昆根本不说话,王福冷笑着走过来,不等王大骆将话说完,黑手就下来了。 王福手上的力道是绝对的重,既然打定主意要将这个家伙狠狠的废掉,那就绝对不会再给他一丝机会。 伴随着阵阵的惨嚎声,王大骆已经从轮椅上掉了下来,趴在地上再次像条死狗一样,以后估计都站不起来了。 上一次林昆对他下了狠手,但终究还是留了一线恢复的机会,这次是彻底没有了。 薛一川、徐千一、张彪三人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们全都面露胆颤的看着林昆,薛一川几次想要开口,可哆嗦着嘴唇,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而伴随着王大骆的惨叫以及惨状,这三人的心底又是一片死灰,不难想象,他们接下里的结果应该和王大骆一样,以后估计都要成为一个废人了。 张彪深吸一口气,平时他就是胆大著称,在道上也颇有威名,强压着心中的胆颤,冲林昆说:“林,林老板,我们都是马家的人,你要是动了我们,马家的大小姐是不会放过你的。” 林昆闻言淡淡一笑,道:“这么说,我应该放了你们,再求你们在马小姐的面前,多替我林某人美言两句喽?” 张彪黑着个面膛,见林昆如此说,还觉得有机会,于是继续强撑着内心的恐惧,在这自以为然大言不惭的道:“这都好说,我可以看在张金的面子上,替林老板向马小姐……” 不等张彪说完,站在林昆身后的八指听不下去了,眉头皱的老深,道:“昆子,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交给我吧。” 林昆没有说不,八指直接一步上前,一把就冲张彪的胸前抓了过来,嘴上说:“行了,你特么的别哔哔了。” 张彪一见八指伸手来抓他,顿时吓的脸上变了颜色,抬起手就要反抗,只是他的拳头还不等挥出来,八指的大手已经扣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猛的用力向前一个拉扯,张彪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胳膊嘎嘣的 一声脆响,直接就被拉脱臼了。 “啊!” 张彪一声惨叫,嘴巴张的老大,这时八指马上一记大拳头,冲着他的门牙就砸了过来,顿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张彪嘴里的惨叫直接变成了一声闷哼,被八指硬生生的给砸进了肚子里。 然后八指后背猛的向前一靠,撞的张彪胸前一声闷响,旋即来了一记结实有力的贴山靠、过肩摔,直接将张彪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张彪一声又是一声惨嚎,接着八指拳脚并加,先是狠狠的蹂躏了一番,紧跟着冲着张彪的手腕、脚踝就踩了下去。 伴随着嘎嘣嘎嘣的几声脆响,张彪惨叫之后便晕死了过去,他的手脚被废,以后估摸着想站起来都难了。 薛一川和徐千一两人的脸上,冷汗已经冒了下来,王大骆在先,张彪在后,接下来他们两个的命运…… 林昆笑眯眯的看着地上几近昏厥的张彪,笑着说:“就是马欣兰现在站在这儿,她也救不了你们,这天底下我林昆想要灭的人,她都救不了。” 狂妄…… 林昆此时的态度,淡定且狂妄,不过说的也是事实,马欣兰在薛一川等人的眼中,那是吉森省未来的大姐头,绝对是一个女中豪杰令人恭敬。 但在林昆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颇有心计的女人罢了,若不是顾全大局,他恐怕早就杀上门教训教训这个女人了,让她明白明白,是女人你就老实的在家待着,最好找个人嫁了相夫教子,而不是在那阴 谋算计。 扑腾…… 林昆再抬起头看向薛一川和徐千一的时候,徐千一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压力,两条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一脸哀求的看着林昆说:“林老板,我错了,我愿意归顺到你的手下。” 薛一川见状,也想都不想,也扑通的一声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