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十章:凑热闹 - 神兵奶爸

第二千零七十章:凑热闹

只是三两分钟的功夫,战局的胜负就已经分了出来,张金有些身手,但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他面对的这群人,同样也都是有些身手的。 罗海涛和程峰很快就坚持不住了,两人一起靠在了墙边,摆出一副抵挡的架势,一群涌进来的小弟并没有继续趁势而上,他们都认得这两位。 不过,此时这些人的心头也是一阵的疑惑,这两位老大不是和其他的四位老大一起的么,怎么突然就倒戈了? 张金也是被逼在了墙角,他的身上挨了好几下,此时忍着疼痛强行支撑着。 他目光如炬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徐千一、薛一川、张彪以及坐在轮椅上像个废人一样的王大骆,咬着牙说:“你们几个真够阴险的!” 徐千一冷笑,“张金,你这话说的,咱们都是道上混的,尔虞我诈这不叫阴险,是计谋,更何况有人摆出了好处要买你的命,可怪不得我们。” 张彪也是冷声嗤笑,“张金,你就是个跳梁的小丑,以为跟了一个外来的货色,就能够跟我们本土抗衡?你也太小瞧咱们本土的实力吧。” 薛一川跟着添油加醋,“张金,我们都算是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的,信仰不同,你站错了队这也不怪我们,你把咱们几个当朋友摆下这个局,其实就是你自我感觉良好,给自己下了个套,我们可没把跟 你的那点交情,当成宝贝一样供在心上。” “好,是我张金眼瞎,你们动手吧!” 张金内心里一片绝望,话音落罢,又十分不甘的看向了罗海涛和程峰,“海涛,阿峰,如果有来世,我张金给你们当小弟,还你们这个情!” 罗海涛和程峰一起道:“金哥,我们不后悔跟过你,今天没能保住你,是我们的错,我们早该通知你的。” 徐千一脸上的表情一冷,回过头看向程峰和罗海涛,“你们两个叛徒,本来可以一起荣华富贵,你们偏要螳臂当车,你们今天也别想有好下场。” 张彪猖狂冷笑,“刚好,我看好了罗海涛这小子手底下的两个场子。” 薛一川阴阳怪气的笑道:“程峰手底下的几个场子,也是肥的流油。” “送张金上路吧。”徐千一冷笑着,冲身旁的几个小弟示意了一声。 银光闪闪的刀刃,向着张金就逼了过来,几个围上来的小弟面色冷峻,一双双清冷的眸子里满是杀气闪耀。 张金闭上了眼睛,他的内心此时彻底的绝望,另外也悔恨没有听林昆的话。 林昆劝说过他,徐千一这些人根本不是善茬,他即便有心拉这些人一把,这些人也不会领情甚至会有别的算盘。 可张金当时没听,如今看来是自作自受了。 唰…… 正中为首的一个小弟,举起了手里的看到,对准了张金的头颅就准备砍下来,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杀死张金,让林昆手里的这张王牌彻底摧毁。 就在那森寒的刀刃,即将劈下来的一刹那,包间的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慵懒的声音,“哟,还挺精彩的么?” 声音不大,可在此时的环境下却是十分的令人感觉怪异,这是什么场合?动刀子要杀人的场合,谁能有这闲心,站在门口说上一句‘精彩’? 结果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来的非同一般,二是这个人的脑袋有问题,需要送到精神病医院去好好瞧瞧。 众人闻声回头,诧异揣测的目光聚焦到了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最近城北风头正紧的林昆。 林昆穿着一身休闲装,脚上蹬着一双帆布鞋,这一身打扮看起来十分随意,脸上的笑容也是云卷云舒,仿佛眼前这剑拔弩张、杀气纵横的场面,没有对他产生的丝毫的影响。 薛一川等人看到林昆来了,尤其坐在轮椅上的王大骆,脸上非但没有忌惮额神色,反倒是涌出了一抹神采。 他们对林昆都是极有偏见的,并且林昆作为马欣兰如今的头号敌人,对于薛一川他们这些一心想要巴结马欣兰的人来说,正是一个立功的好机会。 薛一川淡淡的冷笑,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一双眼睛半眯着盯着林昆说:“哥几个,看来咱们今天的功劳要再上一成了,结果了这个姓林的,马小姐那更好交差了。” 张彪也是冷笑附和,“老薛说的对!” 徐千一表情也是从容,并且带着深深的敌意望向林昆,“哥几个小心点,听说他手上有功夫,很能打。” 要说林昆能不能打,王大骆是最有发言权的,他的一身几乎要致残的伤,都是拜林昆所赐,此时仇人见面虽然心有忌惮,可依旧是红了眼,“md,结果这小子,我摆酒庆祝!” 林昆目光淡淡不屑的看了一眼王大骆,嘴角讥诮的一笑,“看来,以后你只能趴在大街上和周典一样要饭了。” 言罢,不顾王大陆那本来就难看的脸上更难看的表情,望向了张金,道:“张哥,你没事吧,我没来晚吧?” 张金面露紧张的说:“老板,你怎么一个人来了,此地不宜久留,你快走!” 张金大声的喝喊,他心里是真的急。 “想走?” 徐千一冷笑一声,“可是没那么容易了,都别愣着了,把人给我围住!” 马上就有小弟绕到了林昆身后,堵在门口。 不等这些个小弟脚跟站稳,忽然就听门外又有声音传来,“哟,这是想以多欺少呢,咱也来凑凑热闹。” 说话的人嗓门浑厚,脚底下迈着大步,肩上扛着两把短筒猎枪,不是八指是谁。 “这条老狗也揪出来了,一起来聚聚吧。”王福这时也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老头,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这茶楼的掌柜马老。 王福手上向前一推搡,把马老给推到了一群人的中间,王福隔人冲着张金说:“老张,你怕是不知道吧,这老家伙是马家的一条老狗,你今天被安排算计,他可是功劳头筹啊。” 张金眼神里闪过一抹诧异,不过没说什么。 马老倒是一副不服气的口气,冷笑着说:“你们只有这么几个人,难不成还反了不成,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出我这茶楼,都得给我留在这儿!” 啪…… 王福直接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马老的脸上,同时脚底下猛的一踹,大声的骂道:“我去尼玛的,还吹上牛逼了,老子特么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一条老狗还特么牛逼起来了。” 薛一川大喝一声,“兄弟们,给我上!” ……